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760章 被苏学士的话给浇灭了希望(第二更)

第760章 被苏学士的话给浇灭了希望(第二更)

    第760章

    种师道深吸了一口气,这才从怀中取出了一封书信递交到了苏东坡的跟前。

    “学士,这是末将方才刚刚收到的来自绥德军递送来的一份消息,就在数日之前,绥德军的暗哨注意到了如今龙州、银州之地的夏军正在无定河沿岸一带集结,不光是本地的驻军,还有之前没有撤离的一万余盐州军……”

    “而现在又听闻了小王大人的分析,怕是……怕是此事,很有可能如小王大人的分析一般。”

    “你是说,辽国的兵马调动,很有可能目标是我大宋所占的这三州之地?”这个时候,苏东坡终于顾不上再维持形象,喝令随从将陕西路的地图悬挂起来,目光落在了正好与大宋犬牙相错的西夏东部疆域。

    “种将军,这是才刚刚收到的消息吗?”王洋走到了种师道的身边低声询问道。

    “不错,这是刚刚收到的消息,种某这刚好要过来禀报学士,倒不想小王人你也来了,而且还带来了这么一个消息……”种师道面泛苦意地笑道。

    “我也不想,可是综合那些情报之后,小弟我是细思极恐,毕竟现如今西夏国力衰微,投靠臣服辽国,这并不稀奇,只是不知为何辽国居然会如此戳力相助。”王洋无可奈何地叹息了一声道。

    “也不知道兴庆府那边有没有什么消息,若是能够有什么线索的话,那就好了,只可惜,自打咱们占据了盐州之后,兴庆府就跟见了鬼似的,就连过去的商贸往来也一律禁绝,难道以有消息传递。”

    这段时间,皇城司半点来自兴庆府那边的消息可谓是半点也无,应该就是与西夏采取了强硬的措施有极大的关系。

    #####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实证,都只是咱们的猜测,而之前,朝议已经对此事定下了基调,就算是咱们向朝庭上了折子,也一定会被按下,就算是陛下,怕也不好说话。”苏东坡脸上也是渐显愁云。

    是的,至少他也觉得三州之地受攻击的可能性很大,可惜,凡事都是要讲证据的,没有证据一切靠猜测,以朝庭重臣和苏东坡与王洋之间的仇恨值,非但不会起到任何的作用,说不定还会被那些恨王洋与苏东坡入骨的重臣们弹劾。

    毕竟这二位,实在是把朝中的那些官员给得罪狠了,之前的盐州走私商人案的余波尚未完全过去,一干大臣们只要提及王洋与苏东坡,都会在心中竖起密集如林的中指以表达他们对于王洋与苏东坡这两根优秀搅屎棍的赞喻之情。

    “这个下官自然是知道的,所以下官在没有实证的情况之下,是不可能上奏天子,毕竟,陛下已经帮了我们这边太多,不能够再让陛下难为了。”王洋也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

    “所以下官只能自己想办法,可是到了现如今,下官已经无计可施,所以只能厚颜过来相求学士,希望能够从您这里得到帮助。”

    “兵马,老夫是不可能给你的,毕竟兵马不可能擅自调动,就算是老夫身边陕西路经略安抚使也不行,因为现在并非战时。”苏东坡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道。

    在战争时期,经略安抚使,甚至是防御使都有临机决断的权力,但是现在不是时候,苏东坡也不想惹得屁股的麻烦,重要的是,王洋的猜测虽然很有道理,可终究只是猜测。

    而大家所做的事情,只能够算是提前预备。自然很多事情就不能做得太过也太明目张胆。

    “兵马暂时无法调往三州之地增援到也无妨,只是下官希望学士您这边能不能给盐、宥、洪三州之地提供一批弓弩、箭矢和刀枪,当然还有铠甲。”

    “虽然三州之地共有七万厢军,可是他们缺乏弓弩,更缺少甲具,若是万一辽国真的大举来伐,无甲而登临战阵,那伤亡可是会十分惨重的。”

    苏东坡把目光落在了种师道的身上,关于这一方面,显得种师道会更有发言权。

    “我们可以向小王大人你提供各式弩具五千柄,弓一万张,弩矢箭矢各三十万发,再多就不行了,至于刀盾一万套,长矛三万之数……”

    “但是甲具,请恕种某也无能为力。但凡甲具,皆与士卒登录于册,不可轻予,而且我们也根本就没有什么多余的甲具,之前缴获虽众,但是,咱们淘汰更换下来的那些甲具和多余的甲具,也皆已经运往诸边。”

    “毕竟过去我大宋造甲之艰难,想必曾经在军器监任职的小王大人应该知晓一二。至今我大宋数十万边军,至少尚有三分之一,只能站皮甲。”

    王洋听了种师道之言,自己也是有些头皮发麻。“看来,这甲具一事,可真是一桩大问题啊。”

    “如果不是大问题,当时为何你发明元祐甲之时,你可知道我大宋的将士们有多激动吗?毕竟有了优秀的铠甲,将士们就等于是多了一条性命。”苏东坡也是不无感慨地道。

    种师道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道。“可是现在,时间太短,如今所铸造的元祐甲,单单是供应禁军都犹自未足,边军之中亦只能少量配发,而若非是小王大人你,再加上咱们陕西路正好经历大战,不然,又怎么能够拿到那么多数量的元祐甲。”

    “对了苏学士,下官记得,咱们陕西路是可以铸甲的吧?”王洋揉了揉发紧的眉心之后朝着苏东坡询问道。总还有一些希望,可很快又被苏东坡苏学士的话给浇灭了希望。

    “不错,的确是可以铸造和修补甲具,但问题是,现如今为了维持元祐甲的生产,几乎各路的铁料都运往京师而去,就咱们陕西路那边存货,你觉得能够锻造几副?可别忘记了,若是真的发生大战,到时候那些损坏的甲具总需要修补的吧……”苏东坡摊开了双手无奈地道。

    “那皮甲呢?”

    “制作皮甲会更麻烦,首先咱们就没有多少皮革,毕竟若是制作皮甲,就必须以大型牲畜的皮革方能制作,毕竟唯有大型牲畜的体格够大,皮革的质量也够厚实。”

    “铁甲不行,皮甲也不行,难不成还弄什么布甲纸甲来掩人耳目不成?”王大官人十分蛋疼地站起了身来在厅中来回走动,很是烦燥地道。

    “这倒真是个法子!”就在这个时候,种师道居然一巴掌拍在了自己大腿上,兴奋地吼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