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276、以猫始,以猫终
    虽说此时老闩大叔又犯起了糊涂,但仍挡不住张磊急切的心情。

    蒋枫只是临时过来的不知道其中缘由,孙姓同事还拉了拉张磊的衣角,说人又犯糊涂了别再给刺激着,等人清醒了再问。

    然而到了这关键时候,多等一分钟都是煎熬。

    肖然是知道张磊心中所想的,如果老闩大叔的猫真的抓伤了阮荷,接着当即被阮荷杀死,在猫尸没有被清理的情况下,猫爪子上定然是会留有DNA的,结合旁证在一起便是最有说服力的直接证据!

    不过令人担忧的是,此时距离29号已经过了将近两个星期,老闩大叔的猫死后究竟是怎么处理的,如果被直接扔进了垃圾桶,或者丢给了什么收购毛皮的小贩,这种结果对苦苦追寻真相的众人无异是晴天霹雳。

    即便现在能找到猫尸,以老闩大叔的表现来看,他对于自己的猫是相当有感情的,不然也不会一提此事便被刺激的又糊涂起来,那么当时其猫死后他有没有进行过清理,这又是一件令人担忧的事。

    可是现在老闩大叔又糊涂起来,什么时候能清醒也说不好,没有他的解答,想去寻找都没有方向。

    “大叔,您再想想,您的猫被您扔哪了?”

    张磊锲而不舍地询问,眼看案情就要获得实质性进展,却突然被不上不下地吊在这里,这种感觉难受的能令人崩溃。

    但是糊涂起来的老闩大叔是感受不到张磊话语中的焦急的,只是梗着脖子,双手摊开、合上、再摊开,嘴里嘟嘟囔囔地重复着:“噗嗤……死了……”

    “哎呦哎,我的天!”张磊狠狠地抓了抓头皮,感觉脑袋都快要炸开了。

    肖然拍了下张磊的肩膀,冷静且坚定道:“急什么,注意心态!都过了这么些天,要出意外早出了,如果现在能找到,也不急这几个小时!”

    张磊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至于孙姓同事和蒋枫,两人根本就不知道要调查的究竟是什么案子,全程糊里糊涂地听着。

    “两位小警官说的是我爸的那只猫?”老闩的儿媳正给老闩扣着大衣扣子,听闻肖然与张磊的对话,抬头问了一句。

    看着老闩儿媳明确地眼神,肖然心中一动,连忙问道:“您知道?”

    “啊?啊!”

    老闩的儿媳怔了一下,点头道:“死掉了嘛,那猫超凶的一只呀,还特别古怪,除了我爸谁都不让碰,有次我要喂它还要拿爪子抓我,我爸喂了它好几年,走到哪都带着,对那猫比对他儿子都亲。

    然后前些天早上就见我爸对着桌子上的那猫发呆,我一看就是死掉了,脖子上肚皮上都是血,我早就和我爸说过那猫太独怪,要拿绳子拴在手里,不然准出事,这下好啦,肯定是惹了或者咬了什么人,被人给弄死啦!”

    “那猫死掉了,尸体是怎么处理的?还能找到吗?”肖然关切道。

    “这么长时间啦早该臭掉了呀,还找它干嘛……”

    老闩大叔的儿媳说着,见肖然一脸严肃,连忙改口道:“我爸拿铁盒子装了,埋到门前的路下面啦,老头吭吭哧哧弄的一身汗,把坑挖的好深嘞……”

    老闩的儿媳知无不言,听到这话,肖然和张磊暂时松了口气,能找到就好。

    于是几人又跟着老闩及他儿媳返回到他们的住处,老闩的儿媳照料着公公进到屋里,接着拎了一把小铲子出来,指了指车底盘下砖石铺成的路面,“我记得就埋在这一块了,你们找找看。”

    “把车挪开!”

    肖然接过小铲子,又摘下胸前的记录仪递给蒋枫继续记录,见张磊把车退到一边,便蹲下身仔细观察了一番地面。

    终于在靠近墙根的地方找到了几条土质明显新鲜的缝隙,想来就是老闩埋猫的地方。

    肖然用铲子将覆盖着地面的石块、砖头撬开,一点点地挖开下面压的坚实的土壤,蒋枫持着记录仪抵近拍摄,张磊也拎了包过来,做准备的同时还不忘拿了只口罩戴上。

    往下挖了大约有三十公分,一个被泥土挤的有些变形的红漆铁盒从泥土中显露出来,盖面上还有某某点心的字样。

    肖然戴上手套,小心地清除了周边的碎土,等张磊放了标签拍照之后,才将这约莫一尺长的铁盒夹了出来。

    盒子出来接着便是张磊的事了,肖然后退几步,如果猫在盒子里,死了这么些天,地下温度又相对较高,腐败发臭是肯定的。

    虽说肖然不惧这种气味,但只要是个正常人,肯定不会喜欢闻这种味道,即便肖然有时候做事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可那都是长的帅的代价,不是心理变态!

    张磊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将铁盒掀开,果不其然,盒子刚一开,一股浓烈的似乎是聚积到快要爆炸的腐臭气息,顿时从铁盒内部窜了出来。

    “哎呦……”

    老闩的媳妇正探着头朝盒子里望着,一见其中那腐败的猫尸,还有盒子底部浮着白沫的粘液,怪叫一声,恶心地捂着嘴跑屋里去了。

    张磊憋着气暂时没什么感觉,虽然有些辣眼睛,不过站在旁边拍摄的蒋枫却被冲的脑子发蒙,紧紧地抿着嘴唇,脸上的横肉越发有往外凸的趋势,但仍努力的保持着姿势,不让手里的记录仪乱晃。

    肖然戴上口罩接过记录仪,蒋枫这才几步跳到一边,剧烈的喘了几口气,痛苦叫道:“奶奶的,怎么这么臭,比现场那些腐尸的味道还重!”

    “那肯定的啊,浓缩的都是精华嘛!这么长时间攒出来的一盒子,肯定是那些臭味一直在扩散着的遗体不能比的啊!”孙姓同事在一旁讲的似乎有些道理。

    肖然和张磊对这些充耳不闻,贴标拍照之后,张磊看了看猫尸,“应该没有被清理过。”

    “回队,送法医科,这些是他们的专长。”

    肖然取了一大号物证带,将铁盒连带其中的猫尸包裹严实,几下将路上的坑填好,一行人随即上车返回队里。

    “我们最开始发现王小梅的尸体,也是因为建筑工地上的一只猫吧?”

    路上,张磊望着道边不时走过的宠物猫,突然感慨道:“如果这只猫爪子上真的还留有她的DNA,那可真是以猫为始、以猫为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