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1263章 这个混蛋他就不能安生一点?(第二更)

第1263章 这个混蛋他就不能安生一点?(第二更)

    第1263章

    章惇快步地进入到了大殿之中,来到了自己固定的列班位置之后,便闭上了两眼养精蓄锐,而这个时候,吏部的张尚书这才在与几名官员的低声谈笑之中,从容地迈步进入到了大殿之中。

    直到张尚书的脚步越过了章惇的位置,章惇这才稍稍的睁开两眼,扫过那张尚书,看到他与平时无二,不禁暗松了口气,嘴角轻扬了起来。

    看样子,自己在吏部的打探,并没有惊动到张尚书,如此甚好,自己就不用担心吏部会先下手为强了。

    而没有过多久,章惇便看到了那高大健硕的王洋与他岳父李格非连袂迈步入了大殿之中,看到这对面色如常,低声交流的翁婿,章惇的嘴角划起了一个意味深长的弧度。

    很好,看样子,王洋此人尚不知晓……而这个时候,李格非眼看快要走到列班,压低了声音朝着王洋又快又疾地道。“老夫之前虽然推说不知晓,可是万一一会那些御史站出来,老夫岂不是自打自己的耳括子吗?”

    “岳父,您怎么能这么想呢?到时候你就推说当时杂务烦多,这样的小事你没在意不就行了?毕竟所有人都知晓,岳父您一向对事不对人,刚直不阿,从不说假话……”王洋讨好地朝着李格非道。

    李格非瞪了王洋一眼。“老夫刚直不阿,不说假话的名声全让你给毁了。”

    “岳父,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好歹为了清照和您那年纪尚幼的外孙着想才是……”王洋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厚如城墙的脸皮,干脆就换了一个角度去说服。

    “唉……老夫怎么就相中你这个女婿的。”李格非很是嫌弃地白了王洋一眼,闷哼了一声站到了自己的列班不再吭声。

    王洋只能灰头土脸的朝前方挪去,虽然岳父大人一直很了鄙夷自己的做法,但好歹他已经完美的配合了自己,他喜欢叨叨,就由着他叨叨吧,反正我王大官人又不会少一块肉。

    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列班处站定之后,王洋开始若无其事的四下打量起来,不过这家伙身边的那些官员都尽量远离这位灾星。

    导致每一次王洋参加朝议之时,身后及左右都有明显空档,不过负责维持朝堂纪律的御史对此自然是视而不见,反正天子看到了也不会说,主要大家都很清楚这货有多讨人嫌弃。

    王洋自己也不在意,远离这些老司机,也等于是远离了狐臭和口臭。

    这个时候,天子赵煦终于出现在了朝堂之上。目光一扫,朝堂之中,还是一如往常,王洋这货还是老神在在,唔……没事就是最好的。

    天子赵煦清了清嗓子开始宣布朝会开始,然后,就看到了章惇这位老司机突然步出了列班。

    “陛下,臣有事启奏。”

    “不知章卿家所奏何事?”天子赵煦温和地问道。

    章惇先下意识地目光扫了王洋一眼,只是他却看到王洋此刻正一副兴致盎然的模样打量着自己,看到了自己投过去的目光之后,居然还笑了起来。

    章惇表情不由得僵,旋及又恢复了正常,不过眉头则是聚拢了起来。王洋这货居然冲老夫笑了,这是什么鬼意思?

    章惇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此刻满是懵逼。而天子赵煦坐在御案之后,自然将那章惇与王洋的目光交流尽收眼底,不禁心里边也有些打鼓。

    特么的,该不会是又跟王洋有关吧?这家伙又倒腾啥事了?看到天子投来的疑惑目光,王洋的表情说有多无辜就有多无辜。

    得,反正从王洋这个老司机这里怕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已经隐隐觉得蛋疼的天子赵煦清了清嗓子,提醒那正在呆的章惇,有事赶紧说,没事闪一边凉快去。

    看到天子的表情略显不耐,章惇一咬牙,抛开了心中的杂念径直言道。“事关国子监太学私自征召教员一事……”

    “!!!”瞬间,整个朝堂就跟窜进了黄鼠狼的鸡窝似的,一下子就炸了。马尚马公公也是懵了一会,这才清了嗓子清场,再有那些御史的弹压,总算是让朝堂恢复了宁静。

    可是那一张张震惊的脸庞,还有那一双双诡异或者是兴奋的目光,在王洋与章惇之间来回游移。

    而此刻,王洋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仿佛很难以置信的表情。“陛下,臣以为,此事必有蹊跷,还请陛下听一听章大人之言再行裁断。”

    这话一出口,跟王洋就差点心心相印的天子赵煦哪里还不明白,铁定是王洋这货又在闹腾什么妖蛾子,不过嘛,天子倒是很乐意看戏。

    或者说,天子也很心烦这些满朝文武一个二个就跟特么的闲得蛋疼似的,有事没事就弹劾王洋一下子,所以,他倒是很愿意王洋下套让这些家伙被收拾。

    难怪之前王洋还特地跟自己打了招呼,天子的嘴角微微一扬,很快又恢复了严肃的表情。

    看样子今日的朝议又是不能清静了……苏东坡吸了吸鼻子,那张老谋深算的脸上,泛起了一丝蛋疼的苦笑。

    天子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天子威仪,生怕不小心呲牙咧嘴一乐出戏,那就太不好了。“是吗?那就请章卿家你好好的说一说,那国子监治下太学,是如何私自招募吏员的?”

    “章大人,不知道您从哪里打听到王大人在太学私自征召教员的?”张尚书愣了半天,此刻也回过了神来,赶紧快步出了列班,两眼死死的盯着章惇道。

    只是他那咬得紧紧而鼓起来的腮帮子暴露了他的心情有多么的不平静。他可是吏部尚书,管事着天下诸官之事务,而今,就在眼皮子底下,太学那边居然私自招募教员,说不好,吏部也要落上一个怠职的罪名。

    章惇淡淡地扫了张尚书一眼。“这自然是我御史台的御史巡察得知的,此事,本官尚有疑虑想要询问张大人。”

    张尚书被章惇这话给怼得一愣,目光落在了王洋的身上,特么的,自己这段时间可是秉承着惹不起,躲得起的行为模式,特地告诫了那些吏部诸官,离太学远点,省得再跟王洋之间又生冲突。

    结果倒好,自己这边没闹出什么妖蛾子,王洋那边居然就搞出了这么一桩大事,重要的是这事如果是真的,那就等于是把吏部给牵涉进去。

    这个混蛋,他就不能安生一点别闹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