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元末称雄 > 第四百五十四章 完者来援
    至正十七年,五月十五。

    此时,先不说已经攻打万州城长达五天时间的郭羽等大楚征西军。

    先说一下中原的局势。

    不得不说,在元廷灭亡方面,历史的惯性依旧是大得惊人。

    五月中旬,一心想要攻陷汴梁,光复北宋都城的刘福通,终于领军攻克了陈留、杞县等地,真正做到了饮马黄河不说,更是将大军的兵锋直接推进到了汴梁、祥符这一元蒙设在中原大地的行政中枢。

    是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元帝妥懽帖睦尔也不得不准许已经风烛残年到床都不能下的右丞相定住告老下野。

    换上了比他更年轻,野心也更大的搠思监担任帝国的右丞相。

    以期搠思监能够能够做到扶大厦之将倾挽狂澜于既倒,挽救江河日下的元蒙帝国。

    但想想,这种艰巨的任务,连被后世人评价为元末第一贤臣的脱脱都无法做到的事情。这位出身怯烈族的世家子,又怎么可能做到。

    是以就算搠思监在上台之后,立马便就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免除今年百姓半数的税收。

    可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要知道,现如今可不是脱脱当政的时代了。

    在脱脱当政时,元蒙中枢一直掌控这极为强大的军事力量。是以即便天下动乱,各地方官员也绝对不敢轻易的违抗中枢下达的政令。在那时,元蒙中枢甚至轻易就能调动各地的少数民族为国家效力。

    但这种情况,在脱脱被罢免,并被哈麻这个家伙假传圣旨害死,使得十数万颇有战力的元蒙官兵四散流离之后。

    各地手握重兵,可谓是上马治军下马治民的桀骜将领,也早就不把中枢的命令放在眼中了。

    故而搠思监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免除今年半数税收的话,放在地方上而言,那完全就是一句彻头彻尾的屁话。

    现在地方上的这些将领,那个不是能养一千兵就不养八百。这么一来,不向底层的百姓们征收重税,他们手底下的兵难道去喝西北风不成。

    是以这样的一道命令在下达到地方之后。除了京畿地区的地方官遵守了这道命令,其他地方的官员将领们,根本就是丝毫都不加理会。

    甚至有些桀骜不驯的地方将领,更是直接向中枢叫嚣,“此乃乱法”根本就不承认。

    故而本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也是胸怀壮志,想要成为元蒙帝国中兴之臣的帝国右丞搠思监,也不禁被着残酷的现实狠狠地抽了一耳光。

    但,幸亏也是有了这样的一个教训,让这位帝国的右丞相认识到了兵权的重要性。

    因而在这接下来,搠思监便也不由将心思放到了现任中原行声右丞相太不花、行省平章加太尉衔的答失八都鲁以及中书行省枢密阿鲁等人的身上。

    想要借助中枢现有的权威,从这三人的手中,各抽调一部分精兵,拱卫京师,加强中枢权威。

    而对此,答失八都鲁、太不花、阿鲁三人,心中虽然不情愿。

    可面对天子大义,这三人却还是不由像打发叫花子一般,打发了一些兵马给中枢。

    让元蒙中枢能掌握的兵备,稍稍的加强了一点。

    ……

    至正十五年,五月十八日。历经长途跋涉,完者不花终于统帅着被他由重【】庆路各地紧急抽调来的最后武备,共计一万六千余兵马,浩浩荡荡的杀到了万州城南三十里外。

    “相爷,末将苏日勒拜见相爷。”来到万州城外三十里,完者不花终于也得以和武宁城的三千兵马汇合。

    是以完者不花统帅着兵马来到的第一时间,武宁守将苏日勒便就不由赶忙带着帐下的将领前来接见。

    “免礼吧。”对此,完者不花摆了摆手让苏日勒等人从地上站起。

    而后等苏日勒他们相继的从地上站起来后,完者不花遥望着万州城的方向,便也不由对苏日勒问道:“苏日勒,将你在这些天来,所知道的一切战事详情全部禀报给我。”

    “是,属下遵命。”听到这话,苏日勒赶忙答应。

    然后他一边将完者不花迎进自己这些天来驻扎的营垒,一边便也不由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消息,原原本本的禀报给了完者不花。

    “很好,听你这话。看来,这些天下来,久久攻克不下万州城的黑衣贼,军心已然有些焦躁浮动了。”大半个时辰后,听完苏日勒的并禀报。尤其是当其听到原本只是盯着苏日勒这三千兵马的三千楚军,在前两天的时候竟开始主动向苏日勒他们挑衅邀战。

    完者不花一直阴沉的面庞上,也终不由浮现出了一抹笑容来。

    “呵,相爷所言极是。”苏日勒闻言,先是奉承了一句。然后便也不由自以为聪明的附和道:“末将其实也是这样想的。这些个黑衣贼,肯定是知道相爷你的援军快要到了,而自己一时间又难以攻克万州城,方才会将注意打在末将的身上。

    因而对于黑衣贼这些天来的挑衅,末将也统统是视而不见,让这群黑衣贼有力也使不出。这不,相爷您统领着兵马一赶来。那些个在前天还向末将挑衅的三千黑衣贼,于昨日便也就赶忙撤走了。”

    “嗯,很好。苏日勒你做的很好。”对此,完者不花也不禁由衷的称赞了一句。

    他知道自己这个手下向来谨慎,甚至在某些时候都有些谨慎到了胆小的程度。

    但这一次,却正是因为这种谨慎,苏日勒方才能完整的保留下自己部队的实力。并这些天来,将黑衣贼的一部分兵力也牢牢的牵制在了这里,这一点,无疑是值得称赞的。

    “呵呵,末将只是做了自己分内之事。这一切,全都赖相爷您的英明调度。要不相爷您及时统帅援军赶来,黑衣贼也不会因此而军心浮动了。现在,大军已然集结完备,此战我军已然占据了上风。想来,击败来犯的黑衣贼,也当指日可待。”

    对于完者不花的夸赞,这位武宁守将苏日勒,在这个时候一边笑着拍着完者不花的马屁,一边也不由取出了自己珍藏的好茶,亲自为完者不花沏了一杯清茶。

    “恩”见此,喜欢喝茶的完者不花先是吹了吹气,轻品了一口。然后点了点头,看着一脸奉承笑容的苏日勒,脸上也不禁略带几分轻松的言道:“现如今,我部援军一到。兵力上,已然占据了优势。

    现在只要我们愿意,我军便可随时联手万州守军,一同攻打黑衣贼。这般,想来黑衣贼定然是不敢像前几日那般,嚣张的围攻万州城了。不过即便是如此,我们也绝对不能大意。

    黑衣贼中,多亡命之徒,颇为善战。其统兵伪将郭羽,也有几分小悍。所以即便是在这个时候,我们依旧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要知,行百里者半九十。”

    “相爷教诲的是。末将一定严格督查帐下将士,不让他们生出轻敌之心。”苏日勒闻言赶忙答应,可谓是一个优秀的下属了。

    不过却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帐外下属们的一声惊呼,却是不由打破了现在的氛围,让帐中已然显得有些轻松的气氛,一扫而空。

    “将军不好了。万州那边有使者突围而出,说“秃忽将军,已然快顶不住了”!”

    “什么!”完者不花惊了。要知道,万州城可是他们对抗黑衣贼的最大依仗了,一旦万州城丢失,梁山州那些个摇摆不定的义军,一定免不了会因此生出投降黑衣贼的想法来。

    到那时,就算他完者不花手上的兵马再多出一万人来,也定然是回天乏力了。

    所以在惊呼一声后,完者不花便也忙不由摆手道:“快,将那突围而出,前来求援的使者给我唤进帐来,快!”

    “是,属下遵命!”士卒闻言赶忙答应。

    然后便就不由七手八脚的将那位身中箭矢,近乎浑身浴血的使者,抬进了营帐之中。

    “黑衣贼全力攻城,如潮水一般。城中将士已然,已然损失近半。求苏日勒将军赶快发兵支援,赶快发兵支援。”却是因为失血过多,这使者已然有些神志不清了。

    在被人抬进大帐之后,也没有注意到面色已然变得阴沉的完者不花,只是不停这般低呼。

    “嘿,小子,小子勿要惊慌。相爷已然领援军前来,万州必然不会失陷。小子且赶快将万州此时的局势,细细道来。”见完者不花的面色已然变得有些阴沉可怕,苏日勒打了一个寒颤的同时,便也赶忙抓起那使者的手,这般出言发问。

    “相爷,相爷来了。天佑,天佑。相爷,求相爷赶快发兵吧。黑衣贼在昨天的时候,撤走了防备苏日勒将军的兵马。然后便就像是疯了一样,不分日夜的攻打城池。

    现在,万州城已然折损了近半的将士,秃忽将军也已然快顶不住了。相爷,赶快发兵吧,不然再过一两日,城池就要,就要沦陷了!”

    “好,我知道了,我会赶快发兵的。现在,你们给我扶这位勇士下去休息,好生照料。”面色阴沉的简直就快要滴出水的来的完者不花如是吩咐道。

    “是,属下遵命!”闻言,抬着这位使者的士卒们赶忙答应了一声。

    然后他们便也就不由以更快的速度,将这位已经快要昏迷过去的使者给抬了出去。

    “相爷,我们……”

    “该死,黑衣贼安敢如此轻视我!”终于,当营帐中只剩下了自己和下属苏日勒的时候,被楚军狠狠打脸的完者不花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了。

    他高吼着,想一个愤怒的狮子一样,将身前桌案上摆放的一切东西都扫在了地上,包括拿杯苏日勒亲手给他沏的热茶。

    “苏日勒,给我立即传令下去。准备饭食,然后整顿兵马。此番,我定要让这群狂妄的贼人,付出代价!”

    “是,属下遵命,属下遵命!”被吓得跪在地上的苏日勒这个时候赶忙磕头如捣蒜的答应。

    然后狼狈的就像是一只丧家犬一样的他,便也不由一路膝行的爬出了营帐,赶忙下去为完者不花传达军令去了。

    ……

    “元帅,据斥候来报。完者不花果然已经率领大军前来,以他们此时的行军速度来看。预计傍晚时分,就将会抵达万州城下。”楚军营垒所在的中军大帐之中,一名楚军的师帅在接到斥候的消息后,便也不由于第一时间将这个消息如实的禀报给了郭羽。

    “很好。”郭羽闻言一笑,点了点头,“现在,传我军令下去。鸣金撤兵,停止攻城。然后将营垒中的伤兵,给我全部调动到外围。将士们的尸首,则依旧掩埋在营垒一旁,装出损失惨重的模样。”

    “是,属下遵命!”师帅闻言,赶忙答应。

    然后便也就不由快步退下,赶忙将自家元帅的命令如实的传达了下去。

    “报!相爷,黑衣贼在察觉到我军的动向之后,已然赶忙鸣金收兵,停止了攻城。”半个时辰后,完者不花帐下的斥候,也是将他们所亲眼看到的一切情报,如实的禀报给了完者不花知晓。

    “很好。命令斥候营,再探再报。”

    “是,属下遵命!”闻言,将领高声领命。然后便也就策马离去,将命令传达了下去。

    而那边,看着前来禀报的将领策马离去的背影,完者不花也终不由冷笑了一声,对着左右言道:“知道本相率军支援的消息后,黑衣贼就赶忙停止了进攻。显然,他们还是惧怕我们的。故而此战,我们依旧牢牢的占据了上风。”

    “相爷所言极是,相爷所言极是。”周遭众将,闻声赶忙附和。

    因此,完者不花的脸上也不禁再度浮现出了一抹笑容。

    然后就这般,恢复了往日气度的完者不花便就也不由继续统帅着兵马,向着万州城方向杀去。

    此番,一定要给这些个黑衣贼好看。本相这回,不但要让他们无功而返,还要让他们有来无回。

    路上,完者不花望着身后的大军,眼神不禁变得越发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