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南明日不落 > 593 撤侨行动中
    年轻的柏林领事馆的连素如拿着饮水和食物,一个一个地向正惊慌着的侨民们放。她清秀温婉的脸庞,如秋水一般的眸子,仿佛是有一种安定的力量,会让大家感到些许的安稳。

    她不过是几个月前才分配到柏林的一个三等秘书,是刚刚开启自己的职业外交官的生涯,踌躇满志,但却没有想到很快就遇到了这个危急情况。不过作为大明领事馆的人员,她知道自己不能在侨民面前展现出任何的脆弱,她必须自信坚强,让他们感觉到希望。

    “连小姐,你也快歇歇吧,从昨天晚上到现在,看你一直在忙碌,都没有歇一歇。”工程师王大雄对连素如说道。

    连素如笑了笑,道:“我不累的。”

    王大雄有些愧疚,道:“都是我们这些人拖累了连小姐你,不然你和你的同事早就撤到不莱梅,坐船去到直布罗陀府了。”

    王大雄这些工程师是被派往普鲁士,按照和约外包德意志的铁路工程的。几个月前他们就收到了要撤侨的通知,但是他们跟普鲁士有合约在身,必须完成到一定的阶段,普鲁士也故意希望拖延他们这些人,来迫使大明更深程度地介入。拖到最后,王大雄他们终于回到柏林的时候,西清的进攻也来了。

    这一批的侨民基本上都是以青壮年为主,很多工作地点也偏远,是花了一段时间才找到人又集结起来的。而在德意志地区的老弱妇孺,基本上都已经撤走了。原本按照计划,王大雄他们一周内就能前往不莱梅登船离开,可是清军提前了进攻。

    连素如亲和地说道:“为了大明国民服务,本来就是我们大明外交官的职责,王大哥不要说这样的话了。”

    看着连素如忙碌的身影,王大雄心中既是愧疚,又是怜惜。明明是温柔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却身在战地,要承受这样的压力和危险,真是于心不忍。

    端木文搞来了一辆卡车和几辆轿车,将所有的人员送上了车,然而就在所有人登车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螺旋桨转动的声音。

    “飞机?!是西清的航空队!”韩野眼神好,看到飞来的一架侦察机之后,脸色大变。

    这架侦察机还比较老式双翼机,甚至主翼还是木质的,主武器就是一挺重机枪而已,它的代号叫做“重明鸟”。重明鸟侦察机最早其实是战斗机,这款飞机基本上是模仿大明早期试飞的双翼机制造的,性能不甚可靠,但是胜在简单易造,所以清军航空队中有不少这类战机,现在主要承担二线任务,以及进行侦察。

    “该死的,他飞得这么低,现我们了!”

    端木文一行已经专门做过伪装了,看上去车辆就跟普通的普鲁士车辆一样,可是双翼机飞行阻力大,低空飞行性能反而更好,这架重明鸟侦察机就是在低空巡弋,飞行员完全能够看到地面上的人,也能够分辨出完全是东方人长相的端木文他们。

    “快走!”端木文大喊一声。

    清军侦察机刚才掠过之后再度拉升,然后盘旋一圈又回来了。

    “小心!”

    飞机上的重机枪开火了,几辆车疯狂地进行之字形机动,但是仍有少量子弹打进了车子里,虽然没有人手上,但是最麻烦的是那辆载了最多人的卡车,动机被子弹打中,趴窝了。

    “怎么办?我们怎么对付这东西!”宁三大叫道,他也从没有这么焦急过。

    车内的侨民们都极为惊慌,连素如清秀的小脸吓得煞白,她感受到了死亡距离自己如此得近。只是此刻她没办法想更多,只是紧紧地抓住车内的东西,不敢动弹。

    端木文朝着卡车内大叫:“都别出来!”

    出来就会成为靶子。

    “韩野,12.7!”

    一辆越野车上,韩野扛出了一挺大明产重机枪,这个口径的机枪完全可以进行防空了。而且重明鸟侦察机飞得很慢很低,很有机会命中它。

    “看仔细打!”端木文大叫交待。

    这架重明鸟再度飞了过来,这一次,飞机上那个俄裔的飞行员也看到了一辆越野车的车顶架起了一挺机枪,他有些慌了,连忙拉升一点距离,并且开始朝侧面飞。

    韩野屏息凝神,瞄准准星始终跟着这架重明鸟。

    侦察机机头拉回来,对准了他,一排的子弹就朝着越野车打过来,可是韩野纹丝没动,听着子弹击中地面,并不断向自己接近。他清楚这些子弹如果集中自己的身体,自己连个全尸都不会有,会碎成一堆烂肉,拼都不好拼起来。

    可越是这个时候,他越不会慌张。

    当飞机稳定在他的射界内时,韩野扣动扳机,一串的重机枪子弹打了出去,子弹穿越空中,像是一根彩笔,在这架重明鸟侦察机的机体和机身上划了一道,这架飞机再控制不住姿态,直接向地面撞去,再也拉升不起来。

    轰的一声撞击,双翼机爆炸在了地面上,而里面的那名飞行员,也跟着一同殒命。

    “干得漂亮。”端木文赞道。

    韩野从越野车中跳出来,这辆车的车顶已经被打烂了,距离最近的子弹仅距离他几公分,穿过了车顶,打进了车里,车子已经毁掉了。

    “我们损失了两台车,去到机场就更困难了。”韩野担心地道,丝毫没有把刚才地面上人与飞机的对抗当成一回事。

    端木文咬了咬牙,道:“没有车子,就算用双脚,我们也要走过去。敌人离我们已经太近了,我们必须赶到机场。”

    侨民们抛弃掉了不能行进的车,靠着步行前往柏林的机场。由于普鲁士并没有什么像样的航空力量,而且集中在东普鲁士,所以清军并未着力掌握制空权,也没有对机场进行轰炸。

    不过西清的装甲部队,成千上万的士兵已经涌入到了柏林,这是一座已经濒临失陷的城市,而端木文他们必须逃离。

    还能开的车子,由韩野和另一名使馆人员驾驶,朝前开路,并进行侦察。端木文力求躲开西清的部队。他们只有七个小时,而能够摧毁他们的因素,却无比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