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自古红楼出才子 > 第十三章 果然知识就是亮晶晶的财富啊(新嫩不易,求收藏了哟)

第十三章 果然知识就是亮晶晶的财富啊(新嫩不易,求收藏了哟)

    第13章

    “是啊,王小哥你这双招子还真够毒的。”牛管事看到王洋,一脸感慨地苦笑着点了点头道。“唉,每个月,老夫都得头疼恼热一番……”

    “啊?!”王洋让满脸菊花纹的老男人的回答给吓得菊花一紧,待听到后面之言,这才松了口气,靠,吓老子一跳。

    “我说老牛,能不能别说得那么别扭,大佬爷们,怎么可能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松了口气的王洋拍了拍牛管事那干瘪瘪的肩膀说道。

    “没办法,老夫每到这个时候,都得出去买词……”

    “买瓷?什么样的瓷货,非得月月买?”王洋摸下巴一脸好奇地问道。“咱们楼子里边的碗碟之物似乎坏的并不多吧。”

    牛管事一脸黑线的看着跟前的王洋,无奈地解释道。“不是瓷货的瓷,而是诗词的词,若是没有一首好词,又怎么能够吸引那些清流贵人过来?所以啊,每个月,老夫都得抽时间到处去找找,花上一笔钱去重金求购……”

    听到牛管事这些絮絮叨叨的话,王洋摆了摆手,无趣地径直朝着自己屋子才走了不到三步,身形陡然僵住,然后头不转,腰不扭的径直倒走回到了牛管事跟前。“你说什么?”

    没想到王洋突然消失又突然鬼魅一般出现的牛管事给吓得一哆嗦。“我说什么了我?”

    “你刚刚说的那段话,再重复一遍。”王洋眼珠子冒着令人无法直视的闪闪金光罩定牛管事。

    看到这个愣货那副样子,牛管事不禁有些哆嗦。“我说王小哥,老牛我可没得罪你……”

    “不是这一句。赶紧的,我刚才要走之前你说的那句话我没听清……”王洋不由得翻了个白眼,靠,自己有那么可怕吗?只能努力地挤出了一丝笑容,让自己显得和颜悦色一点道。

    “你,哦不,我说,我说什么来着……您别急,我好好想想……”牛管事哆嗦半天,这才回忆起来。“对了,我说那不是瓷货的瓷,而是诗词的词,若是没有一首好词,又怎么能够吸引那些清流贵人过来?所以啊,每个月,老夫都得抽时间到处去找找,花上一笔钱去重金求购……”

    “重金求购?”王洋的眼珠子瞪得溜圆,瞳孔里边正有一个方孔铜钱正在里边不停的旋转着。

    “对啊对啊,莫非王小哥你有认识的文化人不成?”牛管事赔着笑脸随口附和了一句道。

    “一首词多少钱?”王洋左右打量了一番,一把将牛管事拖到了旁边的屋檐下,那副狰狞模样,把牛管事吓得两腿发软,还以为这货起了打劫的心思。

    “少则五到十贯,多则三五十贯,若是名家手笔,便是六七十贯甚至百贯的润笔费也是有的。”定了定神,确定王洋没有打劫自己的意思后,牛管事赶紧竹筒倒豆子地道。

    “五到十贯,多则三五十贯,名家手笔,一首词就百贯?!”王洋震精了,哦不,是震惊了,原本揪着牛管事的双手缓缓的手开,然后十指缓缓作财神捧金元宝状,泥玛,看样子果然还是有文化才行,知识就是财富。

    “那个王小哥,我可以走了吗?”看到王洋双手十指如勾,面容狰狞的在那里傻笑不已,牛管事战战兢兢地问道。

    “走个毛线,过来……”回过神来的王洋朝着牛管事露出了一个十分慈祥而又和蔼的表情。“来来来,牛管事,王某跟你打个商量……”

    “王小哥,王大爷,小老儿我还有大事要忙,放过我吧。”

    “少废话,让你过来就过来,你那老菊花脸我看着都觉得恶心,难道你还怕我这样一位英俊少年非礼你不成?”王洋就像拖死狗一把将牛管事给拖向自己所住的大通铺屋子而去。

    #####

    “咦,牛管事,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正在房间里边煮茶的柳依依听得门响,轻唤了一声进来之后,得见牛管事一副犹豫不绝的模样推开了门,不禁问道。

    就见那牛管事下意识的一缩脚,然后就听到了屋外似乎传来了什么动静,把牛管事吓得一个激灵,清了清嗓子朝着柳依依一礼。“依依姑娘,老朽刚刚去找到了一位才子,哦不,大才子,苦苦哀求了半天,好不容易,才从他手上,获得了一首新词……”

    “大才子?”正依在榻上假寐的王婆听得此言,不由得睁开了双眼坐起了身来。“真的假的?我说老牛你小子该不会是忽悠老身吧?”

    “那个,那个小的怎么敢,而且人家那位大才子也说了,如果你们觉得这首词真的不好的话,便退还给他,可若是你们觉得好的话,至少得付这个数……”牛管事在心里边狂骂王洋那个愣货,可还是硬着头皮伸出了手指,比划了个动作。

    “一百贯?这倒底是哪一位清贵的词人,居然肯把佳作交给你?”柳依依也不禁吃惊的掩唇低呼道。莫非这位一向背运,连首三流词都买不到手的牛管事走了狗屎运不成?

    “快说啊你这个愣货,到底你打听清楚了没有,那位词人是哪一位高人?”王婆也急了,赶紧从榻上起身,两大步走到了牛管事跟前喝道。

    “那,那位词人的名字……”牛管事真的很想把那个威逼自己的家伙的真名实姓给报出来,可是一想到那愣货彪呼呼的性子,还是怂了。“他执意不愿相告,只是说,不欲显露自己的名字,写这样吟风弄月的词,不过是游戏风尘而已,就不署名了。”

    听得这话,虽然王婆仍旧一脸懵逼,反倒是柳依依眼中闪过了一道异彩,似乎一般而言,那些清高的大才子,似乎觉得不好意思的情况下,会说些这样的场面话。

    “词呢?给我看看。”柳依依没有理会自家老娘的疑惑,径直朝着牛管事伸出了手催促道……

    柳依依初落眼去,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但见那书法虽然似乎略显得有些生涩,但是却笔如剑戟,力透纸背,仿若银勾铁划。

    而笔下的词,却偏生又有令人升起了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悲怨柔媚之间酝酿于情绪之间……

    “这,这到底是哪位大词人?”柳依依连读数遍,不由得掩唇轻呼道。

    “乖女儿,这首词,真的很好吗?”王婆关切地看着自己这位自幼聪慧,琴棋书画可谓无一不精的女儿道。

    “之前牛管事所购得的那些诗词与之相比,莫如残渣剩饭……”柳依依斩钉截铁地道。

    PS:这是一本充满了光伟正的正能量的书,倾注了作者的激情和梦想,愿与诸君共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