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山海画妖师 > 第四百四十七章 被四小姐踩在脚下的人,一辈子都爬不起来

第四百四十七章 被四小姐踩在脚下的人,一辈子都爬不起来

    “哎?”

    “你知道?”

    素盏鸣尊没有回答,而是问道:“你们说的打工,就是给竹取姬打工?”

    “你认识竹取姬?”

    见秦轩点头,素盏鸣尊顿时松了口气,她认识竹取姬,真不是一般的熟:“我当然认识,我们家以前就是给榊国打工的!”

    榊国于16000年前覆灭,虽然不知道素盏鸣尊有多少岁,但毕竟是6阶强者,知道竹取姬也不为过。

    事实上,榊国覆灭后,高天尊神一族,也跟榊国的幸存者们有一定的联系,只是素盏鸣尊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她了:“原来是这样,你早说啊,吓死我了。”

    还以为自己要被卖到神洛东都去了呢。

    “神洛东都,”不过秦轩还是注意到了她话里的意思,问道:“怎么,你很怕那个地方吗?”

    秦轩记得阮思雪貌似是那个地方的大佬来着,听梵释帝说,整个神洛东都都是阮思雪掌控的,说是土皇帝也不为过,所以秦轩还真不觉得神洛东都有什么可怕的,因为他上头有人啊。

    阮思雪跟秦轩相当的熟悉,农药不知道双排了多少次。

    去了神洛东都,有地头蛇罩着,秦轩真的是横着走。

    “当然怕!”

    素盏鸣尊说:“神洛东都到处都是青楼,被卖到那里的女性山海兽,简直生不如死啊!”

    秦轩:“。。。。。。”

    什么鬼?

    神洛东都到处都是什么东西?

    这一刻,秦轩脑中飞快闪过了‘海天盛筵’‘xx门’‘嫖娼被抓’等名词。

    当然,神洛东都作为炁国一百多万年的古城,自然不可能真的如素盏鸣尊所说的,事实上,她根本没有去过神洛东都,因为真的怕。

    听说有女性山海族曾经路过神洛东都,本来只是休息一下就走的,但一进去,就被抓了。

    然后强行被剥夺了自由,在各种调.教之后,本来好好的人,彻底堕落成了一个沉迷于欲望的***,由此可见,神洛东都在素盏鸣尊这类自由女性眼里,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地方。

    神洛东都是个销金窟,有钱人进去,能让你变成穷光蛋,传说任何一个男人去了那里,都会流连忘返。

    说一去不回有点夸张,但去了之后,肯定还想再去。

    “那什么,”秦轩问素盏鸣尊:“那里消费,贵吗?”

    素盏鸣尊:“。。。。。。”

    感情爷你还想去试试啊?

    “这个,要看画妖师大人您的财力,”素盏鸣尊说:“听说那里最顶尖的宿娼妓,1分钟,单单是隔着窗帘陪你说说话,连面都不给见,就要一个亿山海币。”

    “卧槽!”

    秦轩:“抢钱啊!”

    陪你说说话,脸都看不到,1分钟一个亿,你这也太过分了吧?

    国家领导人有没有你这么大牌啊?

    只是,秦轩此时想到了阮思雪,他有些担心,阮思雪,莫不也是。。。

    “你知道阮思雪吗?”

    “四小姐?”

    素盏鸣尊一愣:“额,听说过。”

    在秦轩心里,阮思雪最初是高冷的,但随着两人的认识,秦轩却发现她非常的好相处,而且这种相处与秦轩的身份无关,阮思雪并不在乎兔姐,也不在乎秦轩帝子的身份,她似乎只是因为喜欢跟秦轩一起玩,才会跟秦轩成为朋友的。

    秦轩与阮思雪,仅仅只是朋友,秦轩喜欢阮思雪,但不是男女之爱,而是更像弟弟对姐姐的喜欢。

    所以突然听到神洛东都是那种销金窟,再根据蓝星上的各种新闻报道,秦轩也怕阮思雪跟那种地方有关系,更怕她。。。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

    每个男人都希望自己心中的女神,是一朵没有人可以染指的白莲花吧。

    秦轩眼里的阮思雪,就是一朵可以轻嗅,可以欣赏,但不能亵渎的白莲花,秦轩本不该问的那么直接的,但他还是想知道,所以十分委婉的问道:“如果要她陪,要多少钱啊?”

    “。。。。。。”

    “噗!”

    素盏鸣尊忍不住了:“噗哈哈哈。。。”

    “我,我,我,这,这是我这一万多年来听,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素盏鸣尊:“让四小姐陪一晚要多少钱,噗哈哈哈,笑死我了。”

    秦轩看着素盏鸣尊发笑,虽然是他犯傻,但不知为什么,听到素盏鸣尊这样的反应,秦轩却是松了口气:‘雪姐,不是那种女人。。。’

    “这位画妖师小弟弟,”素盏鸣尊说:“你知道阮思雪是谁吗,她的年纪,比你爷爷都要大一万倍吧。”

    阮思雪可能有一百万岁了。。。

    “不是我说,就是你们画妖师的老大,炁赢帝重登皇帝宝座,那位也不放在眼里!”素盏鸣尊:“还让她陪要多少钱,她钱多的都能买下整个上京城了你知道吗,小弟弟!”

    素盏鸣尊在笑,秦轩却是松了一口气,当然,得到满意的答案后,秦轩的脸色就有些阴沉了:“这位俘虏大姐,你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立场吗?”

    “。。。。。。”

    差点忘了,她还是个阶下囚啊!

    “你信不信,我只要一句话,就能把你卖给阮思雪。”

    “你认识阮思雪?!!”素盏鸣尊懵了,她现在是真的怕了,阮思雪是什么人,那是传说中的传说,跟画妖师祖师爷一个时代的大人物,最可怕的还是她的身份,神洛东都的主宰。

    在画妖师的贵族圈子里,有一些绝对不能得罪的人。

    阮思雪就是其中之一。

    据说,在权贵、高层中,对于阮思雪有这么一句传言:‘被四小姐踩在脚下的人,一辈子都爬不起来。。。’

    “我知道错了,我,我跟竹取姬是好朋友,求你别把我卖给阮思雪。”

    素盏鸣尊是真的要哭了,如果是别人,她家老爷子,高天尊神一族还可能会来营救,可得罪了阮思雪,我去,高天尊神一族绑一块儿,也不是阮思雪的一合之敌啊。

    “行了,我就是开个玩笑。”

    秦轩跟素盏鸣尊也没有那种深仇大恨,杀人不过头点地,何必如此羞辱人家,而且还是一个女人:“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跟我签约吧,看你的表现,表现好,我就放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