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363、紧急联系人
    首先被发现的那名死者,名叫贺平安,男,32岁,甬市人,曾因打架斗殴被行政拘留,故而留下了DNA信息。

    最关键的是,根据死者贺平安的身份信息,调查组查到了他与人合租的住处,就在临海区沿河路的一处小区内。

    得知这一消息,留下何耐负责联系贺平安的家属,肖然、罗英、单月柔三人通知了贺平安的房东之后,便迅速赶了过去。

    三人赶到的时候,贺平安的房东已经在单元楼下等候了。

    乘着有些老旧的电梯上到9楼,房东女士在包里翻找了好一会儿,才从一大堆钥匙串中找到了904号防盗门的钥匙,“不好意思啊,房子有点多……”

    罗英想到自己那房贷、车贷,抬手又抓了抓脑门,看着手上的落发,苦笑着一声叹息。

    房东女士打开防盗门领着三人进去,肖然没有与人合租过,好奇地打量着这处合租房,敲了敲几处房门边的隔板,肖然心中对着屋内的布局有了大致了解。

    这是一户三室两厅的房子改出来的合租房,其内有7个房间,进出的过道一侧还堆着不少杂物,贺平安所租的是3号室。

    “这个贺、贺平安,他的房子已经到期好几天了。”

    房东女士看了看租房合同上的名字,打开3号室,屋内却是空荡荡的:“他跟我们签的合同是三个月,到期前半个月我就给他打过电话,但他一直挂掉不接。

    前几天到期我又给他打电话,电话都打不通了。那没办法,我这房子还要租,过两天就有人要住进来,我只能把他东西给收拾出去了。”

    “那他的东西呢,你不会给扔了吧?”肖然看着空荡荡的卧室问道。

    房东女士摇头说道:“这倒不至于,我就给他收拾收拾放杂货间了,他还押的有一个月租,我还等他回来退给他呢。”

    说着,房东拉开那间小杂物间的门,指着地上的两个大纸箱,里面都是贺平安留下的东西。

    纸箱内的东西很杂,肖然与罗英将其中的东西清点一遍,并未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过单月柔却在贺平安留下的一个双肩包里,发现了一本海员培训手册,还有一张没贴照片的船员证,上面的姓名栏写着‘贺平安’三个字。

    不过船员证上只有一处手书签名,其他该打印出来的信息栏里都是空白,也没有加盖印章,更没有打上钢印。

    肖然对海上的事虽然了解不多,但也知道证件上必须要印照齐全,不然没办法出海。

    显然,贺平安的船员证没有办下来。

    不过既然知道了贺平安不久前还住在这里,而且似乎还有过出海的需求,再根据大致时间推算,那么基本可以确定,贺平安出事之前,应该就是在临海区周边上的船。

    但是既然贺平安的船员证没办下来,如果他出事时是在做船员的话,那他又是怎么跟船出海的呢?

    肖然拨通了李绘的电话,听完肖然的叙述,李绘说道:“有些时候,那些个船老大会想尽办法把人藏在船上出海。还有一些黑船,想上船那就更简单了。”

    将贺平安的这些证照装进物证带,三人刚回到调查组的临时办公室,负责联系贺平安家属的何耐便急匆匆跑进来叫道:“师傅、肖队,贺平安的家属联系上了!”

    “别急,喝口水,慢慢说。”看着跑得满头大汗的何耐,肖然拧开一瓶矿泉水递过去。

    何耐拧开水猛灌了两口,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翻开笔记本道:“我联系到了贺平安的家属,他家里人说,贺平安最后一次给家里打电话是本月2号凌晨,他说他要当船员出海了,马上就要登船,家里有什么事,可以和一个叫许青的人联系。

    这个许青是他的紧急联系人,通过贺平安的家属提供的手机号码,我查到这个许青就是我们临安本地人,不过我打他的电话,却提示手机不在信号区。”

    听完这些,李绘面有忧色道:“这个许青,不会是与贺平安一起出的海吧?”

    “不太可能吧,如果他们是一起出的海,那贺平安为什么告诉家里,许青是他的紧急联系人?”单月柔疑惑问道。

    李绘摇了摇头道:“有些黑船上,船上船员都是互为联系人。要真是从这边出去的黑船话,那怪不得我们了解不到有船出事的信息。”

    “先不考虑是不是黑船,如果贺平安是正常出海,我们现在应该立即找到许青或其家属,他应该知道贺平安的情况。”罗英说道。

    还好许青的家距离临海分局并不是很远,在赶往许青家的路上,何耐终于联系到了许青的父母,但是得到的结果令众人心中凉了半截。

    许青,在大半个月前也出海了。

    肖然一行赶到许青的家时,天色已经黑了,许青的母亲正在做晚饭,其父亲招待众人坐下,开口就忧心忡忡地问:“是不是孩子出什么事了?”

    从许青父亲的口中,众人了解到,许青今年28岁,有女朋友,未婚,上半年来许青所在的行业不景气,其所在的工作室倒闭之后,许青失业在家。

    后来不知听谁说的,做船员挺赚钱,就去培训了一段时间,本月初离家跟船出海了。

    至于详细的信息,许青的父亲知道的也不是太多。

    肖然开口安慰道:“大叔,你不要担心啊,我们就是一个例行的调查。您说许青出海了,那如果你们有什么事要告诉他的话,该和谁联系?”

    “是一个叫贺、贺什么的人来着?”

    许青的父亲拿出手机,翻了一条信息出来给肖然他们看,第一条消息是许青本月2号凌晨3点多发来的,内容大致是:自己即将出海,有什么事的话就联系贺平安,手机号某某。

    看着‘贺平安’那三个字,众人心中又凉了一些,他们果然是互为紧急联系人。

    如此,应该正如李绘说的那样,贺平安和许青,上的是一条黑船。

    但是许青现在音讯全无,不过从身份尚未明确的死者B身上,众人心中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感,他们所在的那条船,应该是出事了。

    “看,下面还有条信息。”

    肖然指了指许青最后给他父亲发来的短信,那是本月3号的上午10点左右,距离发出第一条短信,已经过去了20多个小时。

    短信内容是:我在东渔A618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