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360、海边生变【为盟主‘无聊魔’加更】

360、海边生变【为盟主‘无聊魔’加更】

    PS:欠更很多,慢慢补吧

    ——

    见看热闹的群众越围越多,众人抓紧时间将事情处理之后,便将那四名设独人员押进车里带回局里。

    在那瘦高男子的挎包中,共计查获纯度较高的冰独400余克,FM2十小瓶,而在瘦高男子交给三名独犯的挎包中,亦查获现金八万多元。

    虽然这四人的相关责任尚未确定,但能肯定的是,就这个数量,涉案主犯一个无期基本是没跑了。

    众人回到队里时,看到这个情况的黄指导还不解问道:“不是让你们盯着么,怎么就给抓回来了?”

    等了解完当时的情况之后,黄指导半响无语,点了根烟抽了两口,“就这心里素质还敢设独?——既然都这样了,抓紧时间突击审讯,用最快的时间,把他们背后的网络找出来!”

    见涉案人员被带进审讯室,肖然他们也没有再停留,后续工作自会有专业同事接手,现在回家睡觉才是主要任务。

    毕竟都快12点了,明天晚上还要值班。

    ……

    平静地日子往往过的很快,转眼间已是晚春4月,鲜花绿草,一片生机。

    这天周四,赶巧轮到肖然休息,熬夜看比赛直到日上三竿才起床的肖然,心情有些郁闷,毕竟是带着郁闷入睡的。他支持的一个球队被淘汰了。

    虽然知道没有什么常胜无敌的球队,但输球总是不舒服的,必须要找点其他的事做。

    肖然躺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蓝天,这么好的天气,好不容易轮到的休息日,该去做些什么呢?总不好一直发呆下去吧。

    想了想,肖然拿起手机,点开那个处于屏蔽状态的私聊群,“休息日好无聊,可有同休息的,有好玩的项目吗?”

    消息刚发出去,皮自重便第一个跳了出来:“轮休了不起啊!拉仇恨。”

    肖然撇了撇嘴,怎么就拉仇恨了,你上周陪着老婆去春游,在群里喂了一圈狗粮,这么快就忘了么?

    “今天送来一具大郎很有特色哦,不如来看我的T型解剖刀法?[萌]”这是余雨的回复。

    肖然揉了揉自己的胸膛,想到那闪着寒光的解剖刀划过皮肉组织,然后余雨剥开切口,捧着一颗心脏出来……

    嘶,算了算了,想想都心疼。

    “肖然也休息啊?我待会儿去钓鱼,一起去啊。”师傅王俊名@肖然道,“我跟你说,那鱼上钩时摇头摆尾的感觉,无法用言语描述的爽啊!”

    钓鱼?

    肖然看着王师傅的描述,心中一阵向往,话说他长这么大,虽然经常下水,但还没钓过鱼呢,不过俗话又说春天钓鱼伤千万,要不要去呢?

    “师傅去哪钓鱼?”肖然回道。

    “海边海边,江入海口的地方。”王俊名回复。

    海钓的话,应该没事吧?“师傅,什么时间?要准备什么工具?”

    “10点半出发,我这东西现成的,你什么都不用准备,到时候我去接你。”王俊名回复。

    “好的。”肖然答应下来,反正他就是顺带的,而且他一个新手,能钓到什么东西。

    上午10点40,王俊名接到肖然赶往海边,临安作为靠海城市(请勿联系现实),虽说赶到海边需要一段时间,但也并不是太远。

    随同一起来的,还有王俊名的一位名叫张涛的老钓友,中午12点多,三人赶到入海口,下车之后一看到海边钓鱼的人并不少。

    王俊名与张涛支起遮阳伞,拎出座椅,拌好饵料,用力将钩甩出,正式开钓。

    而肖然作为一名纯新手,只好使用一根王俊名早年的老式钓竿,用着带浮标的钓具,坐在江边对着缓缓流进大海的江水发呆。

    不过钓鱼这项娱乐活动向来奇怪,经年的老手往往毫无所获,而初入此门的新手却经常斩获颇丰。

    在水边坐了将近一个下午,肖然这个纯新手居然钓到了几条江条还有一尾筷子长的鲤鱼,上鱼时的手感果如王师傅所形容的那般,言语无法描述的爽快,就跟球场上苦苦等到一粒进球时那般美妙。

    肖然发现他有了新的爱好,以后休息没球看时,出来钓鱼也是不错的选择嘛,总比一个人在大街上四处游荡惹人注目要好的多。

    下午4点多,收竿后观看王俊名与张涛钓鱼的肖然,突然发现远处的海边传来一阵躁动。

    “死人啦!死人啦!”一名胖胖的钓友边跑边大声喊道。

    一听这话,王俊名立刻扔掉钓竿,与肖然一起往南边跑去,“死人了?怎么回事,我们是警察!”

    “啊?你们是警察?”

    那白胖的钓友裤子湿了大半,闻言一愣,随即喘着粗气道:“那、那太好了,你们去看看吧,就在南边那断崖下边,哎呀吓死我了,我正在哪打窝呢,一看那礁石缝里,都泡肿了,吓的我都滑海里去了!”

    “断崖下边?那你带我们过去!”王俊名说道。

    “好、好的。”

    那胖钓友连连点头,领着肖然与王俊名朝那死人的方向走去,其他钓友一听出了事,也纷纷抛下鱼竿,三三两两的跟着过来。

    沿着海岸线走了约莫有7、800米,肖然与王俊名终于走到了胖钓鱼所说的那片断崖。

    断崖不高,也就5、6米的样子,断面与海面几呈直角,而在哪断崖下面,十几个大礁石露出海面。

    肖然眼力异于常人,他抬眼一看,便在那距岸边十多米的两块礁石缝里,看到了一个还缠着海草的人脚。

    “是一个人,看不清是男是女,不过没有穿防水服,应该不是渔民。”肖然沉声说道。

    听闻此言,有了解的钓友立马说道:“海里的尸体,如果不是打渔的出事,那要么是溺死,要么是自杀,现在还没到台风季,平常船上掉海里的,哪有救不上来的?”

    周围的钓友纷纷点头,有人道:“说不定是船上起内讧了,人被弄死了丢海里的!这茫茫大海的,死个把人谁能知道?”

    听着钓友们的议论,肖然与王俊名跳过一个个礁石,来到那夹着尸体的大礁石边。

    可以看到,礁石缝中的死者是一名男性,泡胀的尸体被衣服紧紧箍着,仿佛下一秒就要胀裂开来,而尸体脸上的皮大半都已脱落,露出已经被泡成白色的肌肉纤维,分不清他生前长什么模样。

    不过从死者的脚踝处可以判断,此人生前体型应该偏瘦,只是由于长时间的海水浸泡,才变得肿胀不堪。

    “给指挥中心打电话,让这边辖区分局的同志们过来处理吧。”王俊名说道。

    肖然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拨了指挥中心,同时让指挥中心联系海警大队,毕竟海警大队负责着海上发生的案件,而且还管理船只,对海上人员比较了解。

    看尸体现在的样子,想快速确定身份应该不大容易。海警大队掌握的信息多,说不定能为临海分局的同志们节省一些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