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187、她,真活着!
    有时候事情的发展就是这样。

    看似走进了死胡同,但往往一个不经意的节点的出现,前方立时豁然开朗。

    最开始听到所谓灵异事件的时候,由于并不能确定是否真有一个与席如香类似的人,大家的初始想法都停留在席如香的双胞胎姐妹,或者同父母的姐妹身上。

    但由于席如香确实是独生女,而且灵异事件只是道听途说,在加上冯子浩的出现,所以暂时没有去深究这件事。

    而今冯子浩的调查告一段落,监控中也的确出现了一名与当年的席如香的穿着、体态极类似的人,积案组的工作重心自然为之一变。

    “席如芸!”

    从负责户籍的同事哪里调来席如香所有近亲的资料之后,肖然的目光便再没有离开这张一寸照片。

    席如芸,席如香叔叔家的女儿,也就是席如香的堂妹。

    自打看到席如芸的照片,莫小北与张磊亦是良久的沉默,过了好一会儿,莫小北喃喃开口:“她们……她们长的好像啊……”

    “身高1米61,还是与席如香同一年出生!”

    张磊脸上的兴奋似乎要抑制不住地迸发出来:“如果让她们穿上同样的衣服,稍一化妆,站在一起谁能认出她们俩谁是谁!”

    “所以,粟永长还有刘雅洁说的席如香的反常面,会不会是当年她们两个经常互换身份?”

    莫小北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深吸了两口气看向肖然道:“可是,当年她们两个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这个问题,现在只有席如芸自己能够解答了吧。”

    张磊见肖然一直沉默不语,便开口说道:“不过这个席如芸现在也已是中年,我们在监控中看到的身影,却像是一个小姑娘的身影,她能……”

    张磊话没说完,肖然便将席如芸的资料翻了一页,指着婚姻状态栏上的‘未婚’字样。

    “她和冯子浩一样,到了这个年岁了依旧没有结婚。”

    莫小北瞬间又将席如芸与冯子浩联系在了一起,转而向张磊道:“我们在监控里并没有看到那人的面孔。

    而且如果一个女人没有生育过,并且自控力较好的话,维持着年轻时的身材,也不是没有可能,再说她穿的卫衣还是挺宽松的。”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做?直接到金陵把席如芸提过来?”张磊问道。

    “小北把现在的情况和鲍组说下。”

    肖然斜靠着椅背,指尖一下又一下地敲着旁侧的扶手:“我个人认为,要先坐下准备工作。

    第一,找通讯公司,查下席如芸和冯子浩的通话记录,我们要确定他们二人是否有联系。

    第二,查下席如芸的出行记录,公共交通系统,或者私人车辆,席如芸名下有一辆车牌号为‘酥AJ1981’的奔驰A200L。

    第三,呃,这个不算,问鲍组能不能找一下,席如香和席如芸两人从小到大的全部档案,我感觉她们姐们之间,肯定有着不为人知的事情。”

    “必须的,两个人顶着一个名字在大学里轮流生活,怎么解释都说不过去。”莫小北点了点头,接着便找鲍克疾汇报去了。

    看着莫小北匆匆离去,张磊与肖然闲聊道:“哎,这个席如芸,当年在对席如香老家走访的时候,怎么就没有察觉,而且档案里连问询记录都没有?”

    “比如说当年她在外打工联系不上,又或者说当时认定的凶手为独居男性……”

    肖然摊了摊手:“如果不是经过时间的沉淀,让我们知道了商贸学院4号宿舍楼的怪事,我们不是照样想不到还有一名与席如香类似的女生么?”

    “也是。”

    张磊点了点头,“话说,我们现在的第一嫌疑人仍然是冯子浩,你说,这个席如芸会不会真的与她姐姐的死有关?”

    “想来应该是有些关系的,如果没关系,她当年为什么没有和警方明说,她与席如香两人互换过身份?”

    肖然耸了耸肩膀,眸中一道光芒闪过:“而且她每年都跑到席如香当年的宿舍里哭泣,虽然不能确定她到底是出于何种心理,但我敢确定,这个‘席如芸’肯定知道许多我们不知道的内幕!”

    ……

    经过一天的忙碌,席如芸明面上的资料基本被搜集完毕,肖然要的席如香与席如芸两人的成长档案也拿到了手里。

    说是档案,其实就是几张纸,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一天之内想要通过电脑系统把两人的过往查个底朝天,基本没这个可能。

    晚八点,得知关于‘席如芸’的新情况后,石副局召集所有人进行案情分析会。

    “没想到,真是没想到,‘117案’重启不到一个星期,这桩悬案便有了如此多的进展。”

    石副局情绪有些激动,“我要感谢诸位,是各位的不懈努力,给这桩久拖不决的悬案带来了曙光!”

    “咳咳,石局,那啥,我们真没出多少力……”

    唐文有些尴尬地笑道:“其实都是肖然、小北他们的功劳,我们还没反应过来,这案子就柳暗花明了。”

    “集体!集体!”

    莫小北连忙摆手道:“各有分工而已,没有整个集体支撑,我们也发现不了这些问题,对吧,你们就别捧我们了,弄的多见外似的。”

    “就是,集体嘛。”

    石副局笑了一阵,继而正色道:“现在我们已经基本认定,这个席如芸身上很可能有我们不知道的隐情。

    所以,鲍克疾,你带唐文、肖然、莫小北、张磊,明天一早去金陵,尽快把席如芸提来。我会和金陵那边的同行打招呼,注意隐蔽行动,如果席如芸和冯子浩是有联系的,我们动席如芸,绝不能让冯子浩察觉!”

    “这点放心,我们的人一直在紧盯着冯子浩。”鲍克疾郑重道。

    石副局点了点头,正准备结束会议,突然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肖然:“小肖,你有什么想说的?”

    “我?……嗯,有一个建议。”

    肖然抬起头,伸手拿起席如香与席如芸当年在高考前后的资料照片:“我建议,我们在传唤席如芸之前,先去一趟席如芸的金陵老家。”

    众人的目光纷纷聚焦在肖然手中资料里的照片上,看了片刻,众人纷纷醒悟过来,“这是……”

    “这里,是席如香高考前的一寸照片,以及大学入学后拍的一寸照片,可以看到,席如香面容几乎无变化,但发型由马尾长发,变成了齐耳短发。”

    肖然郑重地指着资料上的照片,“而这张,是席如芸高考前拍的一寸照片,但席如芸高考后并没有读大学,而是出门打工。

    ……下面这张,是席如芸离家之前,由于身份证丢失,重新办理身份证时拍的一寸照片。可以看到,席如芸高考前是齐耳短发,办理身份证时却是马尾长发!”

    “也就是说,——当年是席如芸冒用了席如香的身份,进入商贸学院读的大学!”唐文惊呼道。

    会议室内一片死寂,众人都在努力消化这一突如其来的信息。

    过了好一阵,莫小北满脸的不可思议道:“所以,当年被害的是席如芸?——席如香,她真的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