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213章 两眼一眨,忠臣说不定就变奸侫(第一更)

第213章 两眼一眨,忠臣说不定就变奸侫(第一更)

    第213章

    “朕是大宋的天子,却子不能承其亲,其不对承其意,如此不尽孝道,岂不是有损我朝以仁孝立国之本?”

    “朕乃天子,自省其身,自查已短,既已知错,当诏告天下,以警示天下臣民,亦是自警自省……”

    “尔等乃我大宋臣子,莫非想要让朕做一个不忠不孝之人吗?尔等是何居心?”

    赵煦已经离开了,可是在他拿着那份写好的罪已诏离开之前,所说的那些话,却犹如一柄柄寒光四溢的利刃,插得这些大臣们遍体生寒。

    特别是最后几句话,更是让所有人都回过了味来,可是天子根本就没有给他们任何一个辩解的机会,或者说,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的反应,就那么拿着罪已诏扬长而去。

    高滔滔看到天子即将离开大殿之下,欲起身唤回,可是,最终还是死死地抿住了嘴,缓缓地坐了回去。

    “太皇太后,还请太皇太后告诫陛下,莫要这么做,不然,可真就是丢进了朝庭的颜面啊……”

    “不错,天子终究是太过年轻了,怎么能这么冲动呢,罪已诏,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说不定稍有不慎就会动摇大宋国本啊……”

    “还请太皇太后……”

    眼巴巴地看着那位自己等人平时根本不鸟的天子突然发飚,然后就拍屁股离开,可是,那特么的是罪已诏。

    天子有罪,那自己这些平日里自诩大宋忠臣的臣子难道就没有问题吗?

    天下人会如何看等自己这些主掌朝政的重臣们,肯定不会认为是天子错了,而是自己这些人的错,虽然其实就是自己等人为了拍太皇太后的马屁特地去刮天子的脸面。

    可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天子特么的根本不按常理出牌,掀桌不玩了,靠,太不讲理了吗?其实我们都很会讲道理,可你特么的不讲道理,我们还怎么玩。

    但是太皇太后高滔滔也只能两眼一眨,老母鸡变鸭,能怎么办?难道谁还敢去抢那天子手中的罪已诏不成?

    天子要下罪已诏,别说是这些官员们只能干瞪眼,就算是自己这个垂帘听政的太皇太后又能怎样?难道就因为天子要下罪已诏,自己就发动大臣们换天子不成?

    不可能的,大宋立朝以来,就还没有哪一位天子半道退位的,再说了,人家天子是觉得自己仁孝不足,发的罪已诏,这样的罪已诏一旦传扬出去。只会让天下人越发地觉得天子仁孝纯良,怎么可能还觉得天子有问题呢?

    天子没问题,那谁有问题呢?当然是他们这些辅助朝政的大臣了,泥玛,两眼一眨,忠臣说不定就变奸侫,这不是搞事情还是啥?搁谁身上谁都受不了,特别是已经习惯性把自己催眠成大宋忠臣的他们这些重臣而言。

    但是,看着这些在殿前乱哄哄的叽叽歪歪不已的大臣们,太皇太后高滔滔突然倍感头疼。这一刻,太皇太后高滔滔似乎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只是一位垂帘听政的太皇太后,而非是真正的大宋天子。

    “诸位卿家,哀家乏了,退朝……”看到那一大群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大臣们,已然起身的太皇太后高滔滔不禁轻叹了一口气。“哀家会亲自去劝一劝陛下的。”

    说罢,高滔滔才在小宦官的搀扶之下摆驾而去,留下了一殿各怀心思的大臣们。所有的大臣们心中都升起了一个念头,那个昔日挂屁帘的娃娃天子,似乎眨眼之间,已经奕成了大人了。

    #####

    回到了自己的寝宫之中,心里边无快开心,甚至连脸庞上的笑容都无法控制,把那封在殿中书就的罪已诏交给了身边的心腹宦官之后,吩咐道。“今天中午,朕要大吃一顿,记得上酒,就是上次那种桂花酿。”

    宦官赶紧领命而去,天子有笑脸,他们这些底下的人自然也要好做事很多。

    在寝宫之中,赵煦实在是有些坐不住,在殿中踱步之时,回想到那些大臣们的反应,还有太皇太后那一脸的难以置信,浑然没有了过去面对自己时仿佛永远都一成不变的表情,让赵煦心中忍不住感觉到了一丝快意。

    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可惜现在才不过堪近午时,就算是自己想要出宫去找人分享自己的喜悦,怎么也得等到夜晚才行。

    美味佳肴端上来了,赵煦开始美滋滋地吃了起来,抿着小酒,心里边快活得直想唱歌。不过,他的好心情并没能持续太久。

    很快,便有一名小宦官找上了门来。“太妃娘娘想请陛下过去……”

    “母妃找我?”赵煦打量着跟前的这名宦官,这位前来传话的宦官并非是母妃身边近宦,而是太皇太后高滔滔的身边人。看到了此人如此说,赵煦的脸色已然开始变了,怎么也没有想到,太皇太后居然会用这样的招数。

    无耻,卑鄙!此刻,赵煦的内心份外的愤怒与无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良久之后,这才冷冷地道。“朕已经知道了,你先退下。”

    “不知陛下您什么时候……”

    “退下!!”赵煦陡然双眉一立,顿时喝道,这下子,那名宦官生生给吓得一愣,赶紧伏地一礼之后,趋步而退,转身离开了赵煦的寝宫。

    而赵煦在此人离开之后,脸色却越发地难看起来。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张好牌,就这么生生被太皇太后给压回去不成?

    不管怎样,该来的终究还会是来,既然巫山先生已经给自己创造出了一个绝佳的机会,接下来,当然只能看自己这位大宋天子,能不能扛得住太皇太后的压力了。

    想到了这,赵煦突然之间充满了斗志与勇气,不管是什么样的情况,自己既然是大宋的天子,就必须去面对,总不能让人看轻了,想必父皇的在天之灵,也定然不希望自己在这样的时候懦弱胆怯。“来人,摆架……”

    已然年过四旬,但是却仍旧风韵犹存的朱德妃此刻在自己的宫中,却不敢坐下,只能站在一旁,而太皇太后高滔滔此刻就安然地坐在榻上,面色阴沉。

    而朱德妃的心里边也很是揣揣不安,也不知道自己的亲儿子,当今大宋天子是怎么惹到了这位太皇太后了,惹得她心情如此不美丽,跑自己这里来冷言冷语的。

    而且还派了宦官去寻天子过来,朱德妃心里边不禁有些替赵煦担忧起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门外传来了宦官尖锐的嗓声。“陛下驾到……”

    高滔滔与朱德妃都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来,朝着门外望去,但见那赵煦一身明黄龙袍,龙行虎步向了过来,在那阳光的映照之下,让高滔滔忍不住下意识地眯起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