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1295章 决定要到太学去探望的曹大人(第二更)

第1295章 决定要到太学去探望的曹大人(第二更)

    第1295章

    看着灿烂的阳光底下,笑容显得那样的自信的伟岸身影,让那些武科学子们都产生一种叫做绝望,同时又叫做崇拜的情绪在滋生。

    而哪怕是许诏这货,此刻,除了摇脑袋之外,也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和表达自己的心情。

    这特么的居然是文状元?若是当年武举之时,王洋这货也跑到武举这边来窜场子,相信,这货真有本事把文武状元都拿齐了,自己除了甘拜下风之外,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

    “公子威武!学正威武!”一干王洋的护卫兼太学临时安保成员此刻全都狠狠地挥动着拳头,高声狂吼起来。

    不愧是那个在红楼之时打遍那些胆敢前来怡红楼捣乱的其他青楼馆阁的打手无敌手的怡红楼第一高手,实力仍旧岗岗的。

    等到这帮子武孔有力的马屁精三呼之后,笑得后槽牙都快要露出来的王大官人这才很有风度地摆了摆手。“好了好了,低调,做人需要低调一些。”

    王洋大步来到了那些武科的学子跟前,目光从这一张张年轻的脸庞上扫过,有些人满脸崇拜,有些人则是满脸羞愧,有些人则是满脸心虚和害怕。

    “学生见过先生,先生之击技,学生远远不及也。不知我等能不能有幸学习这项对抗运动?”这个时候,折可求终于走了过来,朝着王洋恭敬地深施了一礼,自内心地道。

    “当然可以,不过,你们都需要从最基础的练起,现在还有谁有问题?”王洋点了点头,然后再一次开口询问道。

    “没有问题!”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大声答道。

    这个时候,好半天才缓过来的,相互扶持着走到了王洋跟前的狄飞与那呼延庆朝着王洋恭敬地一礼。

    “适才是学生无礼了……”狄飞一脸羞愧地道。“学生……”

    王洋却没有如狄飞想象中那种冷脸相对,而只是重重地拍了拍他与呼延庆的肩膀大笑道。

    “你们俩个倒是挺机灵的,听闻我让你们一起上,结果真不客气就一块冲过来了,哈哈……”

    “不过,想要击倒对手,光靠小聪明还不够,还需要足够的实力,重要的是,需要有足够的练习才能够让你们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做出相应的,最适合的反应。”

    王洋不但没有怪罪于他们,反倒给他们耐心地指点起了他们的错误,这倒是让这哥俩还有第三斋的那帮子纨绔子弟在羞愧难当之于,心中对于王洋的诸多成见,亦在渐渐的散去……

    从这天开始,太学的操场又多了一道劲爽的风景,数十名武科学子,每天散学之后,都会来到这里,按照斋室分组,进行着战球的练习,接受那些老司机们的指点和训练。

    而战球这种激烈而又充满了热血的竞技运动,很快也吸引了不少太学的学子们前来欣赏,甚至有些家伙打听他们是不是也能够加入到这项运动当中。

    “他们也想要参加?”正在办公室里边瘫坐着的王大老爷听到了许诏之言,不禁一愣。“他们不都是圣人门徒吗?这样的运动,居然也想要参加?”

    “没错,不少学子都有这样的想法,而且甚至还有一些斋长都找到了我这里来了,所以下官觉得有必要跟大人您沟通一二。”许诏也很无奈地苦笑道。

    “他们想要参加这倒也不是不行……”王洋坐起了身来,之前这项运动,他就是想拿来锻炼那些武学的学子们明白团结的力量有多大,同时还能够极大的锻炼他们的临场应变能力。

    并且还能够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之内作出相应的判断,这些方面的锻炼对于军事指挥人员而言,是相当有用的。

    不过那些太学的学子们也想要参加进来的话,这倒也没什么,问题只是护具和球。

    “非武学的学生们,可以不用像武科一般,局限于一斋组建一只球队,他们可以自行组队,至于教练嘛,让吴七郎他们多辛苦辛苦。

    反正他们平日里他们除了巡视学校之外,也就没什么事了,正好替我好好的操练那些一身力气没地方泄的太学学生们。”

    半个月过去,一个月过去,从冰雪初融,到春意盎然,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太学却仍旧显得那样的详和与安宁。

    这着实让那些原本正等着要看戏的官员们很是不解,原本以为京中的那些显贵世家的纨绔子弟们被扔到了太学,十有**会闹腾出问题。

    可是这么长的时间都过去了,居然还没有闹出什么风波,这实在是有点不科学。不过仔细一想,倒也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王洋这位新任学正对于太学的监管十分的严格,再加上又有天子还有太皇太后等人的站台,导致那帮子纨绔子弟在太学翻不起大浪也是有可能的。

    不过,这倒也没什么关系,很多人最为在意的还是那今年秋天的省试,现如今到秋天的省试,也不过数月光景。

    也不知道那些帮子混吃等死的家伙会不会去参加,到了那个时候,就能够揭开真相,所以大家伙现在不着急,只是摆出了一副看戏的架势,乐于看着王洋在太学瞎闹腾。

    转眼之间,时间过去了差不多一个月,快一个月没见着那些调皮捣蛋的儿孙,那些王公贵族们也都从开始有些想念起了儿孙辈来。

    曹诗曹大将军就是其中之一,觉得日子过得真快,这一转眼,孩子们离开家居然已经快一个月了。

    开始的那十来天,曹大将军觉得很安逸,没有人抱怨自己的两个儿子又去干坏事了,也没有人告上门来说自己的儿子欠了某某酒楼多少贯钱不还。

    可是时间一长,曹诗也不禁有些想念起这对双胞胎兄弟,只是,太学的学规,所有学子,每个月只有两天假期,也就是说,今天正好是孩子们可以放学回家,承欢膝下的日子。

    曹诗散了早朝之后就匆匆地赶府里赶,只是没有想到,他回到府中时,时间已经接近了中午时分,可是派去学院接孩子的四轮马车居然还没回来。

    曹诗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朝着那匆匆赶过来的管家瞪起了眼喝道:“怎么回事,这都已经快要午时了,他们怎么还没到家,派人去催促了没?”

    “老爷,小的已经派了人去催促了,可是公子他们说是还有比赛,说是要晚一些才能回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