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大国旗舰 > 第七十五章意外之喜
    “更准确的说是橡胶减震器上的橡胶衬垫。”

    对梁明秋懂俄语蒙建业并不意外,这货的爷爷当年担任过第六机械工业部的俄文翻译,特殊时期投靠造反派,一下子成了第六机械工业部的实权人物,成为船舶工业搞运动的旗手。

    当年刚刚被调到第六机械工业部的申达民就是被梁明秋的爷爷一声令下给斗得死去活来,最后不得不黯然来到奋进厂这个芝麻大的小水泥厂,之后因为种种原因,申达民也没回到第六机械工业部。

    所以申达民对梁明秋爷爷的怨恨绝对比大海还要深。

    当然了,蒙建业对这些老一辈的历史并不是很关心,他现在想得都是后车厢里的船用特种橡胶,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掩饰不住的兴奋:“列宁格勒特种橡胶厂出产的,保存相当完好,开封就能用。”

    “那卓越厂岂不是亏了?”

    “他们不觉得亏,反倒是认为自己赚了。”蒙建业边说着,便摇下车窗,点上一根烟后,就把如何看到这批橡胶衬垫,又如何故作不知,最后如何借着帮忙清理破烂把这批东西堂而皇之的带走讲了一遍。

    饶是梁明秋在如何性格内向,也绷不住笑着评价一句蒙建业真坏。

    然而蒙建业却不这么认为,反正卓越厂都不要的东西我怎么就不能拿回去用了?至于为什么不挑明用途,拜托,你们也没问呀,我又为什么主动说?

    单论这些歪理,十个梁明秋也抵不上一个蒙建业,所以梁明秋也就不再这个话题上扯下去,驾驶汽车转了个弯后,也顺带把话题给岔开:“这么说,咱们的游船可以上橡胶减震器了?”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没问题,列宁格勒特种橡胶厂的产品,本身就是质量的保证。”蒙建业点点头,话说得十分肯定。

    也不怪蒙建业信心如此充足,游船降噪、减震有两大关键,一是螺旋桨,二就是船用柴油机,而控制船用柴油机噪声和震动的最通用也是最有效的方式便是在柴油机的基座上增加一套减震器。

    而带橡胶衬垫的橡胶减震器便是众多减震器中效果最突出的一个。

    只不过由于橡胶材料的特殊性,长时间使用容易老化变形,需要不定期更换,这就导致船用柴油机要不定期的从基座上拆卸下来,频繁的拆装势必给动机和船舶都带来不利的影响。

    于是增强耐久性的特种橡胶便应运而生,这其中的关键便是特种橡胶的配方,或是添加金属,或是合成其他物质,总之其中的比例是特种橡胶成败的核心所在。

    在这方面苏联的列宁格勒特种橡胶厂走在世界的前列,得益于苏联对潜艇的重视,他们对潜艇噪声的降低有着令人指的执着,其中的一项成果便是在潜艇,特别是核潜艇的动力组成添加降噪减震基座。

    其中最为重要的橡胶减震装置上的特种橡胶衬垫就是列宁格勒特种橡胶厂生产的,至于他们的另一项拳头产品就更了不得,那便是大名鼎鼎的消声瓦。

    蒙建业在上辈子不止一次接触过安装在基洛级潜艇上的列宁格勒特种橡胶厂出产的橡胶衬垫和消声瓦,对其过硬的质量印象很深。

    正因为如此,尽管蒙建业没有接触过列宁格勒特种橡胶厂6o年代的产品,不过凭着那份金字招牌想必也差不了。

    所以原本对游船动机减震还没底的蒙建业,一下子底气就足了起来。

    不过这些都是回厂之后的事了,此刻蒙建业想着刚刚离开卓越厂时梁明秋说得话,不禁皱着眉问道:“你之前说有文字的,难不成还有没文字的油封物件儿?”

    “你不知道?”梁明秋有些诧异。

    蒙建业苦笑着摇了摇头,心说,我忙着跟覃主任扯皮呢,哪有功夫注意别的。

    梁明秋自然是从蒙建业苦笑中明白其中的缘由,当即也不再追问,而是一五一十的说道:“的确有没有文字的油布包,而且数量还不少,足足比船用特种橡胶多了一半儿都不止,而且从搬运的手感来判断,里面应该都是金属,如果我感觉没错的话,应该是一种机床。”

    “机床?”这回轮到蒙建业诧异。

    “应该没错,我搬了好几个,摸着就是机床的部件儿,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机床,被拆的很零散,好在都用油布封着,应该保存的还不错……”

    梁明秋一边开车一边说着,可蒙建业对梁明秋后面的话却一句也没听进去,他的脑子里反复出现两个字“机床”和“搁置”。

    这不是蒙建业怀疑梁明秋的判断,相反他对梁明秋的话深信不疑,可也正因为如此,他就更加疑惑,既然是机床,那卓越厂为了还会把其搁置在仓库里,而且这一放就是将近二十年。

    难不成是损坏报废的机床?也不可能呀,哪有损坏报废的机床也会用油布这般仔细的包起来,除非……

    “小秋,停车!”

    被蒙建业这么突然一叫,梁明秋有些懵逼,见状蒙建业只能再次叫道:“快停车!”

    梁明秋这下算是听明白了,一脚刹车将解放卡车停住,蒙建业也没什么解释,推开车门就急匆匆的跳下车,小跑到卡车后翻身上了车厢,掀开几个没有文字的油布看了看。

    这还不算,跳下车的蒙建业又接连拦下后面的两辆卡车,做着跟先前同样的动作,直到他钻到第四辆卡车后,一直沉默的蒙建业突然畅快的大笑起来:“哈哈,没想到,真的没想到,白拿了船用特种橡胶也就罢了,没想到还附带了意外之喜。”

    话音未落,蒙建业便在车厢上直起身子,旋即冲着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梁明秋拼命招手:“小秋,快过来,你不做梦都想要个仿形机床吗?这回咱们搂草打兔子就搞到这么一个。”

    梁明秋闻言先是一愣,紧接着整个人便兴奋的狂喜,直接甩开腿飞奔到蒙建业的车前,一脸激动道:“真的?”

    蒙建业立即笑着点头:“那是当然,而且这款仿形机床还是少见的光电仿形机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