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276章 这份大礼会留到天子的寿诞上(三更到)

第276章 这份大礼会留到天子的寿诞上(三更到)

    【中文网】,为您提供精彩阅读。

    第276章

    王洋听到了李师师之言,恨不得亲上这个漂亮的小姑娘那张粉嫩嫩的脸蛋以示赞许。“你说的没错,但是师师你没发现这六个铅活字可以任意的排列成行吗?”

    “这里边还能有什么蹊跷不成?”一众人等都有些摸不着头脑的看着王洋,实在是不太明白这货拿着六个铅活字戳来戳去有啥意思。

    没有想到,这些家伙居然如此的不开窍,王洋实在是都不知道该去怎么解释了。“行,你们再等一下,来,我们再做几个铅活字,一会你们肯定能够明白。”

    李师师正想说些什么,说被若有所思的柳依依给拉住,示意她继续安静的等候。又捣腾了半天之后。

    王洋拿起了几个活字,然后依次刷了之后印在字上,这一句是子曰:君子泰而不骄,小人骄而不泰。。

    不过这还没完,他又换了其中几名活字之后,再一次刷上油墨印在了纸上。

    李师师忍不住把这一句读了出来。“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主人,你不会是在说我跟姐姐吧。”

    累了半天,这才刚刚搞定一切,正准备等着这两个慧质兰心的女人发话的王洋没想到李师师的第一个问题就直接跑偏到十万八千里之外,差点一口心中老血喷出三丈远。

    “妹妹说什么呢,你再仔细看看之前和之后,你家主人一共更换了几个铅字?”此刻,柳依依的双眸亮度简直堪比那科学研究院的激光。

    “好像有五个字是不需要换的,其他的字都需要换。”李师师认真地看了一眼之后答道。

    王洋看到柳依依那副渐渐明悟的样子,还有那李师师仍旧混沌的模样,以及那二位雕刻工匠迷茫的表情,忍不住洋洋得意地显摆起来。“你们可知道,《论语》一书之中,共有汉字一万五千九百三十五个字,但是这近一万六千字,却只使用了一千三百五十五个汉字……”

    已然回过了味来的柳依依轻拍自己的大腿,一双妩媚动人的水眸亮晶晶地盯着王洋那张十分得瑟的嘴脸。“王家哥哥,也就是说,您只需要准备下一千三百五十五个铅活字,就可以将整本论语都印在书册之上是吗?”

    “那是自然,二位既然是老雕工,想必都该知晓印刷书籍是怎么个流程的对吧?先雕一张版,然后才开始印刷,而印刷第一张雕版之时,就得去雕第二张版……”王洋好歹也是一位优秀的学霸,对于华夏民族的四大发明自然是耳熟能悉。

    再加上自打购买下这间印刷坊之后,对于雕版印刷了进行了深入的了解和探讨,对于雕版印刷的各种弊端自然是十分的清楚。

    而铅活字的出现,绝对是极大的解决了过去那种使用雕版进行印刷的各种弊端,更何况铅活字的制作不要太简单。

    “重要的是,所雕刻下来的铅活字不论是印《论语》,又或者是印《春秋》,都可以继续使用,而不会像过去一般,印《论语》,就只能在木板之上雕上一页页的《论语》,印完之后,这些雕板就只能搁在一边……”

    #####

    回程的船舱之中,仍旧是王洋跟两位漂亮妞一起呆在船舱之中,哪怕是船舱内的碳火盆所散发出来的热力远逊于铁炉子。

    可是身边的两个漂亮妞的热情,却让王洋感觉自己仿佛是来到了巴西盛夏的狂欢节。

    左边的柳依依的表情涨得通红,唔……当然不是害羞,而是激动的。而她的手里边,则提着一个小包裹。

    另边正是王洋最开始制作出来的那六个铅活字,王洋风流才子。很符合王大才子那种不要脸的行事作风,但柳依依之所以要留下这东西,自然不是为了要铭记王洋的厚脸皮。

    而只是纯

    旁边的李师师亦同样一脸桃红水嫩,特别是那双水汪汪的明眸,几乎都快要有桃心从眼睛里边跳出来了都。

    “主人,你怎么那么厉害,居然弄出这种,这种铅活字印刷术来,天哪……师师都不知道该怎么夸您了……”

    “唔,行了行了,你已经夸了我很多遍了,不需要你们再夸了。”王洋摸了摸自己的脸,唔……哪怕是以自己那没羞没臊的厚脸皮,这一路上,也都让李师师和柳依依这两个漂亮妞给夸得老脸发烫。

    特别是他们那种几乎要把王大爷给生吞活剥的目光,看得王大老爷都有些浑身发僵了,毕竟保持四十五度角的仰望姿态太久也是很吃力的。

    #####

    王洋只是在那里做了个示范,之后,便将这项技术交给老赵头和毕业这两人,然后又交待叮嘱了那小牛管事记得赶紧去弄足够的铅锡锭来以供这二人继续制作活字。

    相信以他们一个时辰至少可以制作六十个铅活字的速度,一天做三百个字,十天下来,连同经常会出现的重复字,例如子曰、云、之、矣等字,想来也应该足够了。

    柳依依挨着王洋坐在船舱里,跟前的碳盆里时不时地有碳头冒出缕缕的烟气,让柳依依不由自主地眯起了双眸。

    而脸颊也不知道何时已然靠在了王洋身上那件熊皮裘衣上,感受着王洋那宽厚而有力的肩。“王家哥哥,你为什么非要想着去印《论语》,牛管事不是说了印刷坊那边刚好接了个活,干嘛不先制作出足够的铅字,先去试印其他的东西?”

    王洋看着已经趴在自己大腿上,跟个可爱的猫咪在玩毛线球似的拿着那铁筷子挪动着那些燃烧碎碳的李师师。

    感受着那肩膀上的份量,努力让自己的坐势笔直一些,好让柳依依能够靠得舒服一点,一面笑着解释道。“难道你忘记了,等到来年开春没过多久,就是咱们大宋天子的寿诞了。”

    “莫非你是想把这份大礼,留到大宋天子的寿诞之上?”柳依依顿时两眼闪过一道异彩。

    “那是自然,正所谓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当今天子对我王某人可算得上是厚待了,而当今天子这个皇帝当的也实在是……”王洋虽然没有说下去,但是柳依依焉能不明白王洋的意思。

    何况如今的大宋王朝,不论朝野,几乎都只知太皇太后的贤名,至于大宋天子赵煦,简直就跟个吉祥物似的。

    除了每年元旦又或者各种重大节目,又或者是祭祀祖宗之时,赵煦这位大宋王朝名义上的天子会出来刷存在感之外,平日里的那些政令,几乎都与赵煦没有半点的干系。

    这样的天子,当得实在是有些憋屈,至少王洋都颇为替那赵煦打报不平。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