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美漫之纪元开启 > 第二百二十四章 诡计四更
    马勒基斯接连多处中剑,正受创严重,偏偏同时还承受着来自以太粒子庞大能量带来的负荷,身体早已是濒临极限。

    但和他的状态相反,以太粒子的风暴非但没有减弱、反倒似更强大了数分。或者倒不如说依附在他体内的以太从多处伤口涌出后能量级别反倒更增了数倍,暗红的粒子流漫天卷地,宛如要将全世界都染成它的颜色。

    以太是近乎无法摧毁的,但它的驾驭者却不是。以太的能量席卷一切,但马勒基斯却已是强弩之末。

    迈克尔顶着巨大的压力踏步上前,重剑一挺,晶石能量全功率输出,磅礴的魔力灌入其中。淡蓝光辉覆盖剑身,火焰色的线条勾勒出了剑刃的轮廓。一剑斩击,剑刃霸道地破开了血颜色的领域,势如破竹地落下。马勒基斯扬起双臂,徒劳地召唤以太粒子于身前格挡,但也已无济于事。血红的空间里划出了长长的蓝色月牙,无可阻挡的一击斩落,像切豆腐一样地劈开以太的防御、进而从马勒基斯从头至脚地正面劈落。

    黑暗精灵的身体仿佛被从正中央切出了裂口,裂痕恰巧沿着他分割脸上黑白双色的那条中界限斩落。无尽的黑暗从那缝隙中喷薄而出。黑暗精灵仰天长啸,声音嘶哑厚重。以太粒子环绕交叠地冲上天际,形状颇有些像双螺旋的dna模型。暗红的螺旋直冲向天空中裂开的缺口。它贯穿了空间,从一个国度刺进另一个国度,在一个个不同的世界间穿梭、感染,所经之处就连天空都被染成了深沉的血色。

    马勒基斯踉跄地站定,跟着便一动不动了。他维持着沉闷的吼叫,但双目已被黑暗取代,整个人似乎都已反过来沦为了以太的傀儡。现在是这件黑暗的武器在驾驭他的身体,而不是反过来。他已经彻底丧失了意识,但以太却也似乎因此挣脱了束缚、威力空前骇人。

    “粒子护罩完整度12%。”铠甲内置电脑再次给出警告提示,“护罩即将自动解除,防御系统准备进入休眠模式直到重新充能完成。”

    克里晶石能量外放的护盾已接近极限,随时都要告破。弥漫四周的暗红粒子早已开始渗透进了护罩之内,不断冲击着振金铠甲。身在铠甲内迈克尔都能感到那种极强的压迫感,就仿佛骤变的气压挤压着他的肺部,让每一次吐息都变得更加困难。

    果然应该说不愧是现实原石,威力果然不是盖的。不过神器再怎么厉害终究只是外物,它的驾驭者终究只有这种程度,这场战斗也差不多该到终章了。

    迈克尔结了“维山帝的神圣之剑”的法印,他从“三位一体”的至高存在的维度抽取来了庞大魔力,却并未幻化成剑,而是将这股魔力全数灌入进了手中的克里重剑。剑身罩上了神圣的金芒,便宛如在这黑暗世界中仅有的灯塔,硬生生撕出了一片连以太的黑暗也侵蚀不进的光明。

    这还没完。他紧接着又娴熟迅地结了另一个法印,乳白色的光环笼罩了散着金芒的剑刃,更镀上了一层圣洁的白色光辉。那是炽天使的印记,又一个高阶法术。双重法术叠加,同时重剑自身系统也运转至极限,高举的剑身还未斩落,其爆的能量场便激荡得血色空间颤动不断,便似随时要分崩离析。

    重剑落下。没有言语可以形容那是怎样的一剑,因为任何描述此时都是苍白的。灼痛视网膜的强光刹那间在黑暗中劈开了一条通路,湮没了黑暗精灵的整个身躯。

    马勒基斯的身体被分解了,就像一道阴影在灼人的光芒中烟消云散。蕴藏在他体内的以太被骤然释放,失去宿主的流体悬至了半空缓慢地翻腾。

    就是现在。

    迈克尔收起重剑,双手各放出法阵,对着半空缓慢翻腾的暗红流体隔空操作。真的凑效了,以太像是有所感应,在他的动作下慢慢停止了无规律的翻腾。接着它开始收缩,整个领域都开始迅缩小。粒子流体被高浓度地浓缩起来,直到近乎缩成了一个流体的小球。迈克尔左掌在下,右掌在上,以法阵将以太的球体稳稳地控制在了中间。直到他双掌一撤,法阵收缩,球体啪地便原地消失了。

    主要目标完成。以太粒子已经得手,要危机解除。那么现在剩下的,就是天体汇聚了。

    天空中仍悬着九个巨大的裂口,非但没有闭合的意思,反倒似乎比先前离得更近了。

    这么说旺达那边应该暂时还没完事。

    既然阿莫拉搅和进了这个烂摊子,那么她幕后的神秘Boss应该也有份才对。马勒基斯和他所率的黑暗精灵不像是阿莫拉的后台,而且获得以太粒子之前的马勒基斯实力甚至还远远比不上魅惑魔女,根本没有当幕后Boss的资格。

    迈克尔有种预感,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异常相位波动。”

    电脑屏幕中跳出了警告标识。迈克尔下意识看了眼异常坐标,他很快就现,坐标恰巧就在......这里。

    毫无征兆地,空间骤然折叠、扭曲。蓝黑的战甲突然间原地消失,从整块黄沙漫天的黑暗大6上消失了踪迹。

    ***

    别处。

    作为托尼第一次前往神域的穿越之旅,这趟旅途显然实在不能算得上有多舒坦。他设计的装置召唤出的虫洞引力大得乎了他的想象,接着是像无数重鞭一样的能量乱流,穿过虫洞时剧烈的翻腾让他差点没吐在铠甲里。

    最后是令人难忘的“硬着6”,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脸先着的地,钢铁的面甲撞裂了地板,冲力震得他脑袋好一阵昏沉。

    托尔落在他身边不远处。托尼晃了晃脑袋爬起身,嘀咕:“好吧,旅行质量可能还有待改进,但这到底是凑效了。怎么样托尔,我们到阿斯嘉德了吗?”

    托尔没有回答。他这会儿正呆呆地杵在那,抬着头,保持着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向前张望。托尼感到奇怪。他循着托尔的视线眺望,看到了装饰奢华的宫殿,看到了长长的台阶,台阶尽头处摆着的那张金光灿烂的王座,还有王座上那头戴鹿角盔的年轻男人,嘴角带着玩味的笑打量着这两位客人。

    洛基,诡计之神,托尔的弟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