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有龙有田有点闲 > 28章 人材荒的恐慌
    盖缇娅世界由漂浮云海的万千浮岛构成,这些浮岛有大有小,而根据其在环流中所处位置不同,彼此风貌也是千差万别。纵然如此,有一点李察却是可确信的是,那就是从任何浮岛上都不太可能挖掘出深埋地底的化石燃料。

    煤炭或许还有可能存在,但想挖出石油却是没可能的。

    没有燃料的话,所谓的“内燃机”自然也就成了无米之炊。蒸汽机倒是有可能造出来,然而那样笨重的玩意儿别说当飞机引擎,就连能否塞进浮空艇里都成疑问,故而也被李察给排除掉。

    连蒸汽机和内燃机都缺乏希望,更高级的电气驱动当然也只能是空中楼阁般的妄想。李察想给滑翔机安上螺旋桨的执念,就像脱缰野马般在脑海里乱窜,然而除了留下一大堆被否决的草案外没有任何进展。

    李察甚至把那些穿越前辈们家致富的法门都细细捋了一遍,然后无奈现其放到盖缇娅世界来没一个派得上用场。

    “啧,要点开新科技树果然没那么容易吗……”

    想得头晕脑胀的李察,起身走出领主室。既然暂时找不到思路,继续闭门造车也没有意义,李察打算去空港逛逛,看看西风号说不定会有新的点子。

    在侍卫跟随下李察骑着锤头鸟一路经过南镇,先到南镇西北角转了转。这里原本聚集着南镇最破烂的土胚屋,现在都已被悉数推平。土胚屋的住民被暂时集中到空港宿舍,而其中壮劳力则被优先雇佣来平整地基和挖掘沟渠——那些沟渠是排水用的,李察要求奥森重新规划南镇那糟糕的公共排水系统,从而根除街道上污水横流的局面。酿酒厂的地基便是南镇新生的第一步。

    “这里挖掘一口井,让几条沟渠都汇聚过来……那边的也是……”

    方块脸的管理官,或者现在该称呼为执行官,正拿着图纸在工地上来回奔走,以确保来自主君的意见能准确落实到现场建设上。看着方脸汉子满头大汗的模样,李察摇摇头放弃了过去招呼的念头,转而让锤头鸟绕路。

    他欣赏认真工作的人,而奥森也确实在建筑事务上表现出相当值得信赖的手腕。今后绿穗领势必迎来新建改建的高潮,李察考虑着把奥森正式提拔为执行官,专司领地建设,但这样的话又得找到能接替奥森管理空港的人材。

    真是各种不够用啊,人材也好钱也好。

    李察感叹着。绿穗领原有的家臣班子用来治理穷乡僻壤的男爵领或许是够用,然而接近空白的人材储备却让领地建设稍稍铺开便面临抓襟见肘的窘境。李察不禁考虑着让夏纳姆在周报上刊登招募启示,从司登领或什么地方挖些人材过来。

    想着这档事的时刻,不知不觉来到了空港。

    那些因兴建酿酒厂而暂时迁到港务宿舍居住的领民,大幅增加了空港的常驻人口,再加上水兵营的设立,让得空港即使在平时也热闹起来。有些领民在路边摆设了出售食物的简陋摊位,水手们三三两两从街上走过的光景也让街道上总算有了些空港的感觉。

    当然,根据席航海士的说法,这些从领民里临时招募的年轻水手“都还是些屁股上挂着蛋壳的雏鸟”。李察也知道假如按照航海公会的标准,他们肯定是不合格的。然而绿穗领航海业刚刚起步,一开始就要高配置的话根本没法做了。

    再说了,谁不是从新兵蛋子操练出来的?经验多多航行就有了,日常操练么就是设置水兵营的理由,虽然教官一职目前还空着就是了。

    到处人材荒啊,李察边感慨着家臣班子的贫乏,边朝码头走去。

    西风号距离出航还有一周,此刻正停泊在船坞内接受保养。靠近船坞时李察瞥见船坞外一鬼祟徘徊的人影。那微胖微胖的矮墩身姿令他相当眼熟,于是挥手招呼着刚晋升百货经理的家臣。

    “老、老爷!?”冷不防见着主君朝他招手,哈万连忙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满脸激昂地赞颂。“啊啊!慷慨有如大地、尊贵有如天空的吾之明主啊,你卑微的仆从向您请安……”

    “你在干嘛?”李察挥手打断百货经理的长篇赞颂。

    “回老爷,我整理好了到司登领采购的物资清单,准备交给巴博萨船长。”哈万边说边偷偷朝船坞里打量。“不过,她好像没在的样子……”

    “这会儿她应该在船长室的,但你这样找过去她恐怕根本不鸟你。”李察看着百货经理摇摇头。“算了,跟着我吧。”

    那只心高气傲的小渡鸦,不久前开拓出通往司登领的新航线,又因此即将被航海公会载入年鉴,最近自我膨胀得相当厉害。像哈万这样自顾自地找过去,恐怕没说到两句就会被踹出来。

    大概正是考虑到这点,所以百货经理才会在船坞前徘徊吧?

    李察带着哈万踏进船坞,其实他对小渡鸦也感觉比较头痛。毕竟梅尔又不像哈万艾瓦那般是自家领民出身,对整天把自由挂在嘴边的渡鸦来说,实在很难用君臣上下的概念去束缚。不过好在小渡鸦本质上还是一枚没啥花花心思的小姑娘,花些时间慢慢博感情,总是能让她安顿下来的……

    虽然把握不大就是了。

    李察叹息着,没啥自信地望向停泊船坞的浮空艇。

    就在年轻领主正要迈出脚步的当口,陡然间一道刺眼强光骤然从船舱底部暴射出来。只见那蕴含着狂暴能量的强光射穿了舱壁,打得船坞火花四溅。而当侍卫们纷纷变了脸色地抽出武器时,那边船舱里又紧跟传出水手的凄厉哀嚎。

    “有情况?”李察悚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