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山海画妖师 > 第七百二十六章 佛城只剩一个山海官了吗

第七百二十六章 佛城只剩一个山海官了吗

    “是吗,好,我知道了。”

    佛城,某座佛塔之上,保家仙听着又一只回来的子午鼠分裂体的回复,他的表情与之前一样,没有太大的变化,可那颤抖的手,却无声的诉说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实在是抱歉,保家仙大人。”

    最后一只子午鼠回来了,她去的是千壑万洞窟,是灰仙的大本营,也是子午鼠的娘家。

    按理说,这是最为保险的一支,基本上只要去请,就一定会来。

    可这次。。。

    拒绝了,连最有可能过来帮忙的一脉,也拒绝了他的请求。

    “对不起。”

    事实上,千壑万洞窟里的灰仙们提醒了她,让她不要再走,留一个分裂体在灰仙这里,要知道,子午鼠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异兽,只要还有一个分裂体在,哪怕其他的分裂体都死光了,她也不会死去,而是会在这个幸存的分裂体上,重生。

    换言之,千壑万洞窟里的灰仙们就是在告诉她,不要回去了,那边,危险!

    但是,子午鼠回来了,把最后一个分裂体也叫了回来。

    她不是保家仙的本命,至于眷属,说白了,其实也就是单纯用感情维系的一种状态。

    画妖师束缚山海兽的契约,是厉害,可也就只是厉害罢了。

    作为九九八十一脉山海官中的一支,画妖师的契约,并不是没办法破解的,特别是契约兽的契约,那实在是很寻常的东西,以山海族里的强者来说,如果他们的族人被奴役了,只回来,分分钟就能给你破了这主仆契约。

    不过事实上,契约兽也分很多种,除了凶兽外,有智慧的山海族,大部分都只签订一些比较合理的契约。

    比如之前的素盏鸣尊,她与秦轩签订的契约,就属于这种。

    但是眷属契约!

    这东西,才是最烦的。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情字最难断。

    眷属契约,其实对山海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强制束缚。

    眷属,就是山海兽或山海族对画妖师产生了感情,我们先不说眷兽这种略带先入为主的洗脑问题,说眷族。

    眷族对画妖师的感情,不一定就是爱情,更多的,还有友情和亲情,而山海兽一旦对画妖师产生了这样的感情,那么,契约对他们的束缚意义也就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却是比肉体束缚更为可怕的心灵束缚。

    这是一种,一旦产生交集,就是山海族里的强者都没办法左右的关系。

    反过来,一旦契约兽到眷族的蜕变完成,那么,原本的契约就会失去意义,画妖师不需要再通过妖术、妖力,控制山海兽。

    相对的,只要画妖师一个念头,眷族就会感受到,然后,理所当然的去满足画妖师的需求。

    比如画妖师觉得冷了,眷族会为他披上一件衣服,画妖师累了,她们会觉得心疼,同样的,如果画妖师要与一个人为敌,眷族也会做好开战的准备。

    不需要多说,也不需要多做。

    就是这么简单,也就是这么干脆。

    如果说,契约兽是画妖师强迫着他们去做什么,那么眷属,就是画妖师不说,但眷属却想为画妖师做些什么。

    一个是被动,一个是主动。

    至于背叛,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像一个忠心耿耿的臣子,你让他背叛,不如让他去死,这种忠心,已经超越了肉体的忠心,上升到了心灵、灵魂的归属,哪怕神形俱灭,也不愿意伤害画妖师。

    不是什么契约,仅仅只是那份感情。

    当然,眷族的感情也分深浅,感情越深,会为画妖师做的事情也就越多,肯做出的牺牲也会越大。

    “不关你的事。”

    子午鼠回来了,她知道佛城危险,却依旧把最后一个分裂体也收了回来,因为她宁愿跟着保家仙同生共死,也不愿意一个人,独活。

    这是她的选择,也是她的信念。

    “而且,真正要说抱歉的,是我才对。”

    因为保家仙的执着,他不走,眷属们也不会走,变相的说,是他害了他们。

    此时此刻,面对子午鼠带来的坏消息,保家仙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害怕,他只是在那里抽着烟,一言不发,什么都不想的,用这特殊的烟草麻醉自己。

    “我之前就跟你说了,不会有人愿意来帮你的,”菩萨女就站在保家仙身边,子午鼠带来的消息,她也知道了:“山海族就是那样,比起信义和感情,他们更在乎种族延续,怎么样,感受到被抛弃的滋味了吗?”

    “不会说话。”

    保家仙面色平静,但他的话语中,第一次有了火药味:“你可以闭嘴。”

    他是真的生气了。

    只是这份怒火,却有些无名,因为他能理解山海族,他们不愿意来,保家仙也不会怪他们,至于其他,可能更多的,还是在怪他没什么本事吧。

    此时的保家仙,就像是一个面对着巨大财政危机的家庭的父亲。

    不敢跟妻子说实话,依旧要在孩子面前装作坚强的样子,可当没人的时候,他却会一个人坐在角落里,默默的抽烟。

    他不会哭,不会告诉别人自己很累。

    无论多苦,承受多大的压力,他都会一个人,扛下去!

    “生气又有什么用。”

    菩萨女不再嘲讽保家仙,只是实话实说:“以你的力量,在钦天监和倒山海组织的博弈里,不过是一枚微不足道的棋子。”

    一枚棋子。

    是啊,他只是革旧兵,就算再怎么努力,也只是个小小的城管罢了。

    “呼~~~”

    保家仙的心很沉,他不担心诗轻梦会被饿鬼道她们打败,他更担心的,其实是此时对现状的迷茫和不解。

    大仙们拒绝了他,这背后隐藏的,到底是一次多大的布局?

    倒山海究竟想做什么,竟然连山海族都不得不避世不出。

    还有钦天监!

    佛城这里这么大的事情,钦天监怎么可能不知道。

    可他们在做什么?

    钦天监有三十六部啊,高手如云!

    随便派一些过来,佛城都能在出现大问题前,被他们镇压吧。

    可山海官。。。

    整个佛城,整个钦天监,难道只剩下他保家仙一个山海官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