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这个主神有点懒 > 第16章 拖延时间
    “间桐脏砚...”

    刚刚出现的老人,慎二一眼便认出他是谁,脸上震惊和恐惧尽显无余。

    无视慎二的害怕,麻仓叶打量着眼前的脏砚,薄弱的身板,感觉随便一下就能将将其放倒,但现场却没有人有这样的想法。如同枯木的手,紧紧的握住拐杖,深邃的眼眶,是浑浊而又邪恶的双眸,仅仅是望着,都能够感受到对方散发出来的恶意。

    麻仓叶看着脏砚那炙热的眼神,明白他的目的,嘴角扬起一道不屑的嘲笑,“我很快就不再是我?真是会说大话呢。”

    脏砚睥睨的扫过在场所有人,最后将目光定在麻仓叶的身上,桀桀的奸笑声从他的嘴巴发出,“你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吗?”

    所有人听到他的话后,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的他们纷纷蹙着眉头。

    只有麻仓叶轻轻摇头道,“我知道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你的对手。”

    既然是朱里利用圣杯让自己复活,那么自然而然的她也来到这个世界,但脏砚出现至今,她还没有要现身的意思。让麻仓叶肯定朱里已经被打败,或者是因为某种原因而无法出现。

    但他的猜测更倾向前者,如果朱里只是想要锻炼丽莎和伊芙,那么他们一早就已经知道脏砚的存在或者已经将他讨伐了,而不是任由他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我还以为你会找那个小丫头求救呢?”脏砚的脸上闪过一丝诧异,随后传出更加欢快的笑声,对于麻仓叶的审时度势毫不吝啬的夸奖道,“你完全不像是一个新人呢。”

    “朱里被打败了?”

    明白脏砚口中的小丫头指的是朱里,丽莎和伊芙神色惊慌的看着他。

    朱里不仅仅是她们的前辈,也是负责教育她们两人关于穿越者的事情和知识的老师,她虽然不像智代、雪羽她们强大,但实力也是不容小嘘,现在却居然被眼前的脏砚打败,这让她们两人顿时无法接受。

    “放心吧,她还没死。”脏砚无视她们两人的神情,桀桀的奸笑声再出传遍整个柳洞寺,“只不过能不能活下去,还是个问题呢。”

    “我对她能不能活下来不感兴趣,我只是想要知道。以前我也参加过圣杯战争,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不动手呢?而是要选择现在才动手?”

    不是有圣杯压制吗?

    王越听到麻仓叶的问题,脑海里满是疑惑,不明白清楚圣杯战争规矩的他会明知故问。

    难道...玄叔是在拖延时间?

    明明知道还要故意在问,让他明白猜测麻仓叶的目的。

    “阿叶!”对于麻仓叶对朱里没有任何关心的语气,丽莎气愤的瞪着他。

    “对她有点信心,要是这么容易死,她早就死了。”无视丽莎的愤怒,麻仓叶随口说道。

    “可是....”

    “没什么好可是的,我们眼前要着重的是这家伙。”

    “.......”

    就在丽莎想要说什么的时候,麻仓叶扭头看着她。从他眼眸中看出难以掩饰的愠怒,明白他只是嘴上说不关心,但满胸腔的怒火已经快要临近到爆发,明白他需要时间准备的丽莎便不再语言。

    “他们在说些什么?”远坂凛她们完全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于是悄悄的拉扯着御坂的衣服,想要让她告知自己现在是什么情况。

    在御坂想着要如何解释时,麻仓叶开口说道,“伊芙,把无关人士送离这里。”

    随着他的话音刚落,远坂凛、慎二、伊莉雅、人造人、上村佑的脚底下突然出现一个黑洞,随后他们便消失不见。

    “你是想拖延时间吗?”脏砚看着麻仓叶,将他的目的说出。

    “对啊。我就是想要拖延时间。”

    “还真是坦诚呢。”

    本想要看看麻仓叶被自己识破后的反应,是拼死否认还是惊慌失措,哑口无言,但没有想到他竟然坦言相城,没有任何考虑的直接点头承认,让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摇头苦笑道。

    “怎么?你在害怕?”

    面对他那副无奈的表情,麻仓叶丝毫没有给予任何情面的嘲笑道。

    对于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信心,脏砚在听到麻仓叶嘲笑之语后,不屑的哈哈大笑,随后用手中的拐杖重重的敲在地面,发出沉重的声响。

    “圣杯....”

    “圣杯会压制轮回者、穿越者,但它绝不会压制普通人。”脏砚的话刚刚开口,明白他想要说什么的麻仓叶打断道,并凝视着他那深邃的双眸,“别跟我说是圣杯的缘故,你当时要对付我应该是易如反掌才对。”

    就在所有人都在疑惑着麻仓叶这些话是什么意思时,他无视脏砚那如同太阳西落的天际,越发昏暗的脸色继续说道,“你们的神明是世界,亦或者是和我一样拥有根源的穿越者,对吧?”

    “.....你的意思是死神教的人都是普通人?”本来还在疑惑的御坂,听到麻仓叶的话后,惊讶的说道。

    同时明白死神教的人为什么可以和轮回者、穿越者并肩,是因为掌控他们的世界或者那个穿越者赋予了他们各种不一样的能力和永生,这样让他们看起来和穿越者无异,而他们即使死亡,也只会回到那个世界或者穿越者那里。

    “死神教?那是什么?”丽莎、伊芙、食蜂,看着一副恍然大悟的御坂,不明白死神教是什么意思的他们疑惑的问道。

    “以后再和你们讲。”

    “.....还真是大胆的猜测呢。”脏砚将不悦没有任何隐瞒的展现出来。

    “你也没有第一时间否认啊。”对方没有任何否认,反而因为自己的猜测变得更加深沉的脸庞,明白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麻仓叶耸耸肩说道,“那么可以告诉我那个时候的你为什么不动手?”

    “我给你拖延时间。但时间是由我来决定。”

    脏砚愤怒的低吟道,明明他们之间有数米的距离,而且他的声音非常的低,甚至只让人看到他的嘴唇在动,无法听清楚里面的内容。

    但麻仓叶他们却可以听得一清二楚,就像是有人在耳边打鼓,恨不得将他们的耳膜戳穿似的。

    震耳欲聋的低吟让他们倍感难受,剧烈的疼痛感使他们不得不捂着耳朵来抵挡这痛苦,但这样的行为毫无意义,那疼痛感依然回荡在耳朵里。

    好在脏砚只是说了一句话,所以耳膜快要破裂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但他们还没有松口气时,脏砚将拐杖再次重重的击在地面。

    伴随着巨大的声响,一道肉眼难以观察的冲击波从那被击中的点开始扩散,所碰触到的一切都化成尘埃的存在,在空中消散,就连附近的森林都消失不见。

    强大的冲击波在众人还没有任何反应过来,径直的冲击着他们的身体。无法抵御这突如其来的冲击,整个人都飞了出去,内脏因为无法承受挤压而爆裂,肉沫和鲜血从嘴巴吐出。

    王越和御坂两人在感受到内脏破碎后就失去意识,昏迷过去。

    丽莎口吐血沫,虽然受的伤很严重,但她还用自己的剑拄在地面,勉强让自己得以站起。在发现麻仓叶竟然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记得他没有躲闪的丽莎不由得愣愣的看着他。

    完全无法想象刚刚他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才可以让自己没有受到影响,知道麻仓叶的战术成功的她,脸上展露出开怀的笑容。

    伊芙从地面艰难的爬起,在看到麻仓叶还是像刚刚那样屹立在那里,无比兴奋的神色洋溢于她的脸上。

    “我只...能帮...到这...里了...”

    但她们两人的开怀,在食蜂那虚弱的声音下,慢慢消失。

    因为她们看到了屹立的麻仓叶随着食蜂的话,正慢慢的变得缥缈虚无,到最后消失不见。

    虽然麻仓叶还在站在那里,但从他那满嘴鲜血和脚底下的血沫,不难看出他的情况和她们两人差不多,甚至更加严重。

    也让她们明白刚刚的麻仓叶只是一个幻影,一个由食蜂改变太阳光的亮度并利用月球反射而创造出来的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你拖延时间就是为了这个。”脏砚看着身体微微颤抖,但还是勉强自己站着的麻仓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对啊。”麻仓叶双手结印,随后他的身体就不在颤抖,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是幻觉似的。

    “归元之术。”

    看着麻仓叶的身体恢复正常,伊芙一眼便认出那是一种可以将自己的身体回溯到前一段时间的忍术,但由于涉及到时间,所以对身体、精神、灵魂都会产生一定的负荷。

    “归元之术?是忍术啊。”明白这是忍术的丽莎也没有多问什么,看着他那胜利在握的模样,知道麻仓叶已经有绝对把握的她,没有去打扰他的准备。

    “你该不会...”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们所有人加在一起,都不是你一个人的对手。”

    脏砚想要讽刺麻仓叶的天真,以为自己恢复伤势,就可以和自己战斗。看穿他想要说什么的麻仓叶

    夜风吹起了他的头发,将他那被遮掩的左眼显露出来,犹如即将被碾碎的玻璃珠子一样,无数条裂纹将他的左眼覆盖,满是龟裂的眼珠则是一片映红,殷红的鲜血从左眼溢出,黑色的时钟正在不断的快速行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