糯米小说网 > 进击吧哥哥 > 卷4章66 山门质询
    涉及时间的概念,哪怕只是最粗浅的能力运用,都是了不起的。

    萧情过往对李小森的印象,只在于这头自称人形超级生命的家伙的力量无与伦比,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李小森和地球职业相比起来的本质不同。

    “好了,别一副很震惊的样子,我这能力是很粗浅的。你们武宗的人,包括其他地球职业者,如果超凡入圣,应该也是能有一定的看透过去未来的能力的,或许还比我这眼睛更强。”李小森轻喝道,“专心点,帮我一起看,别遗漏了任何信息。”

    萧情定了定神,老实说她也有点好奇,到底是谁居然有切断俑阵之力的能耐?是山门研究出来的制约书院的手段吗?俑阵既然是阵法,那精通阵法的道门,应该比较了解吧,难道是道门的人?萧情心中揣测。

    李小森这时候喘息声渐急,以“洞彻眼”追溯过去,这是之前他没做过的事情,真正做了之后,才发现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看来我和家乡世界那传说中的‘梭罗之眼’相比,还差了太远太远啊。”李小森心想。

    现场的景象还在不断地逆流而上。

    从黑夜到黄昏,从黄昏到白天……

    直到某一刻,画面里出现了一个身影,手里拿着一枚似乎是眼球模样的东西,那人凝视着天空,脸色微白,眼神阴狠,嘴唇微微动作着似乎在喃喃自语着什么。

    李小森怔了怔,因为他第一时间就认出了画面中的这人。

    别说他,萧情都认出来了,有些不敢确定地说:“这人……好像是你们书院的……李尔?”

    时间上是完全吻合的,可以看到画面之中,天空被密布的雷云所遮蔽,正是羽化云运转“三清剑”的特有景象,这正是李小森和羽化云大战时候的画面。

    干扰李小森、切断俑阵之力的人,居然不是山门的人,而是书院的李尔?

    这一发现,让萧情感到不可思议。

    李小森凝视着那画面,隐约间,似乎看到李尔的身后,还有一个隐隐约约的身影,看不清面貌,只看出似乎是个很高大、很强壮的人物。

    是谁?李小森尽力把已经运转到极致的“洞彻眼”,再艰难地提升一些,想要看得更真切。

    但这时候画面一阵模糊扭曲,陡然间失控,然后如气泡般爆开来!

    李小森闷哼一声,踉跄着退了两步,闭上眼睛,双眼之中有两道鲜血流淌下来,像是血泪。这是“洞彻眼”运转过度的迹象,侧面也说明了画面中的那道看不清的身影,实力应该很强,隐没在时间的长河之中,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同一时间,山门之外不远处的一片林间,正自酌自饮的粉衣壮汉,忽然扭了扭脖子,似乎感觉身体有些难以描述的不适感,蹙眉嘟哝道:“怎么回事?这什么感觉?”

    李小森这边,萧情和李小森都很安静。

    “我没力气再动用第二次眼力去返溯时间了。”李小森有些无奈地说,“其实就算再做一次,也看不清那个李尔背后的身影是谁。”

    “李尔背后还有人?”萧情一怔,她倒是没看到。

    李小森肯定地点了点头,说:“虽然不知道是谁,但看起来似乎是个很厉害的家伙……”

    萧情没再接话。

    干扰李小森的人居然是李尔,以及李尔居然掌握了某种切断俑阵之力的手段,这一发现真的是很让人吃惊的,萧情忽然觉得眼下的局势,原比看起来更加诡异难明。

    表面的山门大比的背后,似乎隐藏着让人不安的暗涌浊流。

    “所以你打算怎么样呢?”萧情想了一会儿,再次看向李小森。

    李小森倒是表现得挺平静的,耸肩说道:“还能怎么办,既然找到了暗算我的人,管他是谁,总是要干掉的。以及那个我也看不清的身影,既然我的瞳力看不透,那就直接找李尔问问吧。”

    如果是曾经的李小森,大概会想李尔人平时不错啊,为什么要暗算我啊?现在的李小森却不会。

    暗算我?很好,管你什么理由,既然确认你做了这样的事情,那对不起请你付出代价吧,逃不掉的。

    大手一挥,李小森居然一副很嗨很高兴的样子,咧嘴笑道:“我们回公馆,去找李尔这混账王八蛋!他妈妈的!这小子居然敢暗算我?”

    萧情叹了口气,心说好吧,果然还是超级生命李小森的作风,这家伙压根没想到局势什么的吧,他就是单纯的要把暗算自己的人干掉做掉而已!

    超级生命的高兴点,果然不是一般人能get到的……

    “以及……李尔现在应该不在公馆。”萧情看着完全走错了方向的李小森的背影,提醒了一句,“山门和书院的高层,应该在连夜谈判,现在都在世外山。”

    李小森:“……”

    ……

    ……

    世外山。

    作为华夏三大山门的共同大本营,世外山的名头在职业圈极为响亮,但实际上山上的建筑陈设等等,并不如何光鲜亮丽,反而是一种简单的古朴味道。

    在一间并没有明确宗门风格的古老石质大厅里,此时华夏山门与书院的几乎所有重要人物齐聚于此。

    这是一场谈判,也是一场会议,在后世的历史记载中,这场会议是无圣年代里非常重要的一笔。

    “我们需要让人满意的解释。”武宗的林教授是华夏山门方面的发言人,“请书院的李幸倪院长,如实回答我以下这几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第一,李小森废掉我山门天下行走的事情,书院方面准备如何交代。”

    “第二,圣骸战争中遗留下来了诸多问题,李小森作为解答疑问的关键人物,却居然冒充了散人社团副社长的身份,这点李院长是否知情,或者我问得更明确一点吧——这是否是李院长的刻意安排?”

    “第三,有证据显示,春秋战场的最后两个日行者联盟的人,是李小森,以及我武宗的萧情,萧情至今下落不明,可否请李院长交代一下萧情目前的所在?”

    林教授的口吻并不算咄咄逼人。

    在场所有书院的人,却有一种巨大的屈辱感。

    这是会议吗?这根本不是会议!

    虽然在后世记载之中,这是一场会议,但此时亲临现场的人,都觉得这是一场对书院的“审判”!

    也不知道是不是山门的刻意而为,现场灯光很奇怪,有些刺眼地径直打在书院众人的脸上,让人有些睁不开眼,像极了面对审讯灯光的犯人。

    鲁明、时与砂、黑甲、龙小六、龙琪儿……所有书院之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尤其是鲁明和时与砂两人,她们知道此时书院其实比表面看起来虚弱得多,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和俑阵之力的联系,从下午开始就变得若有若无。

    缺乏了俑阵之力的支撑,书院又没带足真人组成的兵阵,在场统领级人物等于都废了!

    李幸倪坐在书院众人的最前方,高挑的身材面对整个华夏山门的质询,显得有些纤弱了,但她的腰杆很直,脸色也很镇定,这让书院众人的内心稍稍安定了些。

    “事到如今,一切看院长大人怎么安排吧。”不少人都想。

    圣骸战争之后,李幸倪也变了些,她的话变少了,不再是当初在全球成立修行学院时的那个意气风发的让全球民众瞩目的奇女子了。

    但在真正和她距离比较近的人心目中,变得更沉静的李幸倪,实际上变得更可靠,也更深藏不露。

    李幸倪开口了,嗓音和她的脸色一样,很平静,很坚决:

    “有关李小森废掉天下行走的事情,我和八大山门的前代门主早有协定,在和夜行者的战争结束之前,既往不咎。在此我代表书院表达我们的歉意,以及战争结束后必然重新面对这件事、给出一个双方都满意的处理方案的决心。”

    “有关萧情的下落,书院方面会协同山门,尽快寻找。”

    “至于李小森伪装成阿木副社长这件事……是的,正如林教授所说,这是我一直知情的事,也是我亲自安排的。”

    鲁明听到这,满脸吃惊地看过去:“幸倪,你……你怎么……?!”

    李幸倪脸色依然平静,眼神稳定。

    她没有和山门撕扯辩论,没有说当初天下行走是如何对李小森兄妹咄咄逼人,没有说圣骸战争中李小森实际上为所有人断后,等若救过山门众多参展者的性命……

    她只是简单地把事情都揽到了自己身上。

    鲁明从未听李幸倪说过、或暗示过“阿木就是李小森”,她深信李幸倪在此之前是不知道的,可李幸倪现在直言这一切都是她的安排,等于把一切矛盾都拉到了她自己这边!

    时与砂也看着李幸倪,向来刻板无波的眼中,也不自禁地有些波动。

    圣骸战争之后,时与砂被告知原来兵阁其实和李幸倪是站在一边的,之前的刻意刁难,是为了迷惑外界,好让山门派对书院重建的压力不要那么大。

    所以时与砂的心目中,把李幸倪从“对手”转换成“上司”,这一观念的转变,实际上应该是很大、很难的。

    但经过过去这三个多月,尤其是到了这一刻,时与砂服气了,她终于理解了为什么鲁明老师这样让自己钦佩的人物,都愿意辅佐李幸倪这个其实比自己大不了太多的年轻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