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1280章 不是说好的人生全靠浪吗?(第一更)

第1280章 不是说好的人生全靠浪吗?(第一更)

    第128o章

    “怎么样,老夫这个主意不错吧?”看到王洋一脸恍然大悟,一副很是心悦诚服的模样,苏大相公乐滋滋地自夸道。

    “伯父果然英明,居然能够想到这样的办法……”王洋颔笑道,只是他的眉头仍旧未能舒展开来。

    苏东坡又抽干了一杯美酒笑问道。“怎么,难道老夫的这个主意你还觉得不满意?”

    “伯父您的这个办法,的确是断绝了那些人想要逃离太学的后路,只是小侄却有个担忧,这些家伙,很有可能会因此而造成逆反心理。觉得太学是一个大坑,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一个虎口。”

    听了王洋的这番分析,一开始也颇为认同苏东坡之策的章楶也陷入了沉吟之后,颔言道。

    “有道理,如此一来,虽然把他们硬按在太学里边三载,就以这些家伙心高气傲的德性,太学怕是会不得安宁……”

    苏东坡砸了砸嘴,也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这倒也是个麻烦,可是不如此,又如何才能够让那些家伙不愿意受管束而又不敢退离太学呢?”

    “我得好好想想……不过伯父您这个办法,小侄觉得值得一试。”王洋揉了半天眉头,他暂时也没有办法,不过苏东坡这个办法虽然蛮横了点,但是至少却也能够起到一定的效果。

    正所谓肉烂在锅里,总比这些家伙刚入太学就成天琢磨着怎么退学要好很多。

    #####

    没有出乎预料之外,第二天的朝会,曹诗这位大佬站了出来,率领一帮子显贵世家的家主们整齐划一地向天子请求。

    希望天子恩准他们将那些调皮捣蛋,胡作非为的儿孙们扔到那太学去接受教育,好好的感受一下什么叫爱国情怀,什么叫规矩,让他们在太学中努力学习,争取成为对社会有用的人,对大宋有用的人。

    这个时候,身边御史中丞,一向看不习惯那些纨绔子弟的章惇当既就站了出来表示强烈反对。“陛下,臣以为,那些勋贵子弟,当可以恩荫入仕,又何必再去入读什么太学。再说了,就那些勋贵子弟的在京中的行止,臣也是有所耳闻的……”

    “章大人你什么意思,曹某人希望自己儿子能够向王大人学习,也好让他们成材,难道也有问题不成?”曹诗直接就毛了。特么的我儿子品行不端我这个当爹的很清楚,可也犯不着拿到朝堂上来显摆好吧?

    你丫的章惇,我老曹家可没得罪你,你现在跳出来是几个意思?

    “老夫的儿孙,虽然不成器,但是老夫相信,只要让他们能得名师指点,稍加打磨,当可成为国之栋梁……”

    “就是,我呼延家的儿孙,却哪里学习,用得站你章惇来多嘴吗?”

    一干王公贵族可不是那些文官,他们可都是与皇家沾亲带故的皇亲国戚。平日里虽然懒得开口,但并不代表他们没有这个实力。

    旧党的梁焘也笑眯眯地站了出来,犹如和事佬一般地劝道。“王大人初掌太学,如今太学方新增格物科,诸事繁重,怕是难以料理得过来,诸位大人既然希望儿孙成材,那还不如直接让他们到国子监去读,若是想要让他们跃马横刀,那就去武学就读……”

    那帮在东京汴梁名声臭不可闻的纨绔子弟,居然也想着要成为国家栋梁?这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是什么?

    但问题是,这帮子皇亲国戚所儿孙们都塞到了太学,谁知道他们只是想要给儿孙们找个可以被管束的地方,还是他们这帮子人跟那王洋搭成了什么私底下的协议。

    王洋这货,不论是在旧党的眼中,还是新党眼里,都是属于最高危险级别的对手。他已经有了天子的鼎力支持。

    虽然支持他的大臣并不算多,还有苏东坡那位老司机,还有枢密使章楶,以及一干旧党之中的苏东坡的那些党羽的支持。

    而现如今,这一干与皇家沾亲带故的这些显贵世家们居然纷纷把儿孙给扔到太学去,而且还一副自家儿孙进了太学就仿佛真的能够成材的样子,如果不惹得新党与旧党猜疑不已。

    自然,被激起了警惕之心的新党和旧党就跟打了鸡血似的,对此强烈表示反对。最主要的理由就是,那些勋贵们希望自己的儿孙能够传承祖业,继续在武勋方面为大宋建功立业。

    而王洋所主持的可是太学,根本就没有教授武学的经验,去了等于也是白去,还不如直接到武学去,师资力量也很齐全,教学资源也很丰富。

    看到双方已然是僵持不下,天子也是十分蛋疼,却也不知道应该如何相劝。而王洋则阴沉着脸,听着双方在跟前跳大神似的上窜下跳,时一时还指名道姓的提及自己。

    越来越窝火的王大官人终于暴了。“够了!若是,他们的儿孙入读我太学之后,若是今年有资格参与科举的子弟中,若过一半过不了今年武举省试,点不上明年的武进士榜。那本官愿意向陛下请罪,辞去太学学正一职。”

    此言一出,整个朝堂之中,瞬间一片死寂,不说天子,单说那帮刚刚吵得唾沫星子横飞的王公贵族们,此刻全都一脸懵逼地看向王洋。

    特么的,你这么吊好吗?我们自己对自己的儿孙都没有信心,你却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我们也就只希望他们能够有个地方被管束,当然也希望能够跟随在文武双全,战功彪炳的王洋身边,或者能够混个脸熟,又或者是能够学到一星半点的本事。

    结果,王洋居然说要让他们在短短的半年之内能够通过省试,还要让他们能够登上武进士榜……

    那一定不是我们的儿孙,肯定是别人,至少曹诗一脸笃定地在内心默默地道,当然表面上一定不能认怂。

    “王大人,这里可是朝堂之上,君前当无戏言。”章惇这位老司机当即两眼一亮,上前一步,阴测测地笑道。“一半是吧,章某就怕你到时候就择一二人让他们参加武举。”

    “章大人,本官知道这里是什么场合,也知道你们是打什么主意,呵呵……放心,他们一共是十四人,也就是说,若是有八人省部试过不了关,那就算王某输。”王洋打量着这位苏东坡昔日好友,如今早已经势同水火的御史中丞章惇,不阴不阳地笑道。

    “本官说出来的话,向来是一口唾沫一口钉,绝对不会像某些阴险卑鄙的小人反复无常,自己拉的屎都有本事塞回去。”

    此言一出,原本朝堂之中的那些此起彼伏的低声喧闹,瞬间再一次消停掉,卟哧一声……那是从御案的方向传来的。

    没能忍住笑声的天子反应倒是极快,第一时间转过了头去看向了马尚,仿佛这货才是罪魁祸。

    马尚一脸懵逼地迎着所有人的目光,最终只能满腹委屈地朝着天子请罪。“陛下,奴婢万死……”

    看到自己的贴身宦官如此上道,天子很是满意地扬起了嘴角,毕竟身为上位者,嘲笑臣子,的确有些不太好意思,虽然自己也觉得王洋说得很粗俗,但是却又很形象。

    “嗯,下不为例,诸位卿家,哦不,王巫山,这里可是朝堂,这等粗俗之言,就莫要再说了……”

    “是,微臣遵旨。”王洋自然也不傻,赶紧恭敬地表示自己悔过,而刚刚在震惊之后,气得险些肝胆俱裂的一帮子新旧党大佬此刻除了玩命的喘着粗气瞪着王洋之外,却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

    “陛下,既然王大人敢于如此大放厥词,想来他必然是笃定自己肯定能够说到做到。”贾易阴沉沉地先是向天子一礼之后,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

    “臣以为,既然王大人已经许下了承诺,倒不是就让他试上一试,若是成了,我等也当无话可说,若是不成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