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与南宋同行 > 第二百二十章 花剌子模国信使的故事
    小二总督从自由岛送出的报告在几个月后,终于顺利抵达到了张安国国王的书桌上。

    联邦帝国的邮政体系从来都是运转正常,早已经由先前的赔钱状态发展到现在的微利时代。

    如果在流求本岛上发信,不要说大宋境内了,就算是远隔一个太平洋的南殷地安洲都能平安收到。

    张安国国王认真地看了看报告,沉思良久。

    没有想到英格兰岛群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哪里来了个威廉·华莱士?!

    真没有想到流求岛购买奴隶还能买出来欧洲地区的一个巨大变化!

    他马上命人调查威廉·华莱士从被买来后的一切所做所为。

    不久后,他得到了详细的报告。

    他认真分析报告后,感觉这个威廉·华莱士应该可靠。

    他在军队服役时训练上表现优异,不管是支工还是支农,都是勤勤恳恳,任劳任怨……与其他人相处也很融洽。

    他在战场上表现英勇,还得了战功。

    退役后,据说在一个叫金明池的采石场工作过,那个老板也极力夸奖他的为人。

    这样的人可信度极高。

    他轻松了一些,不管是苏格兰人还是英格兰人,哪怕是爱尔兰人一统英格兰岛群都没有关系,只要能遵守常识就行。

    长腿爱德华果然允许在伦敦地区购买商业用地,呵呵,他们还是有商业精神的。

    张安国国王在脑子里想象着东方文化在伦敦地区流传的样子……只要真在那里发展起来,用不上几十年,他们真的完全改变了世界历史!

    他只能自己在脑子里想象着那时的情景,没有办法找别人商量。

    吴大鹏这个家伙竟然跑到马布里新商业区去了,他又不想做北美之王,改成要当天竺之王!

    他没有动用他们的家养小子,却带了一些他培养大宋中年知识分子。

    他曾经得意地对张安国说:

    “只要你把大本营看住,我们永远立于不败之地!那些大宋不得志的中年知识分子为什么对我们钦佩之极?因为我们能让所有人都有出路……一千年都不会有阶层固化的现象!

    原因在于,我们连自己都要遵守我们制订的法律……这一条就足够了。

    什么民主、体制的,那都不是重要事情。”

    他在走前把那些带薪考察了很久的中年知识分子都找好了出路……一部分去了王德发正在兴建的马尼拉城,这样的人年纪大了一些,可以减少在海上的颠簸。

    一部分去了澳洲,那里开始自发出现若干个小城镇了……原因很简单,畜牧业或是采矿业一开始发展时,根本无法出现大型化城镇,只能出现几万人的小城镇。

    啃狗那个家伙几乎月月都写信要求行政管理人员……军管他在行,行政管理则太麻烦了。

    大宋不得志的中年知识分子正好能补上这个空缺……如果大规模使用他们从小培养起来的学生,太可惜了呢。

    还有一部分去了南殷地安洲的铜矿区、硝矿区和银矿区……他们的薪水要比其他人高出三倍多,只要任职五年,便可以申请退休。

    是的,联邦帝国的商币至今仍在大宋境内坚挺……它拥有的仿伪技术比大宋的水印还要高一些,纸币上还带有凸点。

    他们给大宋水印技术的时候,是连人带技术一起送的……据那几个技术员偷偷汇报,大宋印钱时仍然能保持一定的控制。

    其实都用不着派人盯着他们的印钞局……只要发现基本的生活资料莫名其妙地一起涨价了,那就是他们偷偷印钱的迹象。

    还好吧,现在他们还能克制……但是仍然没有商币坚挺。

    所以,这样的高薪让那些不得志的中年知识分子大为动心……五年,相当于别人干十五年的待遇……而且还有一次性退休金可拿。

    还有一部分到了南开地区……去那里的中年知识分子水平比较差,但是至少也能认识几千个大宋字,还懂大宋的文化……正好让他们去那里教化一下,足够用了。

    吴大鹏最后决定去天竺时,只带了两个人,一个叫叶李,另一个叫康棣。

    宋子强警告他说:“真实的历史上,那个叫叶李的可是投靠了鞑靼强盗,你要小心他的人品……”

    吴大鹏不在意地说:“我还是那句话,从来就没有不背叛的人……以国家之力都打不过人家,就别怪别人自寻出路!

    祖国变不了的,永远是这块地儿……政府倒台了,换人了关百姓什么事情?!”

    “啊呀,叫你说没有汉奸一说啦?”

    “得了吧,五毛同志……这个时空有个屁的民族精神?”

    “你这个美分又来宣扬你的西方普世价值了!”

    “扯蛋呢,你都说普世……还分成什么西方的东方的……你赶紧把大飞轮式柴油机量产化吧,我还要去北殷地安洲呢……在那面的世界你的脑子就不清不楚的,过来还一样。”

    宋子强不稀得搭理他了。

    大飞轮式柴油机确实是现在的发展瓶颈呢……他又专心去干他的机加工工作了。

    五毛和美分大战的情况没有再发生。

    吴大鹏走了后,张安国国王都找不到人喝酒了。

    万事达更忙呢,日夜住在造船厂,不造出铁甲船不甘心。

    张安国国王只能一个人喝酒……还好有安静王后陪他。

    安静王后现在把主要精力都用在了教育和医疗上,其它的管理工作已经基本可以脱手。

    这一天晚上杨友行前来报喜,说他和沈千千终于有孩子啦!

    杨友行说:“苍天不负有心人呢……我终于也有了自己的孩子啦……呜呜……这些年来他们都有呢,左一个右一个!”

    张安国国王正喝到微酣处,正好,把他就按到了餐桌上,直接倒上了半斤白酒。

    杨友行苦着脸说:“主家,我只喝啤酒……”

    “谁喝那东西啊,胀肚子。”

    “这酒才四十二度,味道极好……喝吧,我给你讲个故事。”

    又要讲故事!

    杨友行的脸都要皱皱一起了……他最怕听主家讲故事。

    张安国国王哪里管他的表情,就开讲了。

    “中亚地区已经灭亡的花剌子模国呢,有一个古怪的风俗,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提升;凡是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喂老虎。

    于是将帅出征在外,凡麾下将士有功,就派他们给君王送好消息,以使他们得到提升;有罪的人,则派去送坏消息,顺便给国王的老虎送去食物……”

    杨友行小心翼翼地笑了,说:

    “那国王是傻逼吗?以为奖励带来好消息的人,就能鼓励好消息的到来,处死带来坏消息的人,就能根绝坏消息?!

    他这不是自己没事儿就找人骗他玩嘛……”

    张安国国王直视杨友行的眼睛说:“他是不是傻逼不重要……重要的是,小杨友行,你最近的报纸上怎么全是好消息?!”

    杨友行叫起撞天屈来了,果然一讲故事就和我有关!

    联邦帝国本来就一片祥和,你叫我上哪里找负面消息?!

    PS:感谢书友MINIRIVER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