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215、饭与面
    本以为小犊子要跑的汤高原等人都做好了围堵准备,见此情形也是愣了两秒,随即反应过来,连忙一齐扑上。

    被按住的小犊子似乎意识过来,被拿住了双肩仍倔强地要爬起来,嘴里嘟嘟囔囔不知道在骂着些什么,直到汤高原给他上了手铐才将小犊子拎起来。

    汤高原一把揭开小犊子的口罩,大眼睛薄嘴唇,一口黑牙,呼吸很臭。

    确认无误,汤高原接过头套给小犊子罩上,几名警员死死地抓住小犊子的手腕与胳膊,快速将其推进了警车。

    汤高原拍拍裤子上的灰迹,看着走来的霍志勇道:“这家伙力气还挺大,那胳膊细的手铐都快上到最紧了,真不知道他哪来的力气。”

    “他没这么大力气,也抱不动上百斤的尸体。”

    霍志勇弯下腰,将小犊子洒掉的泡面收拾了一下,扔进了垃圾桶里,一个十一二岁就出来混‘江湖’的少年,饥一顿饱一顿,而且吃的都是没营养的东西,身上有肉才怪。

    警车刚往回走了约莫有两公里,押着小犊子的那辆车突然停了下来,霍志勇从前车上下来,沉声问道:“怎么回事?”

    一名警员指着车内敲着头乱扭的小犊子道:“这家伙一上车就说头疼,这会儿说疼得要死要活的。”

    “你们没动手吧?”霍志勇皱着眉头,看着车里乱踢乱叫的小犊子。

    那警员苦着脸道:“哪能啊,我们打他干嘛,车里都有录像。”

    霍志勇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行,我们带他去公安医院检查检查,正好可以给他做个骨龄检测。”

    “是!”

    那警员连忙回了车里,一行人当即转道公安医院,医生在对小犊子检查之后,很肯定地告诉霍志勇,这小东西根本没病。

    “这日尼玛的什么狗屁医院,水平不行是吧,会不会看病,我头疼的要炸啦,嘶,心也疼了……”

    一听医生说他没病,小犊子立刻露出浸淫多年的无赖嘴脸,躺在病房里撒泼打滚,头磕着地板砰砰作响,一通乱叫之后还做势要踹墙边的仪器。

    “你是想演‘翻滚吧牛宝宝’吗!”

    汤高原一把将小犊子按子地上,指着小犊子的鼻尖,一个字一个字地警告道:“你别在这没事找事,你再乱动乱叫,我就用约束带把你捆上,到时候你嘴角上叮了苍蝇也只能用舌头舔!听明白了吗!”

    小犊子抿着薄嘴唇,果然不敢再胡搅蛮缠下去,点了点头:“我要尿尿!快憋不住了!”

    霍志勇冷眼看着,把脸一侧,示意带小犊子去厕所。

    随即,汤高原与几名警员将小犊子从地上拎了起来,押着去了洗手间。

    见人消失在走廊尽头,霍志勇转身问面前的主任医师:“他的骨龄测试结果是多少?”

    “18岁左右。”

    医生答道,“不过他的心理年龄,还停留在小学生水平。”

    “重要吗?”霍志勇点了根烟,深吸一口,无奈笑着看向肖然。

    肖然面无表情,只是摇了摇头,确实,对于身上背着两条人命的小犊子来说,心理年龄确实不在量刑的考虑范围之内。

    跟着霍志勇出了病房,还没走到洗手间,便看到小犊子又躺在洗手间门口打滚,不过这次看着挺严重,口吐白沫,嘴歪眼斜。

    身后的医生见此情形,连忙要喊急诊的人过来。

    霍志勇摆了摆手示意不用,他摘下手套蹲在小犊子身边,左手捏住小犊子的下巴,右手在其嘴里一掏,一小块从洗手台上扣掉的肥皂便从小犊子的嘴里滑落出来。

    霍志勇拿过一瓶矿泉水冲了冲小犊子臭烘烘的嘴巴,目光如炬道:“别耍小心思,你这点小手段我见的多了!”

    见骗不了众人,小犊子既不羞也不恼,只是嘿嘿一笑,抓过霍志勇手里的矿泉水,抱着喝了几口。

    天色将暗,被闹腾了一整个下午的专案组,终于将小犊子带到了审讯室里。

    刚在审讯椅上坐下,小犊子便嚷嚷起来:“我困了!我要睡觉!”

    “告诉你了,不要在耍花招!”坐在霍志勇右手边的警员拍着桌子,“你只要回答完我们的问题,你就可以休息了!”

    “嘁。”小犊子鄙弃地看了那警员一眼,叛逆地转头望向一边。

    “我问你,11月23号晚上8点左右,你是在哪里?”

    “我在玩。”

    “在哪里玩?”

    “想在哪玩就在哪玩,还能跟你玩啊!”

    听着这话,那警员的脸都快憋成了酱色,于是便不在和小犊子啰嗦,直入正题道:“那辆燕A·730V7的出租车是不是你偷的?”

    “不知道。”

    小犊子很是无所谓地回了一句,从他对着单向玻璃捋着额前的一缕快要到嘴角的头发来看,或许他根本都没听清问的是什么问题。

    问话的警员怒急反笑,“你不知道谁知道!车不是你偷得,那人也不是你杀的啦?!”

    小犊子嘴唇一咧,从眼角看着那警员,表情颇有些某相声明星的贱味,笑嘻嘻道:“你讲的对。”

    神特么讲的对,问话警员怒火中烧,听语气不知道的还以为领导来视察了呢!这小犊子对警察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畏惧心理。

    “肖然,你点的外卖!”

    汤高原推门走进观察室,抬手将肖然点的一份薄皮烤鸭饭以及一瓶奶制快线放在桌上,下巴点了点审讯室内的小犊子:“情况怎么样了?”

    肖然没有去动外卖,只是摇了摇头,“对峙快两个小时了,他就是个铜豌豆,蒸不烂、煮不透。”

    “这家伙跟着那些三教九流的人混了这么多年,还进了那么多回派出所,对我们这一套早就烂熟于心了,依我看啊,难搞!”汤高原坐下来说道。

    肖然摇了摇头,对汤高原道:“每个人的心理都会有弱点,越是难办的人,在其心理防线的某一段,往往也越脆弱。”

    审讯室内的小犊子进入了沉寂状态,无论霍志勇等人如何摆道理讲原则,他都是脑袋一歪,不屑地撇撇嘴角。

    情况这样持续下去也不是办法,霍志勇敲了敲桌子,听着小犊子‘咕噜咕噜’乱叫的肚子,打算先将他送去看守所,择日再问。

    就在这时,审讯室的门突然响了几声,霍志勇说了一句‘进来’,肖然便打开了门,一手拎着外卖一手拿着饮料,拆开一次性筷子,打开外卖递给了小犊子。

    小犊子看着面前五香俱全的饭菜,一时间不知所措,他抬头愣愣地望着肖然,过了半响才说道:“哥,你心眼真好。”

    “慢点吃,喝点饮料。”看着狼吞虎咽地小犊子,肖然拧开奶制饮料递了过去。

    小犊子拿着饮料喝了几口,突然放下饮料,也不擦嘴角边的奶渍,只是盯着手里的饮料发愣。

    空气间寂寥无声,只有小犊子撇着嘴角抬起头,像个丢失了心爱玩具地小孩子般看向肖然,表情越发委屈,皱着褐色的鼻梁,泪水不断地从大眼睛中奔涌出来。

    小犊子干嚎了一阵,终于大哭了出来,“我的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