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荣医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悄布局逆推因果
    江慧嘉在问及“真白果”去了哪里的时候,其实心里并不太觉得眼前的假白果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假如这背后的组织当真如这纸鸢十四所说的那般严密,那么如她这般只是在下游执行任务的小成员,不被允许知道太多信息也是正常的。

    但江慧嘉既然问了,还是希望能有一个好的答案。

    然而对方哆哆嗦嗦着,终究还是说道:“我……小的……奴婢……奴婢不知!”她一连换了三个自称,可见心中恐惧。

    末了见江慧嘉神色冷淡,纸鸢十四又连忙道:“白……白娘子是被上使带走的,性命应当无碍……”

    等等!白娘子?

    “……”在这一瞬间,江慧嘉居然十分诡异地轻笑了一声。

    纸鸢十四吓得猛然倒吸一口凉气,瞪着眼白多过眼黑的眼睛死死盯着江慧嘉,竟不敢稍移片刻。

    江慧嘉其实是真的被逗笑了,而不是如纸鸢十四所脑补的那样,在笑声里酝酿着什么恐怖的魔鬼招数。

    虽然在这样的时候笑,显得十分荒唐,十分出戏,甚至是十分地没良心。

    可是人脑子里的弦被崩久了,如果不会自我放松,总有一刻是会被强行崩断掉的。

    更何况,“白娘子”的梗在这种气氛下突兀出现,对江慧嘉这种童年时代每逢寒暑假,都要被电视机里的“白娘子”重复刷屏无数次的人来说,有这反应,有时候还真不受理智控制。

    这纯粹就是个条件反射般的,下意识的回应。

    她不担心眼下局势?不担心白果?不担心平城安危?不是的,她当然担心,甚至她还有更长远的许多忧虑。但这些,也都不影响她此刻笑一笑。

    白果已经被不知名的势力抓走了,如果对方直接施辣手,根本不留白果性命,那么这个时候江慧嘉再焦虑也无用,只能记下此事,留待往后复仇。

    而如果对方未施辣手,那么则证明白果对对方而言是有价值的。不管这个价值是什么,至少短时间内,正如眼前这个纸鸢十四所言,白果的性命应当无碍。

    江慧嘉早在片刻间就将其中关系捋顺过一遍。

    白果出身农家,来历清白,跟在江慧嘉身边也有两年了。白果的身份,说起来既可以算是江慧嘉的贴身侍女,也可以算是她半个弟子。

    依纸鸢十四背后的势力表现出的对江慧嘉的“看重”来说,他们要探究江慧嘉的来路与隐秘,从白果这里,至少应该可以获得不错的情报。

    除此以外,白果的价值还来自于江慧嘉对她的“重视”。

    只要江慧嘉表现出自己确实是重视白果的,对方哪怕是为了留着以后威胁“江神医”,也不会轻易取白果性命。

    而另一方面,江慧嘉却又不能表现得太过在意白果。这也是为白果安危考虑,万一对方拿着白果来对江慧嘉提某些非分的要求,江慧嘉要怎么办?

    比如说,假如纸鸢十四背后的主子是东辽、是契丹、是西夏之类的异族,然后对方拿白果威胁,要江慧嘉弃大靖而转投他国,那江慧嘉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虽然到了二十一世纪,大家都讲究民族大融合,但如今可不是在二十一世纪,而是在遥远的,失落在历史时空中的大靖朝啊!

    今古岂能相同?当时明月不是此时明月呢!

    诸如此类,江慧嘉必然就不能表现得对白果太过重视。最好是从一开始,就断绝掉对方利用白果来对她提过分要求的念头。

    这其中的度显然很需要好好把握。

    江慧嘉的轻笑一闪即逝,这时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缓步走回走到床边,开始慢条斯理地解起了绑在纸鸢十四身上的绳子。

    这也算得上是一个示好的举动了,然而纸鸢十四非但没有因此而表现得放松,反倒是面上惧色更加浓重。

    大魔王的笑就很恐怖了,大魔王的示好更加恐怖呀!

    然而纸鸢十四仍然努力地在扭曲的脸上露出乖顺的表情,细声说话:“神……神医,奴婢这便跟在您身边了?”

    这是小心请示的语气。

    可是明明都表现地这样惧怕了,她居然还时刻不忘要完成自己“紧跟江神医”的任务,这种精神,江慧嘉也是服气的。

    “你的腿骨折了。”江慧嘉微露笑意,解开绳子后只戏谑地看着她,“我并不会给你接骨……你若是跟得上,只管跟。”

    然后江慧嘉开始给纸鸢十四拔针。

    之前为了制住对方,江慧嘉在她身上扎了十好几根银针。这会儿来取针了,江慧嘉也并不将对方身上所有银针都取走。

    她只取走关键的,影响对方行走的几根针,剩余还有两根位于对方胸口两处大穴的毫针,她却反而轻轻两弹,直接就将之弹入了对方体内!

    纸鸢十四闷哼一声,抖着唇看着江慧嘉。

    江慧嘉并不解释,只收好绳子和各色银针,视线又落到纸鸢十四脸上轻瞥一眼。

    也不管对方被她这意味不明的一眼看得有多心肝乱颤,就此出了房间,末了又还转身仔细地关了房门,然后脚步轻悄地离去。

    有意思的是,江慧嘉虽然仔细给纸鸢十四关了门,可实际上她又不曾给这门上锁。

    江慧嘉也没有明说要限制对方的行动,但一离开这边,她就立即又去另一边找了乔雁。

    乔雁是昌平帝赐下的医女,江慧嘉对她的态度一向是和善有之,距离有之,着实远不如白果亲近。

    这种距离因为乔雁的身份而天然存在,但此前只不过是江慧嘉不愿意打破而已,如果一定要打破这距离,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不可以。

    乔雁被江慧嘉的推门惊醒了。

    她之前同样跟着江慧嘉忙到了半夜,才睡不久,睡得也不甚安稳。这时惊见江慧嘉深夜推门而来,她忙翻身坐起,惊道:“江大夫,发生什么大事了?”

    在她的潜意识里,只认为要不然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江慧嘉不可能这个时候来找她。

    她的想法倒也不算错。

    江慧嘉道:“我想起一个问题,特意来问问你。乔大夫可知黄花蒿?”

    乔雁虽然是被昌平帝当做助手,甚至是仆从而赏赐给江慧嘉的,但实际上她是在太医局有名号的女医士,江慧嘉称她为乔大夫,也半点都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