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山海画妖师 > 第八百零九章 娲皇,还没死?
    “她也醒过来了吗?”

    绿静仙姬先后逼退诗轻梦和李清灵然后看向那冲天而起的金光:“看起来这里的事情要结束了。”

    “又是什么东西?”

    “这次是什么凶兽?”诗轻梦注视着远方的冲天金光感慨道:“这到底是凶兽还是灵兽这气息也太圣洁了吧?”

    “又是个跟一念禅师同个类型的凶兽吗?”

    清灵喃喃道:“能够在两种状态下中转换一念成佛一念成魔?”

    “你们猜不透她的。”

    绿静仙姬完全没有偷袭两人的意思或者说这个地方还不配让她动用自己的全力同样的清灵和诗轻梦也在克制自己的力量。

    佛城不能被破坏不仅是两女这么打算为此将自己的剑和拳的力量输出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绿静仙姬似乎也因为什么原因不得不收敛自己的破坏力。

    否则三位祖师级战力爆发区区一个位面绝不会比星球坚固多少。

    要知道3阶荒兽的力量都可以影响整个星球甚至毁灭星球上的文明了那比3阶荒兽要强不知多少倍的三女又会有多恐怖?

    当然力量并非越大越好比如清灵的剑以及诗轻梦的拳早已返璞归真。

    只是将力量凝固到一点专门针对一个敌人使用这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

    可问题是两女却是不明白为什么绿静仙姬也在避开跟两女的厮杀仿佛她也在保护佛城不是保护佛城这个位面的存在一样。

    “我想你们也应该发现了吧”绿静仙姬:“我并不是太想跟你们打不尽兴不说想杀你们还要冒着巨大的风险。”

    “风险?”

    “我等上面给了新的指令不能破坏这个地方”绿静仙姬:“也就是此处位面的时空和存在地不可以被我们抹杀否则。。。”

    否则绿静仙姬会如何两女不知道但清灵却很清楚一旦佛城位面崩溃秦轩就会迷失在生前死后之中至少很长一段时间无法回归。

    ‘太巧了!’

    清灵不觉得绿静仙姬是随口说的这件事不然的话对方为何要将力量限制在破坏佛城之下。

    真要打直接荒古化的话两女怕是立刻会被其压制至于终焉帝。。。

    哪怕清灵和诗轻梦联手也是九死一生!

    有这样的实力但却至今连无限溃化都还没有施展出来依旧维持着‘异化’和‘半无限’之间而证据就是绿静仙姬还能理智的跟她们交谈并没有发疯。

    毕竟就算是刑天那般强大的存在一旦进入了无限溃化也会疯狂的战斗绿静仙姬就是再强对上那种层次的刑天同状态下无限溃化对无限溃化估计也是绿静仙姬被刑天给砍死。

    这个没什么好奇怪的刑天可是以一己之力打的胡狼神全族差点灭绝的牛人。

    500万年前帝国时代遗留下来的强大战将相比之下绿静仙姬就显得有些不过如此了。

    李清灵曾在秦轩的记忆里看到过刑天的战斗那看似接连不断的持斧挥砍可实际上里面却包含了无数的杀伐之道。

    毫不夸张的讲哪怕是清灵全盛时期以封添仙祖师爷之身迎战那位刑天结果应该也是陨落的下场。

    虽然那位刑天并没有使用荒古化和终焉帝可如果说他不会这两种状态清灵不信。

    跨越了那等境界的人物怎么可能连终焉帝的评价都无法获得。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清灵才有足够的信心而她信心的来源自然是兔姐在清灵看来只要兔姐到来别说区区一个绿静仙姬就是整个佛城的凶兽们一起上估计也不会是兔姐那个怪物的对手。

    “哦又收到了新的命令。”

    绿静仙姬抬起头似乎在聆听着什么随后她诧异的看着清灵和诗轻梦:“看起来我是没办法跟你们继续战斗了嗯你们运气不错捡回了一条命。”

    “这家伙!”

    “这也太嚣张了吧?”

    “从现在开始你们可以随便攻击我但我保证只防御不还手”绿静仙姬的神色有些苦涩:“真是没办法啊她让我不能伤你们。”

    “她?她是谁?!”

    “不知道。”

    “什么?”

    “真不知道”绿静仙姬:“她的名字、尊称太多了谁知道如今又被人们称作什么不过在我的时代她就是我们的神哦不对应该是造物主好像也不对应该说天地万物之母吗可以她的行为来看完全称不上‘母亲’这个词啊一点都不和蔼。。。”

    绿静仙姬少见的突然说了一大堆可惜她的语气实在是太没感情了。

    “是她那个女人”溟儿的声音突然在清灵心头响起:“肯定是她除了她没人能够对姐姐下命令!”

    “她是谁溟儿?”

    溟儿被另一道光幕所笼罩而且是四方全部封闭当然这是在保护她将她与别的凶兽完全隔绝开来。

    “凶兽的创造者也是以人类喂食凶兽的提议人她曾经杀害真正的娲皇盗取了娲皇壶并以此支配了所有的生灵。”

    “还有这种人物吗?”

    清灵死于80万年前可即便是在沐秋白活着的时候以沐秋白的博学她貌似也没有听说过这等人物。

    娲皇清灵自然是知道神话时代的造物主号称众生与万物之母非常牛逼的人物妥妥的伟大级存在。

    “你说的她是那个杀害了娲皇盗取了娲皇壶的女人吗?”

    清灵质问道:“那个人也在这里?”

    “啊?”

    绿静仙姬突然诧异的看着清灵然后不解的说道:“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个人是谁也从来没听说过但是那句‘杀害了娲皇’这是我所听说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什么?”

    “娲皇亘古不灭谁能杀她?”

    “什么?!!”

    这一声惊呼并不是清灵而是在光幕另一侧的溟儿:“怎么可能如果娲皇没死那那个女人是谁那个古代人她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