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417、老乡
    “非法拘禁?好的,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肖然摇了摇头,这可真是闲的时候什么事的没有,刚准备做点事,结果各种事情一股脑又都来了。

    “老秦,你不用过去了,你就联系一下交管中心,查一下那几辆摩托车牌照。其他人跟我走,看看这是个什么情况。”

    肖然转头对秦子河说了一句,随即便带着李放放等人找到何晓丽,既然是非法拘禁,而且被害人还打来了电话报警,只要技术手段及时跟上,处理起来一般也不算太难。

    来到何晓丽办公室,肖然立刻对旁边的内勤人员问道:“报警人电话还能打通吗?”

    “已经关机了。指挥中心说,报警人刚说了自己被拘禁,都没来得及问报警人叫什么、现在在什么地方,电话就被挂断了。”内勤说道。

    何晓丽深吸了一口气,无奈道:“连姓名、地址都没有,申请技术中心协助吧。万一真是拘禁绑架什么的,时间紧急,不能给耽误了。”

    “明白。”

    肖然点了点头,第一时间申请了技术协助,由于案情的潜在严重性,队内从上到下都很重视,没用多久,技术中心便查到了报警人使用手机号的证件信息,以及报警人当时所在的位置。

    报警人所使用的手机卡是属于一名叫刘亚涛的男子,此人是否就是报警人暂且不论。

    仅从个人信息上看,刘亚涛现年28岁,东北方向四坪人,未婚,曾因盗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去年底刚刚刑满释放。

    看着刘亚涛那一脸迷茫的证件照,正义之眼微微跳动着,肖然眯起眼帘,这人本身就有问题,现在竟然报警说自己被非法拘禁,莫非是他们窝里内讧了?

    “定位基站是在陈家巷?哪里是属于红二街派出所的辖区吧。”

    看着手机信号最后出现的地点,肖然开口问道,没想到这么快又要和红二街派出所打照面了,缘分这东西,真是躲都躲不掉啊。

    “对,就是归红二街派出所管。距离‘金色阳光’小区也不远。”张磊补充道。

    “既然知道地方了,过去调查下什么情况吧。”

    肖然将可能是报警人的照片打印了几张,紧接着便与李放放等人赶往陈家巷,同时也联系了红二街派出所的同志前来协助。

    陈家巷是市区中两片老旧小区之间的一条小路,虽然远不如步行街、商业街那般繁华,但就热闹程度而言,却是一点也不逊色。

    路两边各种各样的招牌、摊位,来来往往的大叔大妈以及各种老年代步车,警车开进来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生怕磕着碰着路上的行人。

    肖然他们比红二街派出所的人提前到达,找地方将车子停好,肖然四下看了看,开口道:“先询问一下路两边的商铺店家,不行的话,就再走访一下两边的小区。”

    “刘庆,宋知义,你们各带人从巷子两头往里走访询问。”肖然接着讲道:“放哥,你和我从中间开始,分别带人向两头展开调查。”

    “好的。”

    确定了任务方向,众人便纷纷展开工作,肖然带着辅警蒋枫,以陈家巷中心为起点,向着陈家巷西南方的出入口调查开去。

    连着询问了几家店主,得到的回答都是没见过照片上的刘亚涛,而且也没人注意到巷子里有什么事情发生。

    走访的工作就是这样,绝大多数的调查都是没有结果的。

    肖然与蒋枫刚从一家水产店里出来,红二街派出所的同志们终于赶来的,带队的还是老熟人沙超凯,旁边跟着他的徒弟黄姓警员。

    沙超凯一下车,便连忙问道:“肖队,陈家巷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吗?这么兴师动众的,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收到啊。”

    “有人报警称自己被非法拘禁了,指挥中心直接给我们派警,这不就赶紧过来了么。”肖然取出刘亚涛的证件照片,递给沙超凯,“报警人用的手机号就是这个人的,你们可有知道的吗?”

    沙超凯接过照片一看,立时就愣住了,他与周边同事互相看了几眼,面色复杂地看向肖然:“这狗东西还特么报警了?”

    从沙超凯的话语里,肖然一下就听出了端倪,当即问道:“你们知道他?”

    “怎么不知道,刚就我带人过来逮的他,现在正在审讯室里坐着,正准备送看守所呢!吸独,还非法持有独品。”沙超凯憋着笑道。

    “……”

    肖然嘴角一阵抽搐,抬头望了望天空,努力压制住了骂人的冲动,随即给李放放他们打了电话,“都回来了,人找到了,在派出所呢。”

    “我们找他的时候,一开始摸错了门,后来踹开他门的时候就看见他刚挂了电话,当时也没注意,不过他当时应该就是在……”沙超凯摊了摊手,回忆道。

    李放放他们回来后,得知接的警情居然是这么个情况,一个个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找到这名刘亚涛一顿痛击,这事干的太令人无语了!

    随着沙超凯他们来到红二街派出所,肖然他们在审讯室里见到了即将被送往看守所的刘亚涛,一番询问之后,终于确定刘亚涛就是报警人。

    之所以报警称自己被非法拘禁,刘亚涛说,最开始没想到是警察来抓他,还以为是之前惹了什么人过来弄他,情急之下就报警了,但是被抓之后,他又没办法再打电话解释,于是就成了这个样子。

    “你在杨家巷这一片,待的时间长吗?”

    看着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模样的刘亚涛,肖然心中一动,如果他们要调查的那伙人真是黑恶势力,那么刘亚涛作为附近的混子,肯定知道些他们尚未掌握的隐情。

    “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得有个五六年了吧。”

    刘亚涛说着说着,竟开始惆怅起来:“这过的真快啊,我刚来那时候还是个二十一二岁的追梦青年,现在怎么就成这个样子了呢?失败啊!”

    “别失败了,问你个事。”

    肖然屏蔽开周边的人,只让李放放一人留下,接着将昨天录得视频给刘亚涛看了一遍,“里面人认识吗?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你听说过吗?”

    “这还用听说吗?张姐么,俺老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