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大国旗舰 > 第一百八十六章偷师第四更
    “你不用那么愕然,对置活塞柴油机或许如你所说,在单位功率上比传统柴油机高,可相应的空间需要多少?直列的可以做高,大不了多几层甲板,可你的对置活塞确实需要却是横向空间,如此我的船舶尺寸必然要为你的柴油机做出妥协。

    这倒也罢了,你的对置活塞柴油机的机构也非常复杂,维护起来必然困难重重,这对执行远洋任务的传播来说,必然是个不小的负担。

    还有你们用的计量体制是英制,跟我们的计量体制差异颇大,如果要引进我们在计量体制上的投入就是不小的数目,基于以上种种,如果您还说这种柴油机是英国技术的集大成……呵呵……”

    傅光启的话说着说着突然戛然而止,仅以“呵呵”作为代替,至于眼神,那更是无奈中带着无法言喻的鄙夷,仿佛在说,你老兄就拿这个来糊弄我?

    艾弗利森很想反驳,可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没办法说出来,没办法人家傅光启每个字都说到点子上,让他连反驳的空档都找不到,于是涨红着脸呆愣了半天,最后胡乱的把图纸和说明材料一收,就阴着脸狠狠的出去了。

    傅光启根本就没在乎艾弗利森是何态度,端起一旁的茶水润了润喉咙,便轻声的跟一旁的工作人员吩咐道:“下一个!”

    ……

    科里门松心下畅快的走进门,刚才艾弗利森出去时那比伦敦阴雨天还要阴沉的脸,科里门松可是看了个正着,不用问就知道英国人这次又被撞了个头破血流,可这又能怪谁呢?

    还不是英国佬自己找不自在,本来技术就已经不行了,还要装大尾巴狼,你不被按在地上摩擦,还能按谁。

    所以就等着自己把中国人拿下,然后痛痛快快的把你们英国柴油机公司吞了才是王道。

    抱着这份心思,科里门松进门后对傅光启那叫一个热情似火,好在他是个纯正的爷们儿,如果要是个女的,保不齐会用什么办法去表达他的热情呢。

    可绕是如此,傅光启也被科里门松搞得有些焦头烂额,不过好在傅光启这么多年的经历也还算丰富,对科里门松的伎俩看得还算透彻,一番你来我往的较量下来,渐渐占了上风。

    科里门松一看,呦呵,老司机,看来不来点儿猛的是不行了,于是把随身带的公文包拿起来,随手就掏出十几张绘制详细的结构图纸。

    而后指着一处气缸上面四个小圆洞自信满满的说道:“这就是我们公司最新研的四排气阀机构,传统柴油机每个气缸只有一个排气阀,排气的效率低不说,而且影响柴油机的功率,我们的四阀结构就是针对单阀固有的缺陷进行优化的,试验结果也证实我们的想法是对的,这里是四阀结构与单阀结构的对比试验数据。”

    说着科里门松将一本封面精致的小册子递给傅光启,傅光启结果册子放开一看,双眼便不由自主的眯起来,如果上面的数据是真实的话,四阀结构的确有着相当大的优势。

    于是他拿起几张图纸又看了看四阀结构的细节构成,良久放下图纸的傅光启却遗憾的摇摇头。

    本来觉得自己十拿九稳的科里门松一看傅光启摇头,心中就不禁咯噔一下,可还没等他询问如何,傅光启就已经开口:“四阀结构是很独到,可科里门松先生,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现,你们这个结构若是从使用角度上看却是个很蹩脚的设计。

    要知道一个阀就需要两套弹簧,四个方阀就是八套弹簧,一直处在工作状态下的多个弹簧的皮损率要远高于单阀中的两套更为粗壮的弹簧,因此无形中增加了维护的负担。

    除此之外,你们的四阀结构中间存在死角,扫气也不会很干净,所以很遗憾科里门松先生,您还是另寻合作伙伴吧!”

    这次傅光启的眼神没有其他的意味深长,的的确确全都是遗憾。

    可科里门松却呆呆的坐在那里,整个人都有些懵,他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中国人竟然能直击他们公司船用柴油机的缺陷,这让他在难以置信之余,连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最后科里门松还是出去了,只不过是在中国工作人员搀扶下走出去的,为此还引起休息室其他厂商代表不小的轰动。

    之后傅光启有接待了几个欧洲厂商,无不是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些厂商柴油机中存在的不足,弄得这些厂商一个个都是兴致而来,败兴而归,直到德国man公司ceo埃隆伯格进门后,傅光启才算遇到了真正的对手。

    因为埃隆伯格所提供的船用柴油机几乎达到了完美的程度,任谁看了都必须眼前一亮,而埃隆伯格也非常的自信,从进门到傅光启审阅图纸和技术资料,他只是说了些礼貌性用语,连基本的介绍都没,因为他相信只要傅光启够专业就无法拒绝他们man公司的完美品质。

    “额……埃隆伯格先生,你的技术资料我看了一下,所以我想问一下,你们的柴油机用的是横流扫气吗?”

    “没错!”

    “哦,那对不起,你们的动机效率达不到我们的要求。”

    “为什么?”前一秒还自信满满的埃隆伯格听了这句话,顿时就不淡定了。

    “很简单,你们这种新鲜空气从一侧窗孔进去,废气从气缸对面的另一侧窗孔排出不如回流扫气和直流扫气扫得赶紧,不信你看这几个公式……说白了这就是个效率问题。”

    说话间傅光启在纸上写下三个数学公式,递给埃隆伯格,埃隆伯格定睛一看,旋即喟然长叹,然后什么也没说,收起东西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看着埃隆伯格离去的背影,傅光启并没有得胜的喜悦,反而是一脸侥幸的靠在椅背上,等埃隆伯格关上门后方才如释重负的呼出一口气:“今天就先到这儿了。”

    说完,便冲着一侧房间喊道:“快,快拿出来,今天的东西很重要,趁着我现在状态还不错,赶紧记下来。”

    话音未落,那间不起眼的屋门呼啦一下便打开,蒙建业等人把一个大号的绘图板,记录纸等东西给推出来,傅光启也不搭话,把身上的西服一脱,卷起衬衫袖子,提起绘图笔就先把刚才埃隆伯格提供的柴油动机的结构草图给画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