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元末称雄 > 第四百七十五章 雪中送炭?
    黄州路治所黄冈城,这几日来喊杀声也是从来都没有休止过。

    率部绕过黄陂城的张明通,为了能够尽快攻陷这座城池,使得与此城隔江而望、互为犄角的武昌城失去自己最大的依仗,这些日子来便也就不由使出了自己的浑身解数。

    他不但依仗着兵力和行动力上的巨大优势,彻底断绝了黄冈城和外界的陆上联系,更是在这几日来将骑卒当成了步卒来用,强驱民夫,打造攻城器械,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城。

    但,结果却并不尽如人意。

    作为被天完经营已久的一处重镇,黄冈城的城墙可谓完美的诠释了什么叫做固若金汤。

    所以纵然张明通为了攻城已然尽了自己十二分的努力,可最后的结果却和赵威率领的主路军那边并没有什么差别。

    因而在这般情况之下,那名叫做林诚的暗卫旅将便就也不由再度找到了蕲州路的明玉珍。

    ……

    “主公,我们真的要在此时出兵?”蕲州路治所蕲春城的元帅府中,作为明玉珍妹夫且是明玉珍帐下最为得力的将佐,万胜看着已然下定决心将要在此时出兵的明玉珍,语气和神情上却不禁显得有些并不赞同。

    “楚军兵强马壮着实不错,可您也看到了,对于此战,天完也并没有没有胜算。如此,主公您这么早就下决断,是不是有些太着急了。”

    “怎么,阿胜你是想要让我继续作壁上观吗?”

    “有何不可。主公,若论出身,楚王张世华不过也就是以胥吏之子;而那陈友谅,其祖父更是一背宗赘婿。这样的两个人,那个能有主公您家世清白、出身高贵。

    不过就是赶上了天下大乱,这两个卑贱之人方才能够得以幸起。如此,主公您有何必屈身居于此二人之下。”

    万胜说着,倒是为明玉珍抱起了不平。

    但虽是如此,明玉珍又岂会不明白自己的这位妹夫的真实想法。

    现在在他还没有正式选择一方投靠之前,双方为了争取他,皆是毫不犹豫的对他开出了极为丰厚的许诺。这之中,尤其是陈友谅,甚至愿意任命自己为天完平章,从此以后,天完之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因而,双方这种大抛橄榄枝的举动,便也就不由使得他帐下的一些个将佐,鹬蚌相争的渔翁之心。

    天真的认为等到大楚和陈友谅在此战中两败俱伤之时,他们能够做一次渔翁,让他明玉珍取陈友谅而代之。

    毕竟陈友谅现在的这个平章位置,不就是杀了倪文俊而得来的吗。

    如此,和尚摸得,贫道为何就摸不得呢?

    是以,他们并不想在这个时候就选择一方投靠。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宁为鸡头,不做凤尾”。与其在他人帐下俯身做小,又哪里比得过自己称王称霸来的痛快。

    可对此,明玉珍却是不禁对麾下将佐们的短视和自大而感到好笑。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这句话倒是不错。可谁有曾听说过:鹬蚌相争,虾米得利呢?

    实力,乱世之中实力才是根本。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那所谓的阴谋诡计不过就是小孩子手中的木刀,没有任何一丁点威胁可言。

    所以对于万胜这样的一番话,明玉珍摇了摇头,便也不由看着其言道:“自宋以来,天下英雄何论出身。当年我曾与襄阳,面对面的与楚王接触过。这位楚王殿下的出身虽然低下,但其人却有经天纬地之大才。

    此战,天完虽也有着一战之力。可纵然能够侥幸取得一胜,它日面对大楚与元廷的两面夹击,定然也是难道一败。而与其等到尘埃落定之时,再去做那锦上添花之辈,何如抓住这个机会,雪中送炭。

    再说,楚王那边开出的价码也着实不低了。虽然在名爵上比不过陈友谅那所谓的平章,但却也是一位可统三万大军、两路军帅的军区元帅。这样的价码对于我等来讲,着实也算的上是丰厚了。

    若还要贪恋其他,那便就是贪心不足、以蛇吞象了。”

    “这……”听到明玉珍这样的一番话,知道明玉珍真的乃是下定决心后,作为明玉珍亲信的万胜自然也就不再多言其他了。

    所以在对着明玉珍弯腰行了一礼,认认真真的到了一声遵命之后,他便也就不由退了下去,亲自为明玉珍将军中的一众将佐全部召集了过来。

    ……

    又是一日过去,当好不容易再度打退了城外再一次发起攻城的楚军兵丁后,负责阵后黄冈城的天完将佐祝宗,也不禁拖着自己疲惫的身体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将军,将军。”瘫坐在椅子上,一坐下便以疲惫而睡着的祝宗睡了还不到两刻钟,他帐下的亲兵统领便就不由小心的将他从睡梦之中喊醒。

    “将军,好消息,有好消息。援军,我们的援军终于要来了。”

    亲卫统领激动的说着,也不禁让迷迷糊糊听到这话的祝宗一下子变得清醒振奋。

    因而一下子清醒过来的祝宗也不由一把从那亲卫统领的手中夺过了武昌那边送来的奏报,瞪着眼睛,全神贯注的读起了上面的内容。

    “哈哈哈哈,好,好。终于,援军终于要到了,援军终于要到了!”看罢奏报上的内容,这些天来一直都是愁眉不展的祝宗也终不禁当着下属们的面哈哈狂笑起来。

    “快,给我将这封奏报上关于援军的内容抄录上一百份,今日傍晚之前,我就要让城中所有守军都知道这个好消息。”祝宗满脸都是欢喜吩咐着,往日的颓态也不禁因为这封奏报而一扫而空。

    两日之后,蕲州路明元帅便将会如期率麾下大军赶来,届时便将会与张定边张将军一起,共击楚军!

    前后不到两个时辰,这个令人感到无比振奋的消息便就不由如风一样传遍了整个黄冈城。

    是以在知道了这样一个确切的消息之后,黄冈城守军的士气便也就不由大为振奋。而这则也不由使得其在之后的两日之中,轻而易举的便就击退了城外楚军在一次发起的进攻。

    ……

    整整两日时间,足足二十四个时辰。

    当武昌城和黄冈城这边的守军一个时辰一个时辰的挨过这个让他们感觉无比漫长的等待过程后,一支兵力足有三万人的大军,便也终不由乘着各类船只,沿着宽大无比的长江,北上来到了武昌这边,进入了武昌守军们的视野范围。

    “援军,援军来了,援军来了!”见到这样一支仿佛就是救命稻草一般的援军,武昌这边数以千百计的守军兵马,便就皆不由兴奋的高呼起来。

    毕竟这些天来无休止的战事,实在是太过折磨了。

    而今,亲眼看到这似乎一眼望不到边际的援军赶来,兵卒们又怎么可能不感到兴奋。

    甚至在这个时候,不要说这些个兵卒们了,就连亲自坐镇水寨的张定边见此,脸上同样不由露出了由衷的笑意。

    “将军,有此援军,咱们也终于再也不用担心依仗自己兵多,而不定以发动车轮战的楚军了!”

    “哈哈,那是,楚军这一次定然是要无功而返了!”

    “无功而返?美得他们,此番他们无故来犯,一定要让他们好看不可!”

    水寨之中的望台上,看着沿江而上快速向着这边驶来庞大船队,一众天完将佐也不禁轻松欢喜的言笑起来。

    不过当他们发现这只庞大无比的援军船队,一直与极快的速度行驶到距离水寨仅仅只有三五里水路时,还没有一丁点减速趋势,将佐们脸上的笑容便也就不由逐渐收起。

    “该死,明玉珍叛了,这不是援军,这不是援军!”高台上,当张定边亲眼见到一艘己方的小船,被明玉珍那边的大船毫不留情的装成碎片时,聪明的他自然顿时便也就明白了一切。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便也就不由忙挥舞着手臂,对着左右高喊道:“快,投放水栅,组织防线,挡住他们,挡住他们!”

    张定边此时的声音真可谓是声嘶力竭,但任谁都直到,这个时候才下达这样的命令,显然已经太晚了。

    是以还不等周遭那些个脑袋一片混乱的传令兵们将张定边的命令传达下去,明玉珍那所谓的援兵便就已经带着不可阻挡的气势,直接在水寨中天完士卒惊惧的目光之下,直直的冲进了水寨之中。

    ……

    “时机已到,将士们,给我杀!!!”与此同时,一直没能取得什么决定性战果的赵威那边,自然也是不可能白白的错失这样一个天载难逢的好机会。

    所以当他看到被当做信号的烟花在空中响起时,也早已是在自己的水寨中调集好兵马的他,便就也不由立即指挥着麾下的部队,对着天完水寨发起了两面夹击。

    故而霎时间,原本还欢天喜地的天完水寨,瞬间便也就不由被恐惧的气氛所笼罩。

    “将军完了,全完了。咱们败了,咱们败了!”短短的片刻时间,一下子便从云端跌落到谷底,那些将佐都不禁一下子丧失了自己全部的精气神,大哭嚎叫,惊恐的简直就像是一个受惊的兔子一般。

    因而见此,张定边也不禁感到一阵恍惚,双腿一软,差点便就栽倒在了地上。

    不过张定边到底是一个心志坚定的人,虽然此时已经明知必败,但倒还没有万念俱灰。

    所以在努力的稳定住自己的情绪之后,张定边便就也不由扯着嗓子对着左右高吼道:“走,立即弃船,随我登岸突围!”

    “是,是。”听到张定边这样的话,周遭一众慌乱不已的下属们也不禁像是找到了主心骨,赶忙答应两声,便也就不由乱糟糟的簇拥着张定边一起远离了这艘目标庞大的旗舰,沿着已经满是溃兵的一处浮桥通道,奋力的向着岸边赶去。

    “元帅有令,凡捉杀张定边者,赏银千两,官升三级!”对于这头大名在外的天完之虎,不论是赵威还是明玉珍都是重视非常的。

    因而刚等张定边带着一众下属狼狈不堪的赶到岸边,类似于这般的喊杀声便就也不由响着了江面、两岸。

    是以听到这样的喊杀声,深知此地已然不能久留的张定边便也顾不得其他,赶忙招呼一声,便就不由带着身旁的这近百下属沿着南岸,疯狂向着东方逃去。

    “张定边,那人便就是张定边,莫要让他走脱了。给我追,追!”靠近南岸的一艘战船上,正在指挥部下围剿溃卒的万胜却是不由在这个时候巧合的看到了带着近百部下疯狂逃窜的张定边。

    故而在忙发出了这样的一声大吼之后,万胜便也不由赶忙招呼部下靠岸,要亲自追杀张定边这头凶名在外的天完之虎。

    而至于此时行踪已然暴露的张定边,在发现周遭的敌军士卒开始向他这边合围扑杀过来时,他的所作所为倒也真不愧是被陈友谅赞为勇冠三军的天完之虎。

    披甲执坚为了活命而身先士卒带头冲锋的他,一路向东而去,根本就无有一合之敌。

    但凡是妄图阻拦他的尽数被其斩于刀下不说,乱战之中,已然可以说是深陷绝境的张定边竟然还凭借着自己那过人的勇武,生生的从反叛的明军之边,抢过了一艘靠近岸边,妄图从前方围堵他的小型战船。

    “该死,一群废物。快,追,给我追上他,追上他!”后面,亲自领兵追杀张定边的万胜,见到自己麾下的数百兵丁不但没能将张定边留下,反倒还因大意而被张定边夺得了一艘容易架势的小型战船,有了逃生之机。

    深知不能放虎归山的万胜,也不禁是一阵气愤,这般大骂一声,招呼这军中的弓弩手,便就要对已经上船的张定边等人展开攻击。

    不过,他却还是太过小瞧张定边了。

    此时,双方的距离相差足有七十余步,按说在这样的距离下,手中根本没有任何弓弩在手的张定边一行人只能被动挨打。可就在万胜指挥着手下的数百兵丁对着战船上的张定边等人射出一波箭矢之后,便就不由听到战船那般传来一声虎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