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880章 其实本官也犯了同样的错误(第二更)

第880章 其实本官也犯了同样的错误(第二更)

    第880章

    比如说,这一次的辽夏大军南征,耶律洪基最愿意看到的就是大辽的大军摧枯拉朽一般的狂飚突击,将整个宋庭的陕西北路搅成一锅粥。

    杀得宋军丢盔弃甲,杀得宋皇不得不卑躬屈膝,向大辽求和。

    可惜的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十分的骨感。大军到了这里之后,就像是一只已经饿昏了头的饿狗一般,死死的叨着宥州这块绝大部份都被埋在土里的硬骨头扯来拽去。

    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还有大大小小的骨头,甚至是肥肉。于是,作为监军使的萧慎,自然就开始打起了自己的主意。

    频频利用自己身为监军使的责权,向朝庭频频上书,禀报着辽夏联军这种毫无建树的战况。

    当然,时不时的,还会夹杂一些自己的潜台词与私货。

    渐渐的,随着大军久攻宥州不下,朝中的诸多文武们也纷纷坐立不安,特别是之前十分坚定地支持耶律和鲁斡为主帅的那些文武们。

    另外,在朝中的自己的那些同僚们亦开始纷纷发力。哪怕是一开始,陛下耶律洪基坚定地站在自己亲兄弟这一边。

    可是随着时间的缓慢推进,信任的天平也渐渐的开始倾斜。

    看到萧慎的表情又恢复了正常,一位谋士清了清嗓子,小声地分析道。“此番,陛下所遣的使节,虽然带来的只是口谕,可是说不定等到了下一次,所带过来的,就不仅仅是口谕,而应该是让耶律和鲁斡回京以及新帅走马上任的圣旨了。”

    “吾观大军之中,能够可堪此任者,唯有萧监军使一人尔,要不,我等先联军上书,向陛下奏禀主帅无能,而萧大人才智超群,统军有方,之前西门兵乱,至萧大人来后,大军军纪整肃,进退有度……”

    看着这帮子心腹手下在这里杂七杂八的表忠心,萧慎的心思,亦是越发地显得活络了起来。

    既然京中的同僚已经给自己来了消息,说是陛下已经十分不满耶律和鲁斡的战绩,那么,与其再从京师之中挑选主帅,倒还真不如让自己这位此刻就在军中的监军使来担当这个重任。

    打定了主意的萧慎回到了后帐之后,开始砚墨提笔,给那些在上京相熟的同僚们写信,自然也少不了再把自己关于现如今辽夏联军困坐愁城之下的利与弊进行了详细的分析。

    当然也少不了,把自己的作战思想与理念与写了进去,将少量兵马继续牵制宥州军,然后挥大军进击三州腹地……

    洋洋洒洒千字从笔端泄出,简直就特么的跟重症便泌患者吃了泄药似的,痛快无比。

    很快,便有几匹快马,出了宥州城外的辽军西大营,望北打马狂奔而去,目标直指大辽上京。

    萧慎看着那些送信的信使都已然离去之后,这才松了口气,想了想,又召来了一名心腹手下。“你且去寻那位使节,想必昨夜才刚刚抵达大营,怎么也应该还在休息,尚未离开才是。”

    “然后,请使节在归途之前,来我西大营一趟,萧某一定会好好的招待一二,而且还有一些事情,要好好的与使节大人商议一二。”

    “大人尽管放心,末将去去便回,大人您就等着末将的好消息就是了……”那名心腹手下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之后,翻身跃上马背,朝着主帅所在的东大营匆匆赶去。

    诸事皆已经搞定,萧慎这才稍松了一口气,这个机会,自己必须要紧紧的抓住,说不定,自己时来运转,成为大辽权臣的机会,就在此刻,就在眼前。

    #####

    “他们终于同意了?”仁多宗保有些喜出望外地站起了身来,朝着颇超信德询问道。

    “不错,萧老大人总算是劝说动了亲王殿下,不过明日,大人还需要在军议之上亲自向亲王殿下说明,待亲王殿下下达军令之后方可启程。”颇超信德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露出了一个轻松地笑容道。

    “那我就放心多了,只要可以就好,老夫正好亲自去看看东部的情况到底如何?”仁多宗保以拳击掌,深吸了口气道。

    “已经失了银州,若是再失去石州,我大夏东南部就情况就太危险了。”

    “原本还以为大辽的兵马进抵这三州之地后,就当可势如破竹一般,可谁曾想得到,过去了近月的光景,宋人掌握的宥州还是安如泰山,反倒是我大夏的攻势非但连连受挫,而且还失去了银州,更……”说到了这,颇超信德看了一眼仁多宗保没好再说下去。

    仁多宗保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是啊,谁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变成这样的尴尬局面,兵力上稳稳占据优势的辽夏联军,近月以来,却迟迟未能打开一点局面。

    反倒是兵力上处于弱势的宋军,频频的取得一个又一个的胜利,哪怕是这些胜利是卑鄙的偷袭,可终究是宋国在占据着战争的主动。

    “而今,朝中的辎重供给,已然显得有些不足,战势若是再继续这么拖延下去,对我大夏而言,绝非好事。”

    “但是现如今,又该如何打破僵局呢?”仁多宗保抬手揉了把脸,十分郁闷地苦笑道。

    自己也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但问题是,率领十万大军想要夺回盐州,结果生生给阻拦在了盐州前方筑起的新城处。

    那座坚固的新城,让大夏最后的精锐寸步难进,再加之宋军的偏师在兴庆府腹地的一系列作为,让自己不得不黯然收兵回师。

    唯一的战果,就是接受了一座空荡荡,连条狗都没有的白石城。这对于自诩大夏名将的仁多宗保而言,绝对是他从军数十载以来最大的耻辱。

    如今,宋国凭依着宥州的顽强,让各路的援军纷纷赶至,甚至还夺取了银州。眼睁睁的看着前期所形成的兵力优势,转变成为了僵持的局面,实在是太特么的郁闷了。

    “怕是这里边,也跟那位辽国的殿下太好脸面有很大的关系,总觉得自己统帅数十万大军,区区一座小小的宥州城,怎么能够阻拦得住兵锋所向。”

    “可结果就是,偏偏大军生生被阻拦在此,而且久攻不下,心中怨愤就越多,就越难舍弃。”

    分析到了这,仁多宗保自失一笑。“其实本官,也犯了相同的错误,若是在攻打新城不下,即时还师兴庆府的话,又哪会让那只小小的宋军偏师寻到破绽,在我大夏的腹地烧杀掳掠。”

    “早就该被本官尽歼于黄河两岸了才是。”

    听着这话,颇超信德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话不就是马后炮吗?既然你知晓是这个结果,你特么的早干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