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山海画妖师 >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我差点就成了你妈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我差点就成了你妈

    秋可音穿着一身朴素的民国学生装,蓝色的衬衣,黑色的中裙,一双布鞋此时正欢快的雀跃在有些凹凸不平的青石路上。

    两人穿过了一个巷子,到了一条宽敞的街上,这是个十字路口,坐落着茶馆和酒楼,而在秦轩的左手边,大约五十米开外,有着一座巍峨的大门,上面挂这个牌子——‘秋府’。

    “哇。”

    看着秋可音的家门,怎么说呢,秦轩觉得似乎比他家更有时代的气息,二者放一块,就跟创业小年轻与百年老店的区别,当然不是说财力方面,仅仅只是给人的感觉,秋家更有一种大家族的底蕴。

    “秦哥哥到了,这就是我家。”秋可音放开了秦轩的手,然后上前推开了门,秋家也没有什么管家之类的,反正就是随手开门:“妈!妈你看谁来了!”

    秦轩刚跨过门槛,就听见秋可音那黄莺般悦耳的呼喊声,这让秦轩莫名的有些尴尬,他看了眼身后,发现宽敞的雪白大道上并没有多少人的样子,于是飞快的将两扇门给关上:‘总觉得有些羞耻啊,幸好没人听到。’

    “大呼小叫的,像什么样子!”

    此时,一个穿着蓝色长裙,看起来三十岁不到的成熟女子走了出来,她先是瞪了秋可音一眼,只见后者顽皮的吐了吐舌头,这才看向秦轩,也是这一刻,女子浑身一颤,眼里微微浮现一抹泪光,不过她很快就将这份感情压了下去:“你来啦?”

    女人的声音很轻,隐隐还带着些沙哑,她怔怔的看着秦轩的脸庞,那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让她在怀恋中,却是有些心酸。

    “啊,不好意思,”秋葵雨这才意识到秦轩是他们家的客人:“快进来,来屋里坐。”

    秋家的房屋布局跟秦轩家很像,都是用飞檐回廊连成一片的二层楼房,只是跟秦轩家不同的是,秋家的装潢比较古朴,虽然也有点灯之类的东西,但总给秦轩一种电视剧里的感觉。

    秦轩坐在客人的位子上,很快便看到秋葵雨端着茶水走了进来,秦轩连忙起身:“阿姨我自己来就好了。”

    “没事,”秋葵雨微笑道:“你是客人。”

    “那,谢谢了。”

    秦轩有些拘谨,不过这也没办法,毕竟是第一次来别人家做客,而且秋葵雨也是他第一次见,但秋葵雨给秦轩的印象却非常好,温柔、儒雅、大方,而且模样也相当的惊艳,只是秋葵雨的美,美在端庄,让人生不出邪念。

    “你刚叫我阿姨?”

    “额。。。”

    不然呢,秋可音的母亲他叫阿姨,有什么问题?

    莫不是要叫姐姐?

    有点可怕的啊!

    秦轩:“我。。。叫的不对吗?”

    “当然不是!”秋葵雨笑道:“我跟你父亲情同兄妹,你叫我阿姨,虽然有些奇怪,但也没什么错。”

    秦轩从秋老爷子那里听过秦期弦和秋葵雨之间的这段渊源,记得秦守岸过世时,秦轩的老爹才五六岁,这样的年纪,哪怕是画妖师的世界里也是懵懂的孩童,而当时收养了秦期弦,在列强环伺下保护他安全长大的人就是秋老爷子。

    秋老爷子是秦墨山的得意门生,受了其很多照顾,所以秋老爷子非常的尊敬秦墨山。

    然而秦墨山死时,秋老爷子迫于形势没能去祭拜,这一直是秋老爷子不为人知的痛,而之后,秋老爷子又是秦无涯的老师,在秦无涯生前一直支持他的政策,秦守岸也是秋老爷子的学生,至于最后的秦期弦,更是被他视作亲生儿子,爱护程度甚至超越了他的长子秋崇伯,这件事也一度让秋崇伯年轻时对父亲有所不满。

    秋家和秦家的世交关系,真的是非同一般,秦轩父亲、爷爷、曾爷爷,竟然都是秋老爷子的学生。

    而且秦无涯和秦守岸小时候,也在秋家住了许多年,所以在画妖师的世界里,秦秋,向来不分家。

    “秋阿姨,”秦轩问道:“跟我爸。。。”

    秦轩知道秋老爷子本来是要把秋葵雨许配给他老爹的,还知道他们是青梅竹马,可这事都那么多年过去了,秦轩之前也很担心秋葵雨会不会讨厌他,可现在看来,秋葵雨不仅不讨厌秦轩,反而是爱屋及乌,对他相当的喜爱。

    秋葵雨猜到了秦轩想问什么,只听她直言不讳的说道:“我差一点就成你妈了。”

    秦轩:“。。。。。。”

    “那个,秋阿姨,”秦轩一时间,有些尴尬,话说你这么直接真的好吗:“我听说秋家,是书香门第。”

    “没错。”

    秦轩:“那,你是不是太直接了?”

    你至少也得掩饰一下啊,可你一点都不迂回,直接说出来了啊!

    “我只是开个玩笑,”秋葵雨笑道:“你当真了?”

    “额。。。”

    “不过我跟期弦的关系真的很好,而且,”秋葵雨轻轻的将手抚了下秦轩的额角,感慨道:“你真的很像期弦。”

    “抱歉,是我失态了。”不等秦轩反应,秋葵雨连忙带着托盘准备离开,临走前还说道:“不要那么拘束,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说完,秋葵雨便走了出去,只留下有些不太明白的秦轩。

    过了会儿,秋可音出现在了门外,只见她悄悄把头探了进来,确定里面没人后,这才走了进来。

    秦轩看着她的举动,莫名觉得有些好笑:“我说,这是你家,怎么跟做贼一样?”

    “这不是怕打搅了我妈的好事嘛!”

    秦轩:“。。。。。。”

    ‘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你这肯定是在暗示我什么吧!’

    “还有什么你家我家的,”秋可音坐在了秦轩旁边的位子上:“爷爷说了,秦哥哥你家从秦无涯那代开始,就是在这里长大的,秦哥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意味着什么?”

    “这里才是你的老家!”秋可音说道:“那么多代人的童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长大了才出去闯荡,按照我爷爷的说法,这就是落叶归根!”

    秋可音说的,其实也没错。

    秋家人照顾了那么多代秦家人,而秦轩如今又回到了这里,的确有种游子返乡,落叶归根的感觉。

    “要不秦哥哥你就别走了,就住在这里吧。”

    秦轩一愣,然后忍不住笑道:“原来你的目的是在这里啊!”

    “不要那么快拒绝啊,凡事可以,都可以商量的嘛!”可惜不管秋可音在身后怎么说,秦轩就这么出了门,然后开始在院子里逛起来,说实话,秦轩也很想知道,自己那么多代先祖度过童年时光的地方,究竟是怎么样的,而一旁的秋可音也充当起了向导的工作,为秦轩介绍着秋家宅邸的每个角落。

    而在秦轩和秋可音所不知道的秋家宅院的另一角,某个安静的房间里,一个满头银发的女子正坐在书桌前,打开了一个尘封多年的小箱子,箱子里塞满了信封,这些,都是当年从这里离开的秦无涯和秦守岸寄回来的。

    “这里的每一封信,我看了不知多少遍,”银发女子看着信上的每一个字,或愤怒,或悲伤,或无助,或恐惧,她能感受到两个孩子写信时的心情:“每次看它们,就仿佛无涯和守岸还在我们的身边。”

    秦无涯的年纪跟秋老爷子相差的不多,秋老爷子只比他大三十岁,当年因为秦墨山被人迫害,秋杌年收养秦无涯时,也只有四十岁不到。

    可没想到,眨眼间,秦无涯走了,秦守岸也过世了,原本一直等着的秦期弦,却是再也回不来了。

    “可惜,没有秦期弦的信。。。”

    听着妻子的话语,感受着她内心的悲痛,站在她身后的秋老爷子将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期弦没能寄信回来,但他的孩子回来了啊。”

    “我知道。”银发女子的身影渐渐变淡,她将手轻轻放在了秋老爷子的手上,最后化作点点银光,消失在了这书房之中:“我们一起见过他的。。。”

    银发女子是秋老爷子的本命,只是相比起那些争强好胜,喜欢打打杀杀的画妖师,向来以学者身份为世人所知的秋老爷子,他的本命究竟是怎么样的存在,几乎没有人知道,哪怕是他的亲生儿子秋崇伯,以及三代寄养在秋家的秦轩祖辈都不晓得。

    他们都见过银发女子,也知道银发女子是秋老爷子的本命和妻子,可她究竟是什么山海兽,又有怎么样的力量,也许永远不会有人知道了吧。

    秋老爷子不需要战斗,所以她的力量,可能到死都用不到。

    “秦哥哥,秦哥哥你等等我啊,那边?那边是我爷爷的书房,”正说着,秋可音忽然看到了秋老爷子:“额,爷爷你在啊?”

    “这是什么话,什么叫我在啊!”

    秋老爷子并没有在乎秋可音这话,他**着孙女的脑袋,然后看到了秦轩:“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轩小子。”

    “额,呵,还真是啊,老爷子。”

    虽然秋老爷子经常被秦轩打脸,可他并不是真的迂腐,或者说,秋老爷子其实挺享受被秦轩打脸的,让他有种爷孙之乐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