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千四百七十七章 确实没什么用的会
    嗜血之王既然已经陨落,他旗下最大的势力奥格瑞玛氏族联盟也成为了历史,如此一来,其余的残部也就到了该被彻底清算的地步了。于是,彻底消灭黑旗翼人和黑海的议案,自然也就摆上了列国高层的办公桌。话说,在嗜血之王活着的时候,兽人还在威震北国的时候,大家似乎都没这个想法,但到了今时今日却又似乎勇气爆棚了,还真是一目了然的现实主义呢。不过人既然都艰了不拆了,国家便更是如此了。

    总而言之,现在列国都准备行动起来了。

    联邦驻扎在东方达罗舒尔要塞的精锐第六军团开始厉兵秣马,准备彻底荡平纳摩亚群山之中的黑旗翼人。和以往任何一次声势浩大却最终一地鸡毛的纳摩亚战役不同的是,这一次他们终于有了可靠的盟友——维吉亚帝国方面,以极其擅长山地作战的艾曼部族为首的军队已经屯扎在了纳摩亚山以北,总兵力大约在三万人左右。另外,比黑旗翼人们更擅长隐秘行动和飞行的血族们也准备大举出动;他们似乎在奥格瑞玛征服战中吃到了甜头,对这种国际联合行动似乎是很有瘾的。

    黑旗翼人不过是一群饥肠辘辘衣衫褴褛的山匪。虽说是嗜血之王的信徒,但大多混得其实比乞丐都差。这段时间唯一浪了一次的就是死灵战争期间,跟着兽人和亡灵们当狗,总算是混了点骨头吃。然而,随着他们的几个老大死光光了,现在却。周边列国却摆出这么一副兴师动众的排场想要把他们赶尽杀绝,还真是一件悲伤的故事啊!

    当然,连神祗都依然陨落,事态发展至今日的状况,识时务者自然也就多了不少。据说,已经有不少成组织的黑旗翼人跑出纳摩亚山向联军投降了,并且很积极地准备当带路党呢。

    相比起彻底山匪乞丐化了的黑旗翼人了,辰海上的黑海们便刚烈多了。在帕肯斯陨落的那一刻,他们便仿佛是疯了一般从隐藏的巢穴中蜂拥而出,攻击着任何一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船,无论对方是商船还是战舰。随后,他们又驾着超大型的海兽开始袭击人口密集,船运繁荣的城市和港口。猝不及防的辰海列国还真的被他们搞得灰头土脸,损失不小。

    “我们简直就像是在面对一群失去了链子的疯狗。”某国海军的高层便是这样发言的。

    当然了,如果黑海真的像狂暴的疯狗那样一直浪到死也就罢了,左右也不过就是一次超大规模的集体自杀罢了。可惜他们的疯狂也就只持续了不到一个星期的样子。然后,便如同磕多了蓝色小药丸的竹竿男一样,石更的时候有多么狂野,贤者时间便有多么的萎靡。黑海各部在给辰海沿岸的列国港口留下了一片狼藉后,以及己方超过十万具的尸骸之后,他们就这样直接萎了回去,再一次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这时候再想认怂就已经不可能了,或多或少都受到了损失的辰海列国已经磨刀霍霍了——嗯,虽然绝大多数国家是在花了不少时间完全确定帕肯斯陨落之后才开始磨刀的,但国家行为嘛,论迹不论心,反正磨刀就是磨刀咯。

    “我们必然将彻底消灭为祸辰海贸易千年的黑海集团,让和平和繁荣回到这片孕育了文明和历史的大海!让诸神的光辉照入深海!在我们这一代,永恒的凯旋必将降临!”面对着列国的记者,涅奥斯菲亚海军的发言人,一个叫做贝维妮卡的半精灵一身戎装,披甲按剑,站在七海之都著名的寰宇会议中心大厦的门口,挥舞着自己的拳头,用自己最洪亮最有煽动性的语气发表着以上的宣言。她明明是个身材颀长瘦削的半精灵妹子,但那种热血而激昂的态度似乎是太有感染力了,乍一看就算是涂了绿皮举着片刀吼上几句“鲜血和雷鸣”,似乎也并没有什么违和感。

    于是乎,来着各国的记者和本地的围观市民们开始鼓掌欢呼起来。

    不远处的沙滩上就躺着一只足有小山那么大的泰坦长须鲸的尸体——这是当初黑海们驱赶用来袭击涅奥斯菲亚港口的海皇级大海兽,但却第一时间被海军们集火逼到了沙滩上搁浅而死。目测光是那一身肉都足够涅奥斯菲亚海军所有的现役官兵吃上一顿了。这么明显的战绩,要是不拿来当宣传素材那才一定是傻子。

    于是,便是在这样的欢呼声中,辰海海军联合行动大会的第一次会议,便在发言人小姐身后的寰宇会议中心大厦召开了。

    当然,说是大厦听起来很牛掰,但其实只是一栋只有区区的六层建筑物,比陆希旗下的未来科技大厦还要矮。不过,在这个中古时代,这已经是相当了不起的地标式样建筑物了。即便是在未来科技大厦建好运营的今天,它是依旧被视作七海之都的名片之一,也是本地明信片中上镜率最高的建筑了。

    辰海列国对这次会议很重视,到场的也都是他们本国的海军最高统帅。一些特别依赖海上生命线的岛国,甚至是国家元首亲自到场的。当然了,虽然这些一个个都是些国王大公什么的,但要论起存在感却当然远比不上某位二十出头的海军上将阁下。

    陆希其实是真心不想来了。在他看来,这种所谓的各国军事首脑的联合会议,象征意义远大于实际意义。大多数与会人员也不是正经探讨军事行动的计划和细节,而是找个由头走人脉啦关系的。要知道,方才在大厦门口的时候,一位目测七十岁以上的大公殿下竟然由侍从搀扶着,微微颤颤地准备向陆希行礼。还好被后者看到一把扶住了,要不然落到外围那群记者眼里,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三观扭曲的新闻呢。

    仔细想想,这位一把年纪了的雷德利大公乃是辰海某个不起眼的小岛国维斯顿公国的统治者,却也是向奥克兰称臣的属国之一。然而,都是大公,权势比起某位赛瓦茨大公应该是差远了呢。

    “……所以,我现在是奥克兰的赛瓦茨大公外加维吉亚的亚诺尔全境守护者,已经不是秘密了对吧?”陆希无奈。

    “至少在列国高层那里并不是了。”疾风道。

    “所以,我才不喜欢这种场合呢。说是正经的会议,其实从头到尾都充斥着无意义的寒暄和商业互吹啊。这难道不是一种浪费生命吗?”

    然而前面也说过了,所谓的联邦海军总司令和陆军总司令完全属于非常设的荣誉职位,而陆希这位中央舰队提督便是现役的联邦海军最高级的将领了——舰队事务长官乃是文官。

    “更何况你的人缘那么好。这才是参加类似国际会议的最佳人选不是吗?”

    “……好吧,我姑且认同一下。不过啊,为什么疾风你在这里啊?”

    “我是标准航运协会的理事嘛。此次联军行动,是由涅奥斯菲亚自治领政府,说白了也就是标准航运协会牵头组织的,于是自治领政府也将担负大部分的军费。”疾风用理所当然的口吻道:“这种情况下协会派出常驻代表,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哦,所以疾风就是常驻代表咯。以后联合行动的时候,也会随军跟到最后了?”

    “不,我只是作为协会代表参加此次会议而已,说白了也即是走个过场。之后是不是组建联军,要不要常设一个指挥机构,指挥结构设在何处,承诺的军费如何拨付,获胜之后的手尾如何打理,这么细枝末节本来就不应该由我们亲自出面来处理啊,协会这边只需要派一个书记员一个会计就行了。”

    “啧啧啧,走过场。疾风,瞧瞧你这一副肉食者的嘴脸啊!”

    “咦,难道陆希你不是吗?”

    “所以我也早就变成注定要被订上历史耻辱柱的肉食者的一员了。咱们真是一丘之貉啊!”陆希很诚恳地悲伤了一分钟:“所以哪怕是为了身后名,也必须得在咱们这一代把该解决的事情解决了。”

    “可不就是这样吗。”疾风深深地看了陆希一眼,表情没有什么变化,眼睑却微微一闭:“尼克弗尔斯?诺恩德先生,以及伽尔菲特女士现在正在岛外的游击士训练营中。等到开完了会,你随时都可以接见他们了。”

    就算是陆希也花了将近一秒钟才想起来,伽尔菲特的同样奥克兰语全名应该是伽尔菲特?阿斯塔尔,正是老尼克先生之前的常绿隐修会的上一任会长,神话时代的凡尘精灵王朝禁军骑士长,圣白树卫士,当年的自然之神塞法斯提昂的圣骑士。在受到黄金王的诅咒化为不死亡灵之后,又经过了浩瀚的岁月,自知再也无法维系理智,便选择了近乎于自杀的长眠,将命运托付给了战友尼克弗尔斯,等待未来的拯救……亦或者是彻底的灭亡。

    好在,他们等到了主角,也便有了未来。

    原本陆希早就应该和这位圣百树卫士们的领袖见面一叙了,但上次回到涅奥斯菲亚的时候,却赶上对方前往暮光岛拜会前人,便直接错开了。再然后,便有了在永世机关,世界结界中发生的一连串事情。

    “呵……两位堂堂的传奇,当年的一等圣白树卫士,却在学校里教熊孩子吗?”

    “除了这个,他们也确实没什么事可做呢。”疾风道:“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龙骑士们和圣堂骑士们便包围了红森酒吧和绿荫楼,那些凡尘精灵骑士们也都非常坦然地接受了检察……嗯,另外,那些受到了翡绿之心的影响恢复了身前记忆和理智的不死者们,我早就把他们藏起来了,你尽管放心吧。”

    “他们目前确实见不得光,就算是真的被龙骑士或者大圣堂发现了,我虽然有信心据理力争,但总是个麻烦事。你做得很对。”陆希颔首,感慨有这么善解人意的媳妇可真是太幸运了。

    “可是随后的检察却完全没有什么结果。自从黄金王的诅咒接触了之后,隐修会的大家也都完全恢复了精灵的本体真身,身上也不像是有什么后遗症的。大圣堂和德鲁伊教团几乎用了所有的方法,也都一无所获呢。除非……是以自身的意愿背叛的。”

    “当时跳反的那些凡尘精灵骑士的状态,与其说是背叛,倒不如说是被控制了。当然,并不是将灵魂破坏将身体化为傀儡的那种控制,而应该是一种幻术手段。”陆希沉吟了一下,又道:“你知道的,最顶级的幻术是把人直接带入到施术者所制造的幻象之中,人还以为自己所面对的便都是真实,就连在幻象中面对的敌人也是真实,却浑然不知自己一切的感官其实都落入了他人的支配之中。所谓的敌人,更有可能是战友,于是,自己的力量也成为了他人的工具。那种明明受了控制,却依然能如正常时那样战斗的,实力甚至不受影响的,便正是如此了。”

    “我知道这种幻术的。只是,我想不通的是,圣白树卫士是何等强者。他们可是神话时代,凡尘精灵王朝的禁军武士,就算是最普通的士兵,拿到现在也足可以凭武力列土封疆呢。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能用幻术迷惑他们的灵魂,支配他们的五感,然后又在那样关键的时刻发动呢?呃……陆希,你的脸色好难看呢。”

    “……不,没什么。大概是连续赶了几天的路还是蛮辛苦的呢。”陆希没有在意疾风担忧的眼神,很生硬地转移了话题:“当时参与的圣白树卫士们都已经死在永世机关的战场中了,这也就成了一个谜。不过,或许之后伽尔菲特小姐,能帮我们解开这个谜题吧。”

    “……嗯,希望吧。可是,我总觉得你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但又准备自己一个人扛了呢。”

    “呜咕,嗯,诶嘿?好吧好吧,我这次绝不会忽悠你们了。就算是真有什么必须要自己扛的东西,那也是有些事情我必须要自己亲自去了断。可其他的,就必须要靠你们帮我来稳定局势了。呵呵,说白了,没有你们,我可不敢玩得这么浪呢。”

    “呵,这次来涅奥斯菲亚参加此次没什么大用处的会,也是浪的一部分咯?”疾风笑道。

    “也许吧……”陆希还没有来得及说完,便听见前面的主席台上,涅奥斯菲亚海军总司令罗纳德尔提督便大声道:“那么,贝伦卡斯特大师,您有什么意见吗?”

    好吧,陆希和疾风刚才其实一直在用心灵链接对话。在与会人员看来,他们俩可是在很认真地听别人发言呢。

    “成立联军司令部我并不反对。然而,联军的组成部分是什么?列国出兵有多少?联军要达成的最终战略目的是什么?有没有时间限制?以上的这些,可是远远比谁当统帅,各国在司令部中占什么位置这样的细节问题要重要得多呢!先把这些搞清楚才谈将来,如何呢?”好吧,对传奇强者来说,简单的一心二用其实根本不存在问题。

    以陆希今时今日的身份,不管说什么都相当有分量呢。于是,罗纳德尔提督当下便点了点头,露出了一副很是受教的表情:“嗯,贝伦卡斯特大师说得有道理呢。大家,我们再讨论一下这些问题吧……”

    看,果然是没什么卵用的会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