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大国旗舰 > 第三十七章不要动力
    市航运公司驳船起火的事闹得很大,很多人都知道,然而稀奇的事,这艘因事故而报废的破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应该是送过来拆解的。”

    老罗在码头边下了车,手搭凉棚看了看远处洋面上正被一艘渔船拖曳着缓缓朝厂区泊位驶去的驳船,波澜不惊的下了断言:“要不然送到这里干嘛?难不成还指望着奋进厂去修?”

    此话一出,周围的人便是一阵的哄笑,他们尽管是奋进厂从县工程处招过来处理小艇码头淤积的施工队,可大部分都是周围土生土长的原住民,奋进厂是个什么情况他们比谁都清楚。

    一般的小修小补奋进厂还能勉强胜任,真要遇到大问题也同样抓瞎,市航运公司的驳船要是有个无关痛痒的小毛病倒还好说,问题是那艘驳船早就被判了死刑,连基本的维修价值都没有,奋进厂这个连基本的钢质船舶都没怎么摸过的小船厂又怎么可能去修,简直是笑话!

    “罗建军同志,别没事儿乱嚼舌头,那驳船送过来是为了改装清淤船的。”

    就在老罗等人指着即将靠港的驳船品头论足时,奋进厂办公室主任却一脸严肃的走过来,打断老罗等人的闲话:“有功夫赶紧看看码头的清淤该怎么办。”

    正拿出烟准备点着的罗建军,对刘浩后面的话到没什么,反到对前一句来了兴趣,连忙把烟别到耳朵上,睁大眼睛诧异道:“刘主任你说啥?你们厂要拿那破船改装清淤船,我没听错吧,那可是条报废船,你们拿来还当宝贝?”

    “那是厂里的事儿,跟你们没关系!”刘浩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说下去。

    罗建军则貌似虚心的点点头,可一开口又是一副好为人师的派头:“我明白,不过话又说回来,正所谓旁观者清,就在刚才我还碰见那四个小子。

    好家伙,一个个那叫一个心高气傲,我好心提醒两句,结果人家告诉我半个月就能让我们卷铺盖卷滚蛋,刘主任你评评理,他们这说得都是什么话?你们奋进厂要是有十足的把握能把清淤船搞出来,还跑到县工程处把我们叫来干嘛?”

    刘浩听了这番话,脸上也是一阵青一阵白的,尽管说得是蒙建业几个人,可他心里也不太好受,毕竟都是一个厂子的,却被外人给鄙视了,不亚于是对着奋进厂的招牌啪啪打脸,刘浩能好受才怪呢。

    可他又没办法反驳,人家说的都是事实,而且出点也没错,他总不能因为这点事儿就跟这位负责清淤工作的县工程处一大队队长争执起来吧,到时候他们奋进厂只能更丢脸。

    于是刘浩只能压下一口气,重申道:“你们只管把本职工作做好,其他的自有厂里去处理。”

    罗建军见刘浩语气有些不对,也就不在说下去,赶紧满口答应:“放心吧,一个月,一准保质保量,让你们满意!”

    说完便冲着周围的二十几号手下一招手:“都别傻站着了,还真等着卷铺盖卷滚蛋呀?赶紧操家伙事儿开工。”

    ……

    类似的场景在奋进厂内外还有很多,无不是充满了怀疑与嘲笑,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就如同罗建军所说的那样,如果奋进厂真的有把握搞出清淤船,又何必去找县工程处呢。

    归根结底不还是对自己没信心嘛,否则怎么会搞出这么拧巴的事?

    所以那艘已经靠港的报废驳船,就如同投入死水中的一块巨石,在场内外荡起一阵阵难以平息的涟漪。

    可在震起涟漪的最中央,却是异乎寻常的平静,因为蒙建业几个人早就在等这艘驳船,刚一靠港就纷纷跳上去检查情况,哪有闲心管那些闲言碎语。

    “机舱全都烧坏了,连螺旋桨的传动轴都变形了,算是彻底报废了。”梁明秋从机舱里探出身子,冲着蒙建业遗憾的摇了摇头。

    他这边的话刚说完,贺城便三步并作两步从船艏跑过来:“我看了下,船艏的改装幅度比较大,而且还涉及一些配重平衡问题,放样方面需要更加细致的图纸。”

    “我这边也是一样!”与此同时,孙宏杰也送驾驶舱里探出身子:“咱们的柴油机比原装的大,需要重新定位,还有配电设备也要考虑。”

    “小业,这船是不是真的不行了?如此的话,你阿伯我就拉回去,咱可不能砸在手里。”听着梁明秋几个人东一句西一句说着驳船的情况,亲自开船过来的苗阿伯脸色越来越不好。

    去市运输公司搞船到没费什么劲,只是找领导吃了两顿饭,外加送了两瓶陈年老酒就搞定了,可当苗阿伯拿到船上去一看,心登时就凉了半截。

    除了一具半新不旧的空壳子,其他啥都没有,眼见于此苗阿伯算是明白,船运公司的领导为什么这么好说话了,这就是堆破烂货,握在手里都怕烫得慌。

    于是苗阿伯赶紧联系蒙建业,把实际情况大概说了一遍,结果蒙建业非但没有觉得烫手,反而还让他尽快拉回奋进厂,好做进一步的评估。

    苗阿伯一看蒙建业坚持,也就不再劝阻,就用渔船给拖回来,反正他是想好了,如果蒙建业看到实际情况反悔他再拉回去便是,大不了再送船运公司领导几瓶酒便是。

    蒙建业自然能看出苗阿伯实在真心帮他,当即也不隐瞒:“这船不错,比我想象的要好,特别是船体,基本没有损坏,这下我们的工作量至少能少四分之一。”

    苗阿伯有些懵,从他去航运公司到拖曳到奋进厂,这还是他第一次听到说这条报废驳船不错的,不禁晃了晃脑袋,断定自己没听错,这才语气诚恳的再次劝道:“小业,你可别开玩笑,这船就剩个空架子,里面的动机,传动轴全都报废了,连动力都没有,这船还能是好船吗?”

    蒙建业却是摇了摇头:“没动力才好嘛,清淤船只是在港口周边的水域出没,有船拖着走就够用了,根本就不需要动力,有了也是浪费,恩,不错,这船很不错,苗阿伯这次谢谢你了,等忙完这阵,我请你吃饭……”

    苗阿伯这下算是彻底凌乱了,活了这么大把年纪还头一次听到船舶不要动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