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我不是天王 > 第三十九节你会编曲?
    星期四下午十二点五十,龙城电视台的二楼排练厅里已经有人入驻了,歌声、说话声、乐器声时不时从里面传出来。

    一个戴口罩的男人渐渐走近,听到排练厅里已经有声音传来,眉头一簇,眼神诧异。

    这正是夏时秋。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现在会出现在这里,他的排练时间明明是安排在四点的,但是他就是坐不住,不由自主地走到了这里。

    或许是因为那一整晚都回荡在他脑子里、挥散不去的旋律,又或者是因为他对于那个沈欢莫名其妙的亲近感,他也不知道,反正他就是来到了这里。

    他想要问一问他听到的那个旋律叫什么名字,如果可以的话,他更想听到对方将整个作品在他面前完全地表演一番,虽然这样做有点不合情理——他和沈欢同为《华夏之声》的选手,可是可是竞争对手,他这种行为就相当于刺探敌情了。

    但他还是想这么做,谁让他被称作音乐疯子呢?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一直要拖到周六晚上的话,那么他想自己这几个晚上怕都是睡不好。

    所以他来了。

    他从时间表上看到了沈欢的排练时间,算准了提前十分钟到达,这样沈欢已经到了,他们的排练还没有开始,那是最好不过了,却没料到看样子他们已经开始了。

    这么刻苦?

    夏时秋犹豫了一番,脚步微微一滞,最终却还是迈了出去。

    他来到排练厅门口,敲了敲门,里面的声音就停住了,有人从里面喊了“请进”,然后夏时秋就推开门走了进去。

    确实是沈欢在彩排,乐队成员们已经到齐了。

    沈欢站在钢琴前,一手抱胸,一手托着下巴,正微微皱着眉头思索着,并没有因为开门把目光转过来。

    在沈欢对面站着的是周毅,他倒是向门口看了过来,见到是夏时秋后,还以为跟昨天一样自己又把排练时间拖过点了呢,就要开口道歉,但是话还没出口,就已经止住了。

    不对啊,今天沈欢又没有换时间,再怎么拖也拖不到夏时秋的排练时间上去啊!

    再抬手一看表,见到连一点都没到,就更加确定了。

    可夏时秋这时候过来干什么?

    周毅不解,但是对于这样的大佬,他还是堆起了笑容,迎了上去,“夏先生,你有什么事吗?是不是昨天的编曲和彩排出现了什么问题?都知道夏先生你是著名的编曲大师,如果你对编曲有什么自己的想法,尽管说出来,也让我们好学习一下。”

    这还是刚才和沈欢边聊编曲边聊天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地就谈到了夏时秋,然后周毅就谈到了夏时秋原本也是跟他一个职业的。

    “……他从酒吧歌手起家,唱过demo,写过歌,做过编曲,而且还是业界比较有名的那种,最后是他的一张原创大碟《蓝月光》大火,这才终于真正成为了一位歌手。在我们做编曲的里面,他也算是一个传奇人物了,只是并不是每一个都像他这么好运气,唉……”

    因为正好谈到了这一茬,又碰到了夏时秋,周毅也就顺嘴说了出来。

    “没。”

    夏时秋摇了摇头,目光直勾勾地看向沈欢,然后径直走到他面前。

    “能把这歌的谱子给我看看么?”

    排练厅内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很是尴尬地向这边看来。

    大佬,你这么光明正大地上门来刺探敌情真的好吗?你不怕沈欢打你啊?早听说这家伙情商低了,现在看来,这何止是情商低?……

    周毅更是在心中疯狂吐槽:大哥,你要看他的谱子你私下给我说就行了啊,虽然不合规矩,但也不是不能通融一下,可你这样自己找上门来怎么回事啊!挑衅吗?你真不怕对方打你啊!这家伙可不是什么善茬啊!

    他却不知,夏时秋正是要故意问沈欢要谱子的,却并非刻意挑衅。

    问周毅要,那在夏时秋看来有偷的感觉,很不好。他要看就直接问本人要,至于对方愿不愿意给他看,那就是对方的事了,他只是提出一个要求,却并不会勉强。

    夏时秋很怪,沈欢也好不到哪里去。

    他二话不说屁都没放一句就把钢琴上散落着的一份谱子拿起来,直接塞到夏时秋手里,像是塞过去一份不要钱的垃圾一样,眼睛从头到尾都没有向夏时秋瞥上一眼,只是一直牢牢盯着他面前的那份谱子,眉头紧锁。

    “da da~da da da da da da da~……”

    夏时秋也不避讳,旁若无人,直接就当场看起谱子来,时不时哼上两句,手还跟着动一动,不知道的,还以为现在是他的排练时间呢,哪里能想到他这是上门踢场子来了?

    “你看一下,这里加个编钟好不好?”

    沈欢则是一把拉住了周毅,继续和他讨论起来。

    周毅看夏时秋这旁若无人的模样,浑然自成一体,容不得旁人插手,也就不去管他了,继续和沈欢讨论起来。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两人的状态似乎更加不好了,越想越偏,越想越不对,进度比起昨天来半点没有长进,反而还倒退了一点回去,把昨天想出来的一个小部分给删了。

    “看完了。”

    夏时秋看完之后把谱子还给了沈欢,“多谢。”

    他淡淡地说完这一句感谢后,就要转身离开,沈欢抓着他递还回来的谱子却是手僵在了半空中,盯着夏时秋,似是想到了什么。

    “你会编曲?”

    夏时秋刚刚要转过去的身形一顿,“是。”

    沈欢又问道:“那帮个忙,帮我们想想这曲怎么编行不行?”

    排练厅内众人闻言,心中又是一震:嚯,你们俩五百年前是一家吧?一个不客气地当面就问人要谱子,一个张口就让人家帮忙编曲。

    夏时秋面无表情,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你不怕我给你捣乱吗?毕竟我们周六是有可能排进一组的。”

    沈欢摇了摇头,也不回答,只是问:“帮不帮忙?不帮算了。”

    说完也不睬夏时秋了,继续低下头去盯着那份谱子看起来,像是能看出花儿来一样。

    夏时秋却是突然笑了起来。

    “好,我帮。”

    从刚才的那份谱子上,他也看到了沈欢的一些要求,再加上这份谱子,让他看着着实是心痒难忍。

    他原本还以为来这鬼地方,是要过上一段无聊的日子了,没想到刚来就碰到这么有趣的人,这么有趣的事。

    “那就快点吧,我们时间不多了。”

    听到夏时秋答应下来,沈欢像是无情的地主老爷一样催促起来,周毅和其他乐队成员则是面面相觑。

    这什么情况啊,两个选手怎么凑到一块儿来搞排练了啊!?

    这在节目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呢。

    不过夏时秋咖位大,周毅也不知道该如何处置是好,只好暂且先当看不见吧。然后给了乐队那边几个眼神,让这群小鬼头也安定下来,不要乱哄哄的起什么乱子。

    作为当事人的两个家伙,则是已经开始讨论上了。

    “这里我觉得可以进贝斯。”

    “不行,不能用贝斯,用贝斯感觉就不对了……有的时候以静才能衬动,试试看小提琴吧,可能有不一样的感觉。”

    “小提琴?……好,先来小提琴试试看,上几把?”

    “先来一把听听感觉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