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640章 局长
    局长看着他们纹丝不动,悠然喝茶的模样有些不耐烦的喊道:”你们两个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抗争,否则我们将采取暴力方式。”

    高山不以为然的耸了耸肩头:“警察同志麻烦你先调查清楚到底生什么事情之后再大喊大闹,否则待会儿你会后悔的。”

    警察局局长听到这话之后,脸色有些难看,手里拿着加大话筒,大声喊道。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们刻意杀人,监控摄像头全部都已经录下了。犯罪之后依旧这么张狂,你信不信?只要我一声令下,你就会被打成筛子。”

    孟琴月不以为然地说:“我们并没有进行任何反抗身上也没有携带任何的武器,你没有资格对我们进行射击,如果你真的开枪了的话,上面调查起来,你找不到任何的借口,更何况你还是这群人的头目,一旦出了事情,上头第一个就会找上你们。”

    “还有,咱们本就属于一家。只是我的身份比较特殊,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坐下看看我的证件免得到时候两方领导会一面过分尴尬。”

    “哼,这两天都的安保管理系统确实有些差错,你们这一些杀人犯在当众杀人之后竟然还说出这种污蔑我们警方威严的话,你们几个立刻上去将他们进行逮捕,送到局子里面,如果他们轻易敢反抗的话,立刻按照武装暴动分子进行处决。”

    这里是都,军方予以警方不小的权利,他们确实拥有能够击杀敌人的权力。

    但是如果让对方高层知道他们杀的人是高山,那今天参与的这些人通通都得卸甲归田。

    得到命令之后,十多名武装刑警肩上扛着突击步枪,靠近高山跟孟琴月,孟琴月脸上一片寒冰,见这些人越来越近之后有些不耐烦的将小腿藏着的那把迷你手枪拿了出来,指着朝她迎面走来的那个武装特警。

    “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敢动我。”

    警察局长看到这一幕之后,立刻穿上防弹衣,大声喊道:“你们这些不知好歹的社会毒瘤知法犯罪,犯错之后不但知错不改,竟然还持枪威胁政府官员,社会影响恶劣,我命令你们立刻对于武装反叛分子进行逮捕。”

    “为了保证附近居民的安全,必要情况下进行枪毙。”

    孟琴月看到这一幕,眉头皱起照李说这些人应该认识自己才对寿司碰面没了解清楚具体情况之后,就要开枪。

    而且这个警察局局长来这儿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什么都没有问,直接让人逮捕他们,还下令说格杀无论。

    事出有异必有妖,高山想着这人恐怕也被陈家的人收买了,既然这样的话,那就不能让他继续祸害群众。

    无论什么时代,都有人渣败类。

    像这种败类,最好是死一个少一个对广大人民群众都有好处。

    反正他们也不会伤到自己,等待会儿事情闹大了,再让孟琴月出手一枪结果了这警察局局长,其他人群龙无,也不敢轻举妄动。

    由于现场还有其他伤员,这些警察不能坐视不理,而且这些人的穿着打扮看上去就不是个好人,手里还拿着砍刀,所以这些警察们都留了个心眼,将他们转移的时候,每辆救护车上都配备了一名武装特警,一旦有特殊情况好立即向上级反应。

    至于刚才被高山打死的那个年轻人,则是被送到了都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地下停尸房内等待尸检,高山跟孟琴月也被邀请上车。

    上车之后陪着他们的是一名上了年纪的老警员,他打量二人一番之后还慢开口说道。

    “你们两个到底是谁?我知道,刚才被送进医院里的那一群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之所以动手可能是因为他们聚众闹事,不过这也不是你们动手的理由,现在是法制社会,你们公然携带枪支伤人,这事肯定不对,现在你们老实交代自己的身份,免得到时候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高山的脸上还带着人皮面具,所以没有被大家认出来,开口解释说道:“我不过是来参加比赛的一名医生罢了了,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只要我身边的这位小姐没什么事就行了,否则的话别说是你们,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个局长也保不住头上的乌纱帽。”高山笑着说道,

    “哼,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么不自量力的人,她的身份在特殊又怎么样?我告诉你,只要得罪了我们局长是非黑白都会被颠倒,除非你们有本事能让局长放过你们,否则的话,你们这老底恐怕就得坐穿了。

    男警察在说这话的时候,眉眼之间的神情有些无奈,似乎这种事情常有生。

    不过他透露出的这个信息却让孟琴月眉头微皱,十分的不耐烦,没想到在她管理的区域之内,竟然出了这么无法无天的人。

    孟琴月是国家安全部门的高级管理人员,自然不知道这底下的情况。

    不过,这一点农村出生的高山却深有体会,每个地方都有个地头蛇,黑白通吃,以权谋私。

    利用职务之便,方便他人谋取暴利,不过,这些人之所以敢这么胆大妄为,也是因为朝中有人好办事。

    现在是全球局势变动时期,哪有安全时期管理那么严格,再说了,就算他们国家安全部门每年举办多次抽查,但总有人会泄露风声,这种地头蛇向来混的风生水起。

    就算是当地的那些小混混都不敢轻易跟他动手,要知道,在这世界上,只要得罪了有权有势的人,那就代表他们没办法继续在都混下去。

    而这公安局的局长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正好关乎他们的切身利益。

    不过他们二人却不担心这一点,主要是高山的身份特殊,根本就不需要害怕一个基层的小领导,再加上孟琴月的身份本就是这公安局局长的顶头上司。

    要是这公安局局长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胡乱来,那只能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跟国家安全部门作对,无论是不是孟琴月的错,国家安全部门都不可能打了自己的脸。

    他们跟随公安局的车来到医院做了简单的查体,确定没有外伤之后又赶回了警察局。

    孟琴月跟高山手上带着手拷,为的警察想孟琴月走的有些慢,在她身后推了一把。

    高山大步走到他身边,指着他胸口的胸牌说道:“我已经记住你的编号了,如果你再敢动手动脚的话,我会立刻打电话给我的律师,届时,你会接到法院的传票,在未经审判之前,我们最多被称之为犯罪嫌疑人除了法官之外,没有人能够定我们的罪。”

    公安局局长听到这话,冷笑一声,大步走到高山面前,狠狠地叫嚣道:“老子叫你走快点就走快点,别以为手上有两个臭钱能叫得起律师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这一片都归我管,只要我想动你别说叫律师了,就你把大法官请来都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