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大国旗舰 > 第一百二十四章印度人的动作
    姜怀民不愧是留学英国的高材生,对那个被称为王冠上明珠的迷之国度还是很了解的。

    印度真的炸锅了,而且炸得还是高压锅,因为实在是很厉害。

    没办法,自从第三次印巴战争之后,印度成功将巴基斯坦肢解为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国两个国家后,印度的民族自信心便达到了顶点。

    正因为如此,印度人毫不客气的把印度洋看成是印度的海洋,觉得那就是自家的后院,除了他们高贵的印度后裔,没人有资格在印度洋畅游。

    而作为印度洋一个角落的孟加拉湾,自然逃不出这个神逻辑。

    更何况孟加拉国还是印度通过战争手段,从巴基斯坦分裂出来的国度,算得上是阿三哥一手扶起来的,居然还敢反过来龇牙,好家伙,简直不把你阿三哥当人物了,既然如此,怎么也得让你尝尝什么是阿三哥的手段。

    所以当孟加拉国欢庆两艘o37反潜加强型猎潜艇加入本国海军时,印度的媒体顿时就不淡定了,什么这是孟加拉国的挑衅,什么孟加拉国在破坏地区和平,什么孟加拉国是在玩儿火的惊悚报道占据印度各大媒体的主要版面。

    而与孟加拉国隔海相望的印度第三大城市加尔各答的某家主流媒体更是在头版激进的写着孟加拉国的举动与宣战无异。

    文章除了一如既往的宣传印度高贵的民族主义外,还把印度的潜艇部队和孟加拉国新到货的两艘的o37型猎潜艇做了一个详细的数据对比。

    结果显而易见,别说是拿印度现如今的主战潜艇了,就是用已经淘汰的二战时期的老潜艇,都能把孟加拉国新入役的两艘o37型猎潜艇耍得团团转。

    至于理由很简单,o37型猎潜艇脱胎于苏联五十年代初的老猎潜艇,而苏联的老猎潜艇则师承于二战时德国的反潜舰艇。

    而德国在二战时期拿得出手的海军装备是潜艇,至于水面舰艇的战绩可谓乏善可陈,由此推论这种二线、甚至三线舰艇自然比不上海战经验丰富的英、美国家装备,进而不难推导出孟加拉国进口的o37型猎潜艇那就是个渣渣。

    有理,有力,有节,而且还很尿性。

    瞬间就俘获了那些数据对比党的眼球,印度其他媒体更是争相转载,一时间这篇报道竟成了印、孟两国海军实力对比的权威分析文章,受到不少印度人的追捧,甚至在印度某大学的地缘战略课上,竟然有教授引用了这篇文章的观点,来教育学生数据对比的重要性。

    于是欢乐的青年阿三们直接就把这篇报道当成了可以引用的学术文章,开始大量出现在论文里。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印度很好的做到了从战略上藐视孟加拉国,在战术上更是把孟加拉国藐视成渣渣。

    在民众激烈的叫嚣声中,印度军队自然是坐不住的,如此好的露脸机会要是抓不住,哪能对得起纳税人的真金白银?

    更何况下一年度的军费预算案就要拟定了,印度海军还想占个大头,自然要在这件事上做点文章,让印度国民们看看,印度海军真的是把印度洋当成印度的海洋。

    只不过与以往轰轰烈烈的大动作不同,这次印度海军换了个套路,准备来个先抑后扬,淡淡的装个13,以此让印度民众切实的体会一下什么叫海军的绅士感。

    于是印度海军惹人眼的水面潜艇一个都没动,而是悄悄的派出一艘潜艇前往孟加拉湾。

    你孟加拉国不是有猎潜艇嘛,那好,我就派一个潜艇过去,看看咱们究竟谁猎谁!

    ……

    “距离海面还有六米!”

    靠近孟加拉国吉大港外的洋面下,一艘漆黑的潜艇正在缓缓的上浮,艇内值班的官兵正紧张的忙碌着,负责操作潜艇舵面的士官盯着身前的仪表高声报告者。

    刚刚从休息室里出来,开始八个小时轮值指挥的潜艇副艇长纳伦德拉·加里曼丹少校,听了汇报之后并没有说话,只是捋了捋下巴上的浓密胡子,看了看舱室上的二十四小时钟。

    “距离海面还有五米!”

    操作潜艇舵面的士官很快又报出仪表上的数字,加里曼丹这下终于有了反应,只见他走到舱室中央的潜望镜操纵台,在士官曝出距离还有四米时,解开了潜望镜的固定锁,进而随着潜艇的上升,将带有夜视设备的潜望镜缓缓伸出洋面。

    并随着加里曼丹的转动,如同一个小心翼翼的偷~~窥者,在暗夜的掩护下,瞄着自己心爱的女神一样,开始贪婪的看向夜色下的吉大港。

    “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弄得我连一点儿激情都没有!”

    透过潜望镜看了看灯火璀璨的吉大港,加里曼丹很快就失去了兴趣,因为这已经是他第三次看同一个场景了。

    是的,加里曼丹所在的潜艇已经进入吉大港周边海域四天了,在这四天的时间里,他们利用夜色掩护,不但拍了吉大港不少的照片,还意外的截获了几条孟加拉国海军的通讯情报。

    这些东西都被印度的潜艇官兵小心的保管起来,因为等返回基地后,这些东西便可通过媒体宣扬出去。

    不但可以狠狠打孟加拉国的脸,而且还能让印度海军的声望达到新的高度,从而为来年的军费争夺做好铺垫。

    然而不管回港后这些东西的意义有多么重大,此时此刻加里曼丹却一脸的嫌弃,没办法实在是这任务太简单了,四天了,他们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在孟加拉国沿海游来游去,比自家后院还要自在,这哪里是在执行任务,简直就是来郊游。

    所以加里曼丹除了头一天紧张外,剩下的几天就变得越来越索然无味,没办法吉大港虽好,可看多了也腻歪。

    于是例行的用潜望镜扫了一圈儿后,加里曼丹就准备把通气管儿升上去,然后交给一旁的士官,让他继续照相,然而就在他准备吩咐下去时,潜望镜内突然窜出一道黑影儿,披荆斩浪,飞一般的就撞了过来,加里曼丹登时一惊,例行的吩咐瞬间变成了惊恐的嘶吼:“紧急下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