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大国旗舰 > 第两百零三章航母的背后是强国

第两百零三章航母的背后是强国

    闻言蒙建业和章忠同时一怔,旋即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便看到龚双勤在一个警卫员的陪同下缓缓的走上来,进而冲着两人继续说道:“不,航母从来就不是一个单独的存在,它是一个体系,一个庞大的作战体系。”

    “想建立并为此这个作战体系,可不是几个亿的事情,而是需要几十亿,几百亿,章忠,你觉得现在的国家有这个能力那这么多钱吗?”

    章忠摇了摇头,脸上无悲无喜,就算当时不清楚,可过了这么长时间,章忠哪里还不知道当初那份报告被否,其根本的原因还是在一个“钱”字上。

    龚双勤说得没错,航母从来都不是一个单独的舰艇,围绕航母有舰载机、护航舰艇等等复杂的分系统,想将其完全凑齐,其费用令人搞得咋舌。

    所以这种“玩具”历来都是实力强劲的大国才能玩儿得起。

    中国算大国吗?除了领土大外,其他的都不算,国家的经济水平、工业水平都很低下,根本就养不起“航母”这样的吞金兽,所以与其做哪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还不如踏踏实实的把急需的装备给搞上去。

    总而言之一句话,没有强大的国家,就没有强大的航母!

    “所以你永远记住,航母的背后是强国,作为一名军人,没谁不想看到咱们自己的航母驰骋大洋,我也始终坚信,咱们绝对有那么一天实现这个愿望,不过在此之前我们必须正视现实。”

    龚双勤对章忠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小伙在做他阿拉伯语翻译时表现的很好,只不过就是性格有些犟,认准的事儿九头牛都拉不回来,正因为如此龚双勤这番话说得还是很中肯的。

    蒙建业看着刚才还满是情怀的章忠,转眼就被教训得跟个小鹌鹑似的,心下连说两个该之后,也不得不帮着这货开脱,没办法,谁让他是改组后的奋进厂军代表呢。

    于是便岔开话题道:“龚主任,您怎么也来啦?”

    一听蒙建业询问,龚双勤严肃的脸顿时就跟绽放的菊花一样,笑得是既和蔼又慈祥,看得一旁的章忠那叫一个欲哭无泪,心说都是爹生妈养的,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我也是受上级委托,过来看看。”

    龚双勤虽然笑得很开心,但话却说得很简洁,蒙建业哪还不明白,龚双勤身上是带着某些使命来的,所以也就适时的没有再问下去,而龚双勤也没有让蒙建业太过难做,再次把话题转移:“对了,这些天老学长跟你联系了没有?”

    “没有呀!”闻言蒙建业摇了摇头,自打从京城回来,他就跟秦教授没怎么联系。

    “那不可能呀,前几天他还说要来你们奋进厂,说什么……看我这脑子,突然就想不起来了,你要有空记得跟他联系一下。”

    “好的,等会儿回去就给他打电话。”蒙建业点头答应。

    龚双勤见状就又说了两句闲话,便在警卫员的提醒下,告辞离去。

    而蒙建业和章忠也没有在这里停留多久,就被劝离航母,因为海军组织的专家准备开始对“墨尔本”号进行更细致的研究,类似蒙建业和章忠这类的“闲杂人等”自然不便再待在上面。

    于是两人就只能回去,至于航母上的关键设备能搞到什么程度,就只有看那些科研院所的本事了。

    ……

    回到在卓越厂的住所,蒙建业便开始继续起草他的曲轴生产厂的报告了,准备在下个星期的公司办公会上提出来。

    三亿五千万的注资,刨去买航母,改造船坞,整合厂房外,还有不少钱,足够蒙建业实现他的曲轴生产厂之梦了。

    连章忠那货都梦想成真的,他的梦就很难实现吗?

    蒙建业如是想着,笔下的度也快了几分。

    ……

    湘省西南的某处大山里。

    秦教授登上一个缓坡,手搭凉棚看着笼罩在细雨蒙蒙的几处厂房,脸色十分凝重,不远处的一排低矮的平房里,几个孩子正在嬉戏打闹,女人们蹲在屋子外面开始准备今天的午饭。

    秦教授看了一眼,几户人家别说肉腥了,连几滴菜籽油都不舍得放,只是把青菜囫囵的用盐水过一下便成了主菜。

    至于主食不是红薯饭就是南瓜饭,就这样还不敢敞开了吃,因为家里的米不够。

    “我们厂现在就是这样的一个基本情况,基本上家家户户都吃不饱饭,所以这几年人员流失的很严重。”

    便在这时站在秦教授身旁的一名中年面带愁容的介绍着:“自从军品订单被大幅削减之后,我们厂就一天不如一天,所以老学长,我找您也是没办法,再这样下去,好好的一个厂子就要废啦。”

    中年人说话时带着些许的哽咽,秦教授的脸色更加难看了,不禁转过脸问道:“你们厂当年可是整体迁过来的,技术上一点儿也不差,海军如今那么多的外贸订单,难道就没给你们?”

    “给了,可不够啊,类似我们这样的厂子,全国还有几家,可外贸舰艇才多少?几家一分就没多少了。”中年人也是无奈。

    听说海军获得好几艘的外贸订单,他便亲自跑到京城,任务是要下来了,可对他们这个当年海军舰艇配套厂来说,根本就不够塞牙缝儿的。

    “那你们就不能生产民品应应急?”秦教授又问。

    “自行车、雪糕、电风扇我们都弄过,可老学长您看看这路……”说着中年人指了指蜿蜒在山林间的那条唯一的路,很是气苦道:“就这么一条路,不但难走,而且还很长,运输成本高得吓人不说,运量也不足。”

    说着中年人又不禁叹了口气:“当年进山是是为了躲避敌人的打击,现在好了敌人的打击没来,却把自己快给困死了。”

    秦教授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了,旋即抬步朝着山坡上的一个厂房走去,边走还边说道:“去最后的那个车间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