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403、当务之急
    一听肖然此言,众人纷纷仔细打量起幕布上嫌疑人的眼睛。

    “眼是斜的?……不怎么像啊!”

    二局刑侦大队长马凯侧着脸,模仿着画面中嫌疑人的举动,不确定道:“这应该不是斜眼吧,是不是截取画面的时候,恰好就截到了他这个表情?”

    雷康看了两眼照片,直接道,“不是有监控吗,蔡望你把监控视频播一看下,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的。”蔡望调出此路口的监控视频,调整到嫌疑人进入监控范围的时间点。

    只不过监控视频上的嫌疑人通过路口时,一直在东张西望,真正能完整看到正脸的,也就只有截取图片的那两个时间点。

    通体看下来,真不太好判断此人的眼睛是否有问题,又或者当时是情况使然,嫌疑人故意装出来的。

    监控视频慢速播了好几遍,雷副局黑着脸看完,转头问道:“就这一个路口吗?其他路口的监控呢?还有嫌疑人作案前进入这条道路时,没有找到可疑人员吗?”

    “目前只找到这一段。我们是观看了案发前的道路以及附近监控,但是奇怪的是,根本没有发现附和凶手身高体型的人进出中江南路。”

    蔡望摇了摇头道:“而且嫌疑人从这个路口经过之后,就没再走大路,转而进入了旁边的小道。……他对周边的路况应该相当熟悉,可能是打算走乡村公路,绕开监控密集的城市,进而外逃。”

    雷副局一张黑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是说道:“让交管中心继续密切关注这辆越野车,一有消息要立刻汇报。还有,你们技术中心抓紧比对提取到的指纹,看数据库中是否有相同的指纹,以此锁定嫌疑人身份。”

    “好的。”

    “走访结果怎么样?”雷康抬手敲了敲写白板上那密密麻麻的箭头,“这么多可疑对象,其中有价值的可有吗?”

    邵勇闻言,说道:“我们联合二局的同事,首先对案发现场周边的有犯罪前科的人员进行了梳理,但是收效甚微。而且这个董浩楠一家,社会经历太复杂,与他们一家产生过冲突的,多如牛毛。”

    “仅仅一上午,我们就找到了这么多人,但这也仅仅是一部分,后续我们还会继续发掘。不过这些人的指纹以及DNA样本都已经提取了,而且这其中的大部分人,都声称自己有不在现场的证据,但是人数太多,我们正在抓紧时间筛选。”

    “天眼地眼不如人理清董浩楠一家的社会往来关系,继续加大力度,寻找可能存在的目击群众。”雷康说道。

    “是。”

    “现在自由讨论,大家都说说各自的看法。”雷康点了根烟,拧着眉头抽了两口。

    会议室内略一安静,何晓丽看了肖然一眼,正要开口,却被皮自重抢了先。

    皮自重道:“那什么,我有个疑惑啊。这个监控上,我们看到开车的是一个人,但是凶手就一个人话,不声不响地把人一家给灭了,这怎么可能呢?”

    雷副局摊了摊手,示意皮自重继续往下说。

    “在现场我们看到,被害人一家都没有被束缚过的迹象。董浩楠是在逃跑过程中被追上砍死,而此家女主人很可能是先强后杀。”

    皮自重面色严肃道,“如果凶手是一个人,这些事他只能逐一进行,但是这样的话,从他来到死者家中开始,他的行为被周边人发觉的可能性会很大。”

    听完皮自重的话,会议室内气氛为之一凝,户菡惊声道:“你的意思是,凶手是两个人?确实,一个人杀掉董浩楠夫妇,还不被周围人警觉,可能性不高。……但是监控里,车上就一个人啊,那个人去哪了?”

    “也有可能,真的只是一个人!”何晓丽骤然开口,结束了大家的思索。

    邵勇脱口而出,“怎么讲?”

    “我了解的不太全面,肖然你说吧。”何晓丽转头,目光平静地落在肖然身上。

    刹那之间,所有人的目光纷纷集中在肖然身上,众人目光当中均满含期盼,毕竟这么多案子办下来,肖然的能力那是有目共睹,一旦肖然出手,基本就是直中要害。

    肖然点了点头,摊开笔记本,沉声说道:“嫌疑人,或者其中的一个嫌疑人,一直住在死者家中!前者具体的作案过程,应该是先杀死了孩子和女人,接着男主人回到家中,嫌疑人再将男主人砍杀。——当然,不排除里应外合的可能!”

    “这……你这结论从哪判断出来的?”二局大队长马凯惊声说道。

    “之前刚得到消息,我就去找王白和武孟浩了,没来的及详说。”肖然接着将盥洗台、二楼沙发,还有厨子管五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听完肖然所说,户菡一时还没转过弯来,疑惑问道:“你的意思是,凶手是厨子管五?——可他不是一个月前就从董浩楠家中离开了吗,而且还偷了牛碧香的首饰,董浩楠一家怎么可能还会让管五住在家中?”

    “我没有这个意思。”

    肖然微笑摇头,“假设,如果是管五一人作案,虽然管五的身高附和那串脚印,但是这个假设仍不成立。第一就是你刚才讲的,管五被开除之后,不可能住在董浩楠家。第二,管五他是个跛子,他跑不快,而董浩楠是被人从后面追上去砍死的。”

    “你是怎么考虑的?别卖关子,一口气说完。”雷康果断问道。

    “我认为,在管五搬去工厂前后,董浩楠家可能找了一个帮工,但是这个帮工一直深居简出,以至于周边人对他都没有印象。——这应该也是监控中,只有嫌疑人离开,而没有他进入中江南路画面的原因。”

    肖然一字一顿说着自己的看法,“当然,也不排除这个帮工,与管五或者其他什么人里应外合,但我个人认为,这种可能性较小,但是也不能排除。”

    “既然都没人见过他,而和此人接触的董浩楠一家又都被杀了,那我们该怎么确定这个人的身份呢?”一名同事问道。

    “管五。我认为要查清楚此人身份,首先要找到管五,这是当务之急!”

    肖然郑重说道:“当然,也不排除管五的作案嫌疑,毕竟他现在手机状态异常,而且管五当时和董浩楠一家闹得很难堪。身体有缺陷的人,心理往往是敏感的。董浩楠一家的行为方式,很可能会触碰管五的心理底线。”

    “而我说首先要找到管五的原因,是因为管五半个月前还在给董浩楠一家送饭,他很可能见过,这个住在董浩楠家的帮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