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山海画妖师 > 第五百二十四章 出去的办法
    座玄渎眉头微皱:“你还活着?”

    “许久不见了,”炁先帝:“座玄渎。”

    “哼。”

    “有点意思,”座玄渎似乎有些不解,但眼前这人给座玄渎的感觉,却是无比的熟悉,就是那个人,他不会认错:“竟然有这种事。”

    “你似乎很惊讶。”

    “我亲自动的手,”座玄渎:“你不可能还活着!”

    “可事实是,”炁先帝:“我的确好好的,就站在你面前。”

    “复仇?”

    “不,”炁先帝沉声道:“我来,只是想重新丈量一下你我之间的距离。”

    座玄渎没有理会炁先帝:“我对挑战和胜负没有兴趣。”

    “无论你是否有兴趣,都无所谓,”炁先帝:“我只需要一个答案。”

    “如今的你,”炁先帝沙哑而苍老的声音落在了座玄渎的耳中,却是让他手中的笔都不经停顿了片刻:“能触及到我吗?”

    这是一个寂寞的人,想要在孤独的人生中寻求答复。

    他太强了,强到无人能够出其左右,而如今,他只想寻找一个对手,可是历经了沧海桑田,走遍了天涯海角,炁先帝遇到过无数强大的存在,可这些人,无一例外的都不是他的一合之敌,那么多年了,炁先帝连一个能够触及到他的人,都没遇到过。

    座玄渎是公认的世界最强,凡是挑战他的人,都死了。

    所以座玄渎是一个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存在,而在不久之前,炁先帝受人之托,要他来杀掉座玄渎。

    这种委托,就跟自杀没有什么区别。

    相比起座玄渎的威名,他炁先帝,只不过是个无名小卒罢了。

    可最后,他还是来了。

    不为别的,只求那一个能够伤到他,甚至杀死他的对手!

    炁先帝渴求一败,更渴求一死!

    “不要在我面前,”座玄渎抬起头,凝视着炁先帝:“装神弄鬼!”

    座玄渎将目光放在了插在炁先帝身旁的帝锡上:“你既然一心求死,何必找来帝锡?”

    “这只是物归原主罢了。”

    炁先帝说着,似乎也觉得有些不妥:“不过也是,你我这等存在,还借助外力,的确无法让人尽兴。”

    “也好!”

    只见炁先帝突然握住了帝锡,然后快速向头顶一抛,只听嘣的一声,伴随着无数瓦屑掉落,帝锡也死死的卡在了屋顶上:“就让这多余的东西,先安静的待一会儿吧!”

    “这一战,若你能触及到我,便杀了我,若你做不到,”炁先帝隐藏在斗笠下的目光,仿佛在这一瞬间,洞穿了天地万物:“就把命留下!”

    然而,此时此刻,并没有人知道,在这个很容易被人忽视的秘境里,有两个强大到无法想象的存在,展开了远远凌驾于世人想象力之上的,决定整个世界走向的一战!

    某位面,朴素的和风宅院里。

    “明后天,就是秋家长子的婚礼了,”洛母跪坐在坐垫上,喝了口茶,看着坐在对面啃饭团的洛兮语说道:“洛家老不死做梦都想拿人跟你联姻,但我再提醒你一次,无论是谁,无法发生什么,你都不能答应联姻,而只要你不亲口答应,我就有办法让洛家没办法利用你进行政治联姻。”

    “听到了吗?”

    然而,面对洛母的提醒,洛兮语依旧自顾自的吃着饭团,对此,十分了解女儿的洛母很清楚,以洛兮语的性格,让她开口说话都难,更何况答应什么联姻了。

    “别忘了就好。”洛母摆了摆手,洛兮语连忙起身离开,只留下洛母一人,捧着茶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秦家后裔内战,门第和钦天监各自站位,如今这时局的水,真的是越来越深了啊。。。”

    不过这些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哪怕那些权贵再怎么博弈,只要洛兮语能够听她的话,想要避开这些争斗,并不是什么难事。

    云家

    “又可以去吃喜酒咯”古朴的汉唐风格庭院里,云小缓雀跃的如同一只小白貂,大呼小叫的样子让云竭老爷子又是无奈,又是疼惜:“小缓,小缓慢点,别摔着了。”

    “爷爷!”

    “好了小缓,别打扰爷爷检查礼单,”正在这时,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高挑女子从后面抓住了云小缓的衣领:“我们中午才能去呢,现在别要捣乱,若是我们的礼单少了,错了,我云家的脸面可不好看。”

    云小缓嘟着嘴:“姐姐”

    “别装可怜,没用!”

    如今的云家,虽不说人丁凋零,但也并不昌盛,整个云家不算云竭,还有四个人,最小的幼女云小缓,长子云亦纵,长女云馨儿。

    在这家中,年龄最小的幺妹自然是最受宠的,无论是云老爷子,还是哥哥姐姐都对她十分的爱护,生怕她受到什么危险。

    只是云小缓这丫头,看看秦轩和她每次遭遇地点就知道,这丫头很跳。

    竹林村可是山海世界的前沿,你一个小小的子落园初中都没毕业的画妖学徒,在没有长辈陪同的情况下竟然敢去那种地方,到底是有多自信!

    画妖师世界的成年人,指的是至少就读山海院的高中生,也就是十六七岁的青少年,因为到了这个年纪,本命一般已经有了2阶的战力,也许打不过什么凶兽,但自保肯定没有大问题,可云小缓,从小到大,这野生的小丫头就没少让云馨儿操心。

    云馨儿是云家如今的当家人,不过因为是个女子,所以将来还是要将掌门人的位子交给云亦纵的。

    但这并不代表她会出嫁,相反,云家本就人丁稀薄,到了这样的时代,即便家族中出生的是个女孩,除非是同大家族联姻,否则百分百会留在自己家中,以招赘的形式延续血脉。

    在云家,云竭老爷子的脾气到了这样的年纪,真的是温和到了极点,就算实力强大,恐怕也吓唬不到云亦纵和云小缓。再加上云父云母过世的早,所以这十年来,云馨儿就扮演着慈母严父的形象,不说别的,就凭那一身女王御姐范,云小缓这种层次的小丫头,单凭那傲人的胸怀,就能让她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

    “亦纵?”

    “什么事,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