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超级警察 > 21、路边的尸体
    案发地是辖区边缘的一个城乡结合区,当地派出所接到村民的报案,赶到现场后初步判断是杀人抛尸。

    由于派出所人力及技术层面的限制,当即上报到市局。

    在如今安详的社会环境里骤然出现这样一桩恶性案件,市局领导相当重视,当即决定派出专案人员,由雷康大队长带领前往事发现场,务必尽快破案。

    确认人员到齐,再带上薛青霞与余雨两名法医,一行人便带上装备匆匆上车赶往现场。

    事发地是在一条省道的旁边,周边是大片的农田,旁边只有一个村子。

    听说死了人,公路旁边围观了大量的群众,能看出来热情都很高,很显然又是一个看热闹的好机会。

    众人赶到的时候,派出所的同事正在疏散人群。

    拨开人群进了现场,依稀还能听见外围群众的窃窃私语。

    “听蒋婶说了吗,哎呦,那人死的真就一个惨呢,说是被人捆住双手,然后拖在车后面,在路上给活活拖死的!”

    “嘶——这听起来就觉得疼啊!看我这手心里都吓出汗了!”

    众人领了口罩鞋套,派出所的彭所长见局里来人了,连忙走了过来:“雷大队,你们来的够快的!”

    “人命关天不能不快啊。”

    雷康看了一眼周围,也不客套,直接说道:“现场怎么样了?”

    彭所长摇头道:“我们赶过来的时候这边已经围满群众了,除了尸体旁边没人动,周边痕迹基本可以判断都被踩没了。”

    雷康腮边的肌肉跳了下,沉着脸道,“询问过报案人了吗?”

    彭所长道:“已经问过了,报案人叫蒋桂英,是旁边蒋村的村民,一早起来下地掰玉米,当时天还没亮,就看见路边草从里有一堆衣服,走过去一看才发现是具尸体。”

    “死者身份确认了吗?”雷康道。

    彭所长道:“还没来得及呢。”

    “行。”

    雷康皱着眉头,吩咐道:“先看下死者吧。”

    肖然跟着走进了警戒线内,入眼便看到处在路旁草丛里的尸体。

    只见死者上身穿蓝黑色外套,下身也是蓝黑色的裤子,衣服破损严重,其上可以看到大量的血迹和泥土,而且上衣还有少量的可见油污。

    薛青霞和余雨已经带着手套在路旁蹲下,开始做初步尸表检查:“死者颅骨开放性骨折,整个头部缺失约三分之二,脑组织仅少量残余,可以直接看见颅底。右侧肩部、右侧髋关节、右下肢严重磨损。右侧髋骨组织磨损约二分之一,右侧腹腔大面积缺失,腹腔内脏器外露,右侧跟骨磨损约一半。”

    与其说是一具尸体,倒不如说是一具残尸,一颗头颅只剩下后脑勺,胸前的肉都快被磨没了。

    如果死者真是这样没活活拖死的,那得是多大的痛苦!

    不过薛法医显然对这些不会产生联想,尸体在法医的眼里,和解剖室里用来练手的小兔子、小青蛙没什么区别。

    薛青霞从余雨手里接过放大镜,仔细观察了死者磨损的髋骨、跟骨以及颅骨断面,不带有任何情绪道:“根据骨组织判断,死者年龄应该在60岁到70岁之间。尸体的损伤基本在同一个平原,与路面严重重合,摩擦方向与地面受力方向一致。摩擦面方向擦痕成条状,说明死者与地面摩擦是体位几乎不变。”

    “也就是说,死者的确是被拖在地上拖死的?”

    报案者蒋大婶或许还真是福尔摩斯附体,居然让她说了个着。

    一队队长邵勇咋舌道:“什么人这么歹毒,对一个老年人下这么重的手!”

    薛青霞摇了摇头:“只是初步判断,具体死亡原因还要等进一步解剖检验后才能得出准确结论。”

    雷康问道:“死亡时间能确定吗?”

    “死者头部严重缺失,无法查看角膜,但肌肉不再发生肌肉收缩,尸斑融合成大片,开始高速发展,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应该在12小时左右,即昨晚7到8点左右。”薛青霞说道。

    “蔡望,立刻联系交警队,让他们查下昨晚7到8点之间从这条路上经过的可疑车辆或个人。”

    雷康沉着脸道:“大家尽快处理现场,不要造成交通堵塞,另外邵勇,你带着秦子河、宋知义和派出所的同志一起,去周边走访一下,看有没有失踪人员。现在首先要找到尸源,了解死者生前人际关系,判断死者死亡原因。”

    “明白。”

    一声令下,所有人各自忙碌起来,肖然与张磊一起勘察着他们负责的区域。

    此时的现场对技术员们来说就是相当的苦逼了,拿着相机满地的搜索,不要说是痕迹了,能找到一块没有脚印的空地都算不错了。

    当然,地上整理下就能称个几斤的烟头除外。

    张磊一脸要死地过了一遍分给他的区域,拉着脸道:“毛都没有一根。”

    “很正常,这里又不是第一现场。”肖然道。

    “肯定的,尸体下面就一点血迹,这么严重的损伤肯定有大量出血,他的血哪里去了?而且颅骨粉碎性骨折,缺失三分之二,颅骨和脑组织哪里去了?”

    张磊点头道:“雷大队和彭所长不是去派出所发动周边群众寻找第一现场去了么,应该会有消息……哎你判断这人是怎么死的,是不是真像那大婶说的那样,被捆了手脚在车后面拖拉过来的?”

    “是不是被车拖来的不好说,但手脚一定没有捆。”肖然说道。

    张磊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你没看尸体啊,如果是捆绑后进行拖拉,手腕、颈部、脚踝这三个部位,其中肯定有一个部位会留下明显的勒沟。”

    肖然摸了摸鼻尖道:“在地面上拖拉人体的力量是非常大的,这样的力量,即使有衬垫也会有非常明显的皮下出血……并且死者的题为也说明上肢未受捆绑,而如果要捆绑下肢的话,死者脚踝肯定离地,但他的跟骨也磨损掉了。”

    “也就是说死者不是被绳索之类拉到这来的。”

    张磊有些迷惑了,“那他是怎么一路磨过来的?”

    肖然皱了皱眉头:“你推过包袱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