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丰臣秀光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阁下所言甚有理
    “……你有胆再说一次?”

    被激怒的传次鼻息渐重,细长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在他面前大放厥词的秀宗。

    当然秀宗可不会像普通人一样畏惧充满敌意的传次。他指着传次那细长眼睛再次开口骂了起来:

    “好啊那我就再说一次,细眼睛混球侍从?”

    说罢秀宗还回过头来,脸上带着跟无赖没什么差别的笑容对着秀赖秀光询问了一句:

    “这可是他说要我再说一次的啊,拾太郎大人与小一郎大人应该都听见了吧?”

    看着面对传次的言语威胁毫无畏惧感而且还反过来挑衅对方的秀宗,秀光突然觉得每次出门都带着这家伙真是件正确的事情,自己想出口骂人的功夫都省了。

    想着想着,秀光把目光从秀宗与传次身上移开,转到了站在传次附近的千之代身上,希望传次的主人千之代能够出面解决一下这个争吵。毕竟真的吵起来也没什么好处,引发骚动的话说不定还有可能会引起他人的过多注意。

    但是跟他想的相反,千之代不仅没有准备要劝架的意思,反而还摆出一张准备看热闹的脸孔,似乎是很好奇自己的侍从传次与对方的侍从打起来的话谁厉害一些。

    喂喂……千之代丸大人,你知不知道引起所司代注意的后果有多么严重?且不论我们会怎样,就算你不是普通武士而是大名家的孩子那也一样会出事啊。

    秀光想起了京都所司代板仓胜重的名声以及人数据说有百人以上的同心,紧张地擦去了额上的汗水。

    在他直直盯着千之代的脸的时候,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对方在注意到他的目光之后马上就把对视上的眼睛移开,然后又时不时往回望几下,将脸孔转向了河岸那边的方向,显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秀光感到有些奇怪,便愈发紧盯着千之代。

    在秀光转移开注意力的空隙里,秀宗与传次吵得越来越激烈,从一开始的挑衅到现在的动手指指点点,过不了多久怕是要拔刀了。

    “你这个无礼之徒……”

    传次身体微微前倾,已经将三根手指搭在了刀柄目贯附近的位置,但似乎还没下决心将其拔出来。

    然而秀宗像是完全感觉不到害怕一般,连腰间差着的刀都没碰,反倒将袖子撸起双手交叉在胸前,继续咧开嘴发出嘲讽的声音:

    “哦哦,要拔刀了么细眼睛?”

    ……虽说秀宗耍嘴皮子厉害,但有时候似乎不太懂得收敛。

    千之代的眼神还在飘忽不定,秀光觉得只能是由自己来处理这件事了。正当他想要开口的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他先前出声了。

    “我觉得你说得很对。”

    秀赖在沉默了一阵子后,慢步走到了传次的面前这么说道。

    “我刚刚仔细想了想,阁下刚刚说的话确实有理,就算读的书很多,若是连平常之事都不知,那确实是孤陋寡闻没有错。我会记住这句话的。”

    “所以非常感谢阁下今天的教诲。虽然今日只是因弟弟的缘故在此偶然一会,但受益良多。”

    秀赖的话语很诚恳很正经也很纯粹,没有夹杂一丝别的意思。他也没有在意传次之前的无礼与身份的高低问题,同时朝传次点了点头以示感谢。

    “……嗯。”

    面对秀赖突如其来的感谢,传次有些惊讶,但总之还是轻轻地应了一声,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从刀柄上移了开来,看着秀赖的目光也稍有改变。

    秀光看气氛正好缓和了一些,马上走到秀宗的旁边扯开了他,示意他暂时别参和这事了。

    “……兵五郎,收敛一点。赶快道个歉,别把事情搞大了。”

    “诶?要我道歉?……殿下你别开玩笑了。”

    “……只是形式上的而已,算我拜托你了。”

    “……好吧,既然殿下这么说了,我兵五郎今天就破一次例给这个家伙……道个歉。”

    小声地嘀嘀咕咕完之后,秀宗放下卷起的袖子,摆着一张不情愿的脸走到传次面前道了声歉:

    “……刚刚失礼了真是对不起啊。”

    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

    “我是看在拾太郎大人与小一郎大人的面子上才给你道的歉!”

    毫不在意对方听到这句话后的脸色,秀宗在快速说完之后就退到了秀赖与秀光的身后。

    传次在听到后轻轻地嘁了一声,虽有不满但是看在秀赖的面子上并没有再追究。

    秀光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事总算是过去了,然后转头看了看秀赖,心想兄长今天说出的话真不错,不禁有些敬服。

    在他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一旁的千之代在若有所思地看着他。

    ……

    ……

    随便行走了一阵子之后,时间很快就到了正午。秀光数人在小街上随意走动了一会之后便选了一个摊坐了下来,顺带还吃了几串豆沙馅的串团子。

    秀赖从没吃过这种平民食物,于是很是好奇地从盘中拿起了一串,端详了一会之后慢慢地吃了起来。

    秀光与秀宗从前在大坂城的时候没少偷偷跑到城下町吃这些东西,于是显得很平常随意,吃的分量也很多。

    传次则是先恭恭敬敬地将盛有串团子的盘子端到了主人千之代面前,在千之代拿起团子吃完后自己才站在离主人稍有距离的地方开始慢慢地啃咬起来。

    秀光瞄了一眼开心地吃着串团子的千之代,然后端起手上的盘子从自己坐着的位置跳下来,走到了千之代右手边的位置拍拍屁股坐了下来。

    传次有些警惕地向秀光望了一眼,但千之代摇了摇头,示意他没事。

    “说起来,千之代,”

    秀光与千之代左肩靠着右肩。他看着对方那双依旧漂亮的眼睛,把嘴里的团子咽下去之后突然问道:

    “你的那个锦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啊?”

    秀光口中的锦袋当然是指今早还给千之代的那个锦袋。

    从以前开始就对这个锦袋感到一丝好奇的秀光想着现在既然闲下来了没什么事,那么就随便问问吧。

    当然这只是原因之一。其实多半还是因为想跟一年不见的千之代再聊聊天而已。不过秀光还是得给自己找个接近的话题与说服自己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