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山海画妖师 > 第三百六十七章 洛家庶女
    此外,洛兮语真正让人在意的,还是那一身的诅咒和血气。

    杀过人的画妖师,在场的人们不是没见过,但杀过那么多的,却是极为少见。要知道,自从秦道雪改革以来,画妖师之间的自相残杀已经少了很多,因为这直接触犯了画妖师的法律,所以即便你有罪,那也要交给专门的人来负责,哪怕是罪该万死,也会有处刑人,来对你进行最后的审判。

    如果说站在这里的不是洛兮语,一个画妖学徒,而是山海官中专门处刑的刽子手‘净门斋’,那大家也不会说什么,净门斋嘛,自古以来的处刑人,他们杀的人多,再正常不过。

    可一个才十六七岁的小女孩,身上却带着数十万人的血气和诅咒,而且还全部都来自于画妖师,这就让人胆寒了。

    不说别人,就是二十四门第里最能打的那几个世家掌门人,也不敢说自己杀过数十万画妖师。

    凶兽、山海兽,这个可能杀过,还远不止数十万,但画妖师。。。

    能够杀死数十万自己的同胞,还是亲自动的手,这,得有多残忍啊?

    “嘶~~这姑娘是怎么回事?”

    “好浓的血气,她杀过多少人啊?”

    “唔!”一个妇人捂着嘴,差点没哭出来,她对身旁的男人说道:“那,那个人身边,好,好多的咒灵。。。”

    咒灵,画妖师死后,灵魂不得安息,化作诅咒永远跟着凶手。。。

    “她是谁啊?”

    “不知道啊。”

    “好,好像是洛家的那个。。。”

    洛兮语所过之处,画妖师们纷纷退开,至于那些感受过她妖力的人,更是被无穷无尽的冤魂咒灵所吓的心惊胆战,要知道这些咒灵其实并不是山海兽,更不是所谓的鬼魂,它们是妖力具现的结果,换言之,就是说洛兮语的妖力,天生就让人感到见鬼般恐惧。

    “啧!”

    站在洛兮语身旁,穿着红色衣裳的少女不满的撇了撇嘴,抱怨道:“所以我早就说过,别叫她来了,现在好,把我都恶心到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少说两句吧心鸾,兮语又不是故意的。”

    “哈!”

    洛心鸾嘲讽的看着洛昙天,这个名义上的洛家长兄:“你这是在教训我咯?”

    “我。。。”

    看到洛昙天袒护洛兮语,洛心鸾就更不舒服了,而在这时,洛兮语小声说道:“抱歉。”

    “抱歉抱歉,你除了会抱歉,还会什么?”洛心鸾一向讨厌洛兮语,整天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装给谁看啊。

    “心鸾,兮语这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她。。。”

    “没经验那就别带出来啊,”然而洛心鸾却完全不听洛昙天把话说完:“丢人现眼!”

    洛心鸾的声音并不大,再加上周围的画妖师都被洛兮语身上的血气给吓跑了,所以也不怕被外人听见,但她并不知道,此时此刻,秦轩虽然背对着她,在跟染卿烟说话,可实际上,经过兔姐强化过的身体,那五感是分外灵敏,他们这边的对话,秦轩听的一清二楚。

    ‘听他们的话,这个女孩应该叫洛心鸾,是洛昙天的妹妹,同时跟兮语也是姐妹关系。’秦轩不想跟其他女人扯上关系,比如夏柒染,比如云馨儿,诚然她们很漂亮,也很有气质,但秦轩是个比较保守的人,比起新鲜感,他更念旧,秦轩跟洛兮语是青梅竹马,很小的时候就是好朋友了,再加上白泉学院的重逢,秦轩觉得自己是喜欢洛兮语的,而现在,看到有人说洛兮语的不好,秦轩莫名有些火气:‘可这什么情况,都是一家人,怎么关系比仇人还要差?’

    秦轩没有凑上去,因为那毕竟是别人的家事,人家姐妹吵架,你上去,也要看情况,如果对方只是口头上吵两句,你不问青红皂白就去找麻烦,反而不好。

    “嗯?”

    染卿烟发现了秦轩的愣神,而以她的感知能力,自然注意到了洛兮语的存在,她目光微动:“怎么了,你认识洛家人?”

    “不认识。”秦轩说完,又补充道:“但那是我同班同学。”

    “哦。。。”

    染卿烟懂了,于是说道:“洛家人彼此之间的关系是这样的,嫡系讨厌庶子,你那同学,应该是私生女吧。”说完,染卿烟也不打算打扰秦轩了,于是便笑着离开了:“丹药的事,我很快就会给你送来,别忘了把山海币准备好哦。”

    “放心。”

    染卿烟走了,秦轩左右看了看,于是找了个稍微清净的地方,看似站在那里,实际上,却是在窃听洛兮语那边的对话。

    “抱歉。”

    “你是傻子吗,除了抱歉就是抱歉,你不会说对不起吗?”洛心鸾从小就不喜欢洛兮语,明明长得那么漂亮,跟个公主似得,却是个三无,连笑都不会笑,这还是人吗?

    “心鸾!兮语毕竟是你姐姐,”说到这,洛昙天轻声道:“而且这里不是我们家,在外面呢!”

    “哼!”

    洛心鸾冷哼了一声,可声音也压低了些:“爷爷为什么要把她带出来,这可是人家的婚礼,不是白事现场!”

    把一个浑身血气的杀人魔,带到人家大婚喜宴上来,你这是想干什么啊?!

    “这次秋家大婚,不仅二十四门第的世家子弟会来,上京城、神洛东都等地的富豪权贵,也会来参加,”洛昙天说:“老爷子这是想趁着机会,给兮语找人家。”

    政治联姻从来都是权贵用来稳定人心的好方法,洛家,自然也不例外。

    只是,生在洛家这样的门第中,他们别无选择,将来的洛心鸾,也会是这个结果,但她从来没担心过,因为女人总要嫁人,身为洛家的女儿,洛老太爷的掌上明珠,嫁的人肯定不会差,既然归宿是好的,那她又有什么好多想的,人生嘛,要是嫁给了一个平民,每天粗茶淡饭,这才会让洛心鸾受不了呢。

    所以在洛心鸾看来,洛兮语能嫁出去,那是福气。

    “上次给她找了秦家嫡子,”洛心鸾极为恶毒的说道:“这次,是不是要去找帝子联姻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