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朕的神朝系统 > 第143章 威胁(第三更)
    周川瞧着廖悦辛转身逃跑,顿时愣神了,怎么这感觉像是遇到了当初的李龙一样,这么怂的吗?

    这……这老东西是不是傻?手中拿着半神级的防御宝物,竟然会转身就跑。

    按理说,正常情况下,持有着半神级的宝物,最次也得是先杀掉一俩个泄愤,然后再逃。

    不过……

    看着廖悦辛离去的那个方向,周川淡淡一笑,道:“兕,把他给我打下来。”

    “是!”

    兕身形一闪,一道金光径直扫向廖悦辛。

    天上逃命的廖悦辛听到身后的动静,自然是明白,这是那头妖兽追了上来。

    他心中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手中的玉佩死死地捏在手里,现在全看这枚玉佩,能不能阻挡住兕的进攻了。只要可以阻挡得住,要不了多远,他就可以到罗家指定的接应点,到时候任周川如何强势,也不可能杀进罗家。

    廖悦辛十分清楚,罗家那小子可是圣教总部的外门长老的爱徒,这一次他利用师傅的职权,请来了圣教总部的一名百夫长,实力极为强悍,别说兕了,就是半神级强者都不是此人对手。

    只要他自己跑到那个约定好的地方,他就不会有任何生命危险。

    “哼,周川,赤炎山脉各势力不将你武周王朝灭国,就不配为西南霸主!”

    廖悦辛冷哼一声,心中打着秋后算账的心思,身形闪动,往王都外面跑。

    恰在廖悦辛离去的方向,兕眼中闪动一丝淡金色焰火,随后整个身躯就像是融进了虚空一般。

    刹那间,在廖悦辛周身的空间中,猛地出现无数地金色光束。

    “咻咻咻!”

    一道道金色的光束,就像是箭雨一般,威力惊人。那一瞬间,整个天空被金色的光束给笼罩。

    “不!”

    廖悦辛瞧见这些金色光束,顿时惊慌了。

    这些金色光束,里面蕴含的巨大能量,就算是他是元丹境界的高手,也无法硬抗下来,而手中的玉佩,本身就是裂痕极多的宝物,若不是如此,怎么会被他这样的元丹境界三阶的长老得到。

    事到如今,已经别无选择。毫不犹豫,廖悦辛转身就跑。

    但他还是慢了一步,金色光束的速度极快,数十道金色光束击在了玉佩上。

    金色光束内的能量,直接灌注在玉佩之内。

    半神级的玉佩的确不假,可是它毕竟受损太严重,一次性承受如此多高强度的能量冲击,终究还是超出了它的能力范围,最终化为一片粉末。

    “该死!”

    廖悦辛看着手中的玉佩成为了粉末,脸上闪过一丝肉痛,这玉佩可是他从古墓中得来的,数次死里逃生,最终暗算了一名同门师兄弟,最终才得到的宝物,就这么没了。

    而且不但如此,那后续的光束,还有一道直接穿透了他的小腿骨。

    就在一下,天幕般的金色光束瞬间将他笼罩在其中。

    他现在就算是想跑都跑不了了。

    无奈,只能是从腰间拿出来一柄长剑,抵挡住这些金色光束。

    依靠自己体内的元气,源源不断的运到长剑之中,以此抵挡那些数量惊人的金色光束。

    “咻!”

    突然,一道破空声在廖悦辛脚下传来。

    廖悦辛立即转头,当看见那巨大的光束后,顿时脸色巨变,急忙闪开。

    他这一闪,笼罩着他的金色光束没了抵挡,瞬间射过来。

    “噗!”

    “噗!”

    “噗!”

    三道金色光束高速射下的声音在天上响起,廖悦辛身上多了三道金色光束穿透之后的伤洞。

    里面蕴含的能量瞬间灌注在廖悦辛体内,让他浓厚的元气运转速度犹如蜗牛一般。

    而更多的金色光束,正向他射过来。

    “不!”

    廖悦辛凄惨的叫了声,看着射来的金色光束,眼神内全是恐惧。

    身体被金色光束击中,体内的能量也是被金色光束给压制着,他已经是再也没有了办法能够格挡金色光束。

    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无数的金色光束对着他射来。一瞬间,超过十道金色光束穿透廖悦辛的身体。

    廖悦辛原本在天上的身体一晃,直接掉下去。那位置,刚好是在城防营的营地之中。

    不过却并没有死去,元丹境界的强者,可不是那么容易死的。

    “咳咳,咳咳!”

    掉落在城防营之中的廖悦辛体内真气被金色光束破的一干二净,身上一二十个血洞,汩汩往外冒血。

    他这也是运气好,后面掉落的时候,出了金色光束的笼罩范围,不然他早就死透了。

    依靠手中长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廖悦辛艰难的站起来,靠在城防营的墙壁上,看着眼前突然显现的兕。

    恐怖的压迫感,让他心神都有些晃动。廖悦辛脸上,全是绝望神色。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纵横一生,竟然会落这么一个下场,被一头来历不明的妖兽,直接从天上击落下来,毫无逃脱的机会。

    不过,兕却并没有杀他,而是将他带到了周川的身前。

    廖悦辛看了看周川,摇摇头,问道:“你要杀了我?”

    “当然!”周川看着他,道:“你破坏了朕的婚礼,罪该万死!”

    “呵呵!”

    廖悦辛却是不屑一笑,道:“你敢杀我吗?”

    盯着周川,廖悦辛道:“你杀了我们这么多人,你真以为我们真的这般简单不成?你难道还没发现吗?到现在我们刺杀至今,圣教可有一人前来?实话告诉你,罗铖楠的儿子便是圣教总部外门长老的爱徒。当日你在赤炎山脉杀死了罗铖楠,这件事情他儿子已经知道了。若是现在你还敢杀……”

    “杀了他!”

    廖悦辛话还没说完,周川就是淡淡说道。

    “你真敢杀……”

    杀后面的字还没说出来,戚继光便到了他眼前。

    手中戚家刀,飞快的闪过,一刀洞穿他的喉咙。

    “你……你……你……一定会后悔的!”

    廖悦辛用了自己最后的一点点力气,说出来一句威胁的话。

    但周川听见,却只是笑笑罢了。

    赤炎山脉中,他杀的人还少吗?要结仇,他结下的仇怨何止这么点,不说别的,光是那恶魔海势力,还有那神秘海盗的魔族,他不是全都得罪了吗!

    这廖悦辛把自作孽不可活诠释的十分清楚,自己的贪欲推动着他来刺杀周川,结果技不如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