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470章 今天朝堂气氛为何如此诡异?(第一更)

第470章 今天朝堂气氛为何如此诡异?(第一更)

    第470章

    而这个时候,一帮旧党大佬们,却已经把事情给敲定了下来,散了开来,然后开始在诸多的旧党臣工之中交头结耳,相互传递消息,务必要统一口径,争取将此事给办成敲定了。

    至少以苏东坡为首的蜀党,因为现如今苏东坡与另外几个旧党派系势同水火,所以自然也就不会有人跟他们打招呼。

    何况刚刚苏东坡又窜过去一炮轰得一票人七窍生烟,谁特么的有病才会继续过来再让苏大炮啪啪啪打脸。

    不过,苏东坡亦看到了那些家伙们表情鬼鬼崇崇相互嘀咕不已的情形,心里边直犯嘀咕,那些家伙这是想要干嘛,难道又准备一会跟老夫干嘴仗不成?

    高滔滔坐到了帘后,便开始用她那明显透着不悦的语气开始说道。“诸位卿家,想必你们都应该知道了,此番西夏蛮将梁乙逋无故攻我绥德城,伤我士卒数千,掠我子民数万……”

    “……诸位卿家议一议吧,应当如何?”

    “娘娘,老臣以为,当速遗援军往之,不能让那梁乙逋小儿和小梁后再毁我大宋边寨,保我大宋边寨百姓安宁才是。”一位老武臣站了出来慨然大声言道。

    “不错,老臣请娘娘速速下旨,着绥德城左右诸路兵马向环庆之地收拢,以抗西夏蛮兵汹汹来势……”

    连续跳出来好几位大臣,高滔滔的表情却不禁有些愕然,不科学,太不科学了,过去,大宋在西夏或者是北辽边寨之地,每每有战事发生,但凡有一名武臣跳出来说是要进攻。

    必然就会有超过两位文臣跳出来表示要议和,又或者是认为应该从长计议,可就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连续有武臣跳出来之后,那些文臣居然跟泥雕木胎似的不吱声。

    这实在是太过诡异了点。别说是高滔滔,就算是那些武臣也都不明觉厉的下意识把目光投向对面,很好奇这帮子只会耍嘴皮子的家伙为什么今天会显得如此的安静,难道是刚才集体服用了元祐牌哑药了不成?

    高滔滔眯起了双眸,目光扫过了那帮子旧党重臣,最终目光落在了知枢密院事韩忠彥的身上。“唔……韩卿家,汝以为该当如何?”

    “娘娘,臣还没有考虑好,不过,以臣愚见,当先着令环庆路严加戒备,紧守各隘,不得再失一城一地。”朝忠彥朝着高滔滔的方向一礼之后,抚着长须言道。

    “唔……这倒是老成谋国之言。”高滔滔不以为然地点了点头,目光又落到了那签书枢密院事王岩叟的身上。“王卿,你呢?”

    相比起那一种既不属于新党,也不属于旧党,完全独立特行的韩忠彥而言,王岩叟则是典型的旧党骨干,更是旧党之中,洛党派的精英,而方才业已经得到了如今的洛党领袖刘挚的授意。

    现在他深知,该是自己出手的机会了。“娘娘,臣过去一直觉得,我大宋当对那西夏小国示之以仁,待之以宽,当可使西夏蛮族能够心升廉耻,知进识退,我大宋方可边塞得安……”

    “可是现如今看来,那西夏蛮夷完全不识礼数,不通教化,我大宋示之以仁,待之以宽,他当只我大宋软弱可欺,常年攻伐我大宋边塞之地,使我大宋边镇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这帮子嘴炮党莫非又在花什么新花招不成?”对面的那帮子武臣直接被王岩叟这些话给忽悠得有些懵逼了,面面相窥,窃窃私语不已。

    心说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太阳从西边出了,还是因为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不小心看错黄历了,怎么这今天这帮子文臣的表现实在是让人搞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总之,臣以为,这一事,我大宋切切不可再示弱于西夏,不然,天下诸蕃,都会视我大宋软弱可欺,说不定到了那时候,不止是北辽与西夏,怕是其他诸边,都要多事了。”

    高滔滔很不雅观地下意识伸手掏了掏耳朵,然后又把挂上鼻梁上的眼镜取下来,又戴上,然后招来了那徐得功,小声的询问,确定了正在那里大义凛然,侃侃而言的的确是一向极力反对用战争手段解决问题的签书枢密院事王岩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些家伙莫非又要闹腾什么……”高滔滔的心里边开始犯起了嘀咕。

    而另外一边的赵煦,亦同样满脸错愕的看着这位大义凛然的枢密院二把手王岩叟,难道是父皇的在天之灵显灵了,让这些家伙突然意识到了战争才是对付西夏的正确手段了?

    旁边的苏东坡满脸愕然的看着王岩叟,很快,他就考虑到了一个问题,顿时脸色阴沉了下来,没错。这帮子混帐东西,果然出招了。

    这些日子以来,但凡是他苏某人支持的,这帮子旧党大佬都绝对会反对,而自己身为蜀党魁首,自然也不会示弱,但凡是对方支持的,自己就一定会带领蜀党强烈反对。

    总之,对方让自己不爽,苏某人又岂会让你们好过。不过,那些多是小事务,倒也罢了,可是现如今却是军国大事,这些家伙居然还用儿戏一样的手段,这实在是让苏某人怒了。

    你们这帮子家伙,着实太过份了,怎么办,反对?这根本就不符合苏东坡那暴脾气,苏东坡一向就不是那种被人抽了一顿之后还要笑脸相迎的人。

    同理,他自然也不会愿意大宋王朝也猥琐发育,那样实在不是他的风格。可是,自己如果真的要赞同对方的意见……

    又让苏东坡觉得心里边跟吃了只蟑螂似的浑身不爽,毕竟双方的矛盾早已经不可调和。

    怎么办?一边是自己的个人尊严,一边是家国天下与情怀风骨。不过,苏东坡终究是心怀天下的大胸襟,最终还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等到那王岩叟话音刚落,苏东坡就站了出来。“娘娘,臣也觉得,我大宋不再任由那西夏宵小这样的跳梁小丑继续嚣张跋扈下去!”

    “这是苏学士,他的声音,哀家不会听错的……”高滔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表情很是麻木地道。

    就连身边的徐得功也迷茫了,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何气氛如此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