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183、弱点
    “结……结婚?”

    冯子浩愣了几秒,大约是在判断,肖然问他这个问题到底有何深意,犹犹豫豫道:“为什么要结婚?婚姻是坟墓你不知道吗?”

    “你是不婚主义?”

    莫小北紧跟着问道:“在你们那个年代,不婚主义在社会上是很难被接受的吧?你就没想过组建个家庭,要个孩子什么的?”

    “呵,家庭?呵,孩子?”

    说道这个话题,冯子浩稍稍松懈了些,神色十分厌烦与不懈:“家庭就是禁锢人自由的囚牢,孩子就是浪费精力的个体。

    ——我说你们小年轻怎么这么古板?思想比我们还老旧!要孩子做什么?要家庭做什么?

    人的一生短短几十年,就不应该被这些东西所拖累,就该享受生活,追求精神的财富!家庭、孩子?只有庸人才会把一辈子的宝贵精力放在这上面!”

    冯子浩在这个话题上滔滔不绝,反复告诫莫小北他们不要被俗事蒙蔽了眼睛,致使大好年华虚度。

    对冯子浩的观念,肖然并不完全认同,仅就家庭而言,他个人的态度就是顺其自然,不强求不刻意。

    当然,肖然没有接冯子浩这个话题,而是继续跳跃式问道:“你知道长桥公园吗?”

    “知道,怎么了?我小时候经常在哪里玩。”冯子浩坦然道。

    “那你最近丢过一件白睡衣吗?”

    “白睡衣?我睡觉从来不穿睡衣。”冯子浩愈发迷糊起来。

    “是嘛。……那你,有喜欢过席如香吗?”肖然话锋又是一转。

    冯子浩瞳孔骤然一缩,声调有些上扬,“你、你说什么?!”

    但他立刻意识到了这一点,当即调整了回来,扭了扭身子,故作放松姿态,皮笑肉不笑道:“我会喜欢她?怎么可能!我都说了我是不喜欢女生的……”

    肖然静静地看着冯子浩的这番自导自演,不过无论他这会儿演技多好,都弥补不了方才露出的破绽,说谎时典型的微表情是骗不了人的,哪怕他的目光中带着无尽真诚。

    冯子浩和席如香在大学时,一定有过不为人知的过往!这一点,肖然有绝对的把握确定。

    “所以你不结婚,也没有喜欢的人,然后就喜欢上了医学?”

    肖然继续提问:“你是因为什么原因,而走上外科这条路的呢?”

    ——是不是因为当初分解席如香时的快感?肖然留下了这半句话,其中深意,他自己知道就行了。

    “开始我也没想过从医,是我伯父让我去学医的。哦,他在人民医院,是市的医学专家之一。”

    冯子浩面色坦诚地解释道:“初学的时候,我也是想敷衍了事,后来越学越感兴趣,逐渐就喜欢上了外科。”

    “然后你就把手术当成了你的毕生追求?”张磊冷不丁问了一句。

    冯子浩郑重地点头:“是的!”

    “衷心于手术、不喜欢女生、不组家庭、也不结婚……”

    肖然微微笑着,一字一顿,冯子浩冷眼看着肖然,似乎在为肖然的这个问题做准备:“所以,恕我冒昧……您的这些观念,是您父母破裂的感情对您所造成的影响吗?”

    办公室内霎时间鸦雀无声,一片死寂。

    冯子浩的脸色逐渐铁青,他缓缓坐直身子,充满凶光的眼睛死死地瞪着依旧微笑着的肖然。

    他握成拳头的手,放在椅背上不停地颤抖,最终伸出两根手指,指了指紧闭的房门,从牙缝里迸出三个歇斯底里的音符:“滚出去!”

    一直有气无力地张磊此时也紧绷起来,他与莫小北牢牢地盯着冯子浩,生怕冯子浩一时冲动对肖然动手。——即便肖然早有防备。

    “对不起,请您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肖然继续刺激着冯子浩的内心,如果席如香的死真与冯子浩有关,他必须要找出冯子浩的心理弱点。

    在人心最敏感最脆弱的那一部分里,可能就隐藏着潜伏的魔鬼,一旦某天无意触碰,魔鬼便要出来害人。

    假设是冯子浩谋害的席如香,那么原始刺激因素,会不会就是冯子浩父母的感情问题?

    如果是,在席如香与冯子浩有过来往的前提下,席如香是怎么触碰到的这个话题?

    谈论对方的父母,即便关系比较稳固的情侣之间都很少提及。

    “这是我的个人隐私,你们无权窥探!”

    冯子浩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仔细听的话,还能听到冯子浩上下牙齿之间‘咯咯’的摩擦声。

    他一直在忍耐着的,他父母之间的感情问题就是在他面前不能提及的禁忌!

    “你只需要回答,是或不是。”肖然丝毫无惧。

    冯子浩瞪着肖然,似乎要把肖然面貌上的每一丝细节都刻在自己的记忆里。

    他缓缓地坐了回去,深深吸了口气,全身肌肉开始放松,漠然答道:“不是!……我不会再回答你们任何问题,请你们离开。”

    肖然点了点头,接过莫小北手中的记录单页,递给冯子浩:“还请签字。”

    冯子浩接过纸笔,看也没看便签上的自己的姓名。

    然后又用便携印泥按了手印,接着‘啪’地一声,将纸笔重重地甩到桌子上,声音中传递着浓浓的愤怒。

    肖然一身不吭地将东西收了起来,看张磊关掉了记录仪,道了声‘再见’,便径直推门离去。

    走出爱华医院,张磊这才担忧道:“肖然你把冯子浩刺激的有点狠了吧?你这样一激他,万一他旧病复发,再次作案怎么办?”

    “如果不激他,我们就不会知道他的家庭以及其父母的感情,是他心里最敏感的地方,而且也是他的弱点。——这是我们下一步重点调查的方向。”

    肖然打开车门,随即抬头对莫小北道:“小北,给鲍组长打电话,让他紧急调人来二十四小时盯着冯子浩。磊子讲的对,如果当年真是他作案,现在他受了我们的刺激,所以务必要防止他‘重操旧业’!”

    莫小北捋了一把被风吹到面前的刘海,点头道:“这个我明白,我们先在这盯着,等局里人来了我们再走。”

    中午接近一点四十,鲍克疾指派的人终于赶了过来。

    将任务交接之后,饥肠辘辘的肖然三人先去吃了顿午饭。——由于张磊是‘强撑病体’,三人只好去了一家粥店解决了午饭问题。

    吃完午饭,三人又马不停蹄地前往望江路鼓楼社区,当年冯子浩与父母居住过的地方。

    十五年前,冯子浩的父母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具体事件,对他的心理究竟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这些事情,是否就是导致席如香后续遇害的原始诱因?

    一切答案,似乎都在面前的这处老旧的社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