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山海画妖师 > 第一千零七十章 黑衣银背称阿妈

第一千零七十章 黑衣银背称阿妈

    “。。。。。。”

    听着众人的议论花仙和男子彻底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个地方有毛病的吧?

    道理呢都不讲道理的吗还有那些下场是什么鬼逐日司有权利把人关半年吗这是犯法的吧要被钦国使抓去接受审判的吧!

    可为什么这里的人如此肆无忌惮甚至就像是在唠家常一样!

    “你们想做什么?”

    男人拿出了山海牍:“我是钦天监位面监管部门的堪海叔你们这里的服务态度太差这样的地方根本没资格接待游客!”

    “。。。。。。”

    钦天监监管部门?

    堪海叔?

    “喂小栗子这好像是你的同行啊。”

    “什么同行根本不一样的好吧”这人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易彬立人称小栗子:“我可是专业的!”

    “有文凭吗?”

    “当堪海叔还要学那些杂七杂八的考不出我有什么办法?”

    昆仑古镇有着许多山海官培养和传承但是与外界体制内的山海官不一样这里的大多只学本事也就是专精但没有证书属于野路子出身。

    可不得不说同样是堪海叔两人的差距非常的大。

    易彬立虽然年轻但从很小的时候起就学习堪海叔秘法他所游历过的位面不计其数对各方山海历史和构成的理解远超常人。

    相比起男子为了一个工作而学习再在部门里勾心斗角学习怎么做人怎么升官发财。

    易彬立从来没想过这个。

    他的人生就是不断思考山海的构成探索各地的山山水水研究万古变化。

    所以同样是堪海叔男子更像是职业为堪海叔的政客而易彬立则是专家将全部的时间和生命都花在了自己所热爱的职业上将工作当做兴趣以及生活的全部。

    总之体制内出来的山海官看不起他们这样的野路子而野路子们也瞧不上这些只会吃干饭的家伙。

    “话说这家伙是不是弄错了一件事?”

    “什么时候这里成旅游度假区了?”

    “我们镇子是度假区吗?”

    “没有吧这里是我们老家啊”又一人说道:“为什么我们村要让别人观光凭什么?”

    “你们!”

    男子惊呼道:“你们什么意思这天下都是共有的你们难道想搞独立要造反吗?!”

    这话的帽子很大哪怕是昆仑古镇的居民们再怎么蛮横他们也不敢在这种政治问题上搞事情。

    而就在众人安静下来后一个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

    “小镇并不想独立我们只是不欢迎某些人。”

    这人穿着黑白色的汉服身形高挑她的头发很长如瀑布般是一大片漂亮无比的银灰色。

    “阿妈。”

    “阿妈你来了。”

    “这小子太嚣张了阿妈我们扁他一顿吧。”

    “。。。。。。”

    听着众人的议论女子没有像他们那么急躁而是平静的看着眼前的男子:“昆仑人不太擅长处理人际关系不过如果你想要讲道理我也可以跟你慢慢说。”

    “黑衣银背。。。”

    几乎是一眼男子便认出了眼前这个女子的身份:“你是那个那个革旧兵部门传说中的。。。”

    “我已经退出那个部门很多年了年轻人。”

    “革旧兵!”

    听到这三个字花仙吓了一跳。

    革旧兵是什么那可是残暴无比的山海官啊完全不把法律放在眼里到处搞事情。

    三千革旧兵平定十万山!

    何等可怕的一个职业!!

    “阿妈跟他讲什么道理这家伙竟然敢嫌弃小蛮做的菜难吃!”

    “是啊我们吃了那么多年了我就觉得小蛮做的菜很好吃。”

    “竟然说这是给牲口吃的吗难道我们都是牲口欺人太甚!”

    “能安静一些吗孩子们?”

    白袖真微微回头刹那间所有人都在她的眼神中闭上了嘴。

    虽然白袖真在微笑说的话也很温柔但。。。

    但这是阿妈啊!

    “咕噜。”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想起了自己年幼之时被阿妈支配的恐惧。

    “滴答。”

    正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看看刚才昆仑古镇人的反应男子就知道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可以交流的主。

    可现在呢看看这是什么情况?

    如果这些人是刁民那眼前的女子。。。。。。

    阿妈!

    能把这穷山恶水的刁民治的服服帖帖的女人!

    “好了我们继续吧。”

    白袖真对着男人微微一笑只见后者和他身边的花仙本命立刻打了个冷战明明只是个女人却有种被恐怖无比的凶兽盯上的错觉。

    ‘这家伙是什么东西?’

    ‘那个革旧兵传说中的女暴君。。。’

    ‘好可怕!!’

    “首先我觉得这位小先生应该向我家的孩子道歉”白袖真拍了拍手慈眉善目的说道:“这里是昆仑她做的菜好不好吃我们都知道如果你不相信我们任何人能够开心的把小蛮做的东西吃下去以此证明。。。”

    说到这白袖真的目光微微冷了一些:“是你的嘴巴有问题而不是小蛮的厨艺不好。”

    “你说的对吗?”

    语气再次恢复温柔白袖真露出了无比温柔的笑容:“还是说你觉得除了你喜欢吃的菜其他的都是牲口吃的饲料?”

    “不不。。。”

    “不对?”

    “对你不您说的对!”

    冷汗不断从男子后背流下别看他是钦天监的堪海叔可昆仑古镇这个地方真的不一样。

    以前也有前辈来这里想要把这个地方加入旅游计划中劝说他们把古镇开放让更多的画妖师来到这里同时改变这个地方的气氛更符合商业化。

    就像小蛮做的菜昆仑人很喜欢吃但外人。。。

    抱歉那是什么玩意儿?

    但很遗憾昆仑古镇人根本不承钦天监的情每次都把他们赶出来真的是一群刁民!

    “如果你无法适应这里却说这里不对”白袖真反问道:“那你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