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626章 争执
    陈将军知道了陈国庆的真实想法之后,特地吩咐厨房为了一些鸡汤送了过来。

    “老爷子,你身体不适,我特地让人给你弄来的千年人参炖的乌鸡汤,补充血气。”

    经过高山刚才的精心治疗之后,陈国庆的身体确实恢复了许多,但他想要的不仅是这些。

    刚才两个人在书房密语交谈之时,高山明里暗里提醒他还有更好的药物能让他活更久,甚至再活1oo年。

    人在生死面前,所有的面子与气概都不值得一谈,陈国庆想要的他心里很清楚,如果再多活1oo年,今天的损失早晚有一天他能够重新拿回来。

    正好这个时候,陈将军敲门,“父亲,我特地让人给你煮了一些鸡汤。稍微喝一点吧!”

    陈国庆接过鸡汤,喝了一口,随后淡淡的的说道:“我知道你来找我的目的不只是送鸡汤这么简单,有什么话你就直说,毕竟现在你是我唯一的继承人。”

    对于这个私生子,陈国庆虽然没有亲自将他抚育成人,但虎父无犬子,他十分清楚,儿子现在心中所想,他不甘心就这样将快要到手的江山拱手让人。

    他生下之后就被送到农村,虽然早期活得辛苦,但是后来仕途顺风顺水,也得到陈家不少眷顾,但终究名不正言不顺。

    好不容易熬了4o多年,眼看着陈国庆就要一命呜呼,作为家中独子,陈将军可以得到家中所有的一切,可偏偏到了这个关节眼上高山突然插手。

    “不管你是否甘心,我刚才已经答应高山的条件,你放心,该给你的早晚都会交到你的手里。”

    经过高山的治疗之后,陈国庆的状态好了许多,要知道,之前他连久坐都会觉得心悸,现在只是觉得有些懒散,这种感觉让他颇为激动。

    他希望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征求到高山的信任,替他治好身上的病,至于儿子,他觉得自己的身体素质不错,如果能够恢复正常的话,在7o多岁再拼上一胎也不是没有可能。

    方才高山出门的时候并没有流露出什么特殊的表情,陈将军这番前来是为了打探消息,却没想到陈国庆直接让他答应高山的条件。

    为此,他吃了一惊,追问道:“父亲,你真的要按照高山的话去做吗?难道咱们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或者我们先满足他其他的条件,等到病情稳定之后,我们再与他周旋。”

    陈国庆苦笑着摇了摇头:“孩子,你还是太年轻了,你觉得高山是那种蠢货能被咱们糊弄住的吗?”

    “年纪轻轻就坐上了东河市医学界一把手,现在已经在全国上下闻明,各方势力巴结着与他结盟,当初他还在东河市的时候就能够影响到咱们陈家,现在他已经成为整个势力集中点,你觉得等他把我治好之后,我再反咬他一口这种事情,能行得通吗?”

    到时候别说是高山了,就是高山背后站的潘庆安跟戴将军两股势力就能折腾的乌烟瘴气。

    陈将军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猛地将手里的汤碗放在桌上,站起身来,“这件事情我不答应!您好不容易打下的江山,就这么拱手人了吗?眼看着咱们就要胜利了。”

    只要再坚持一段时间,陈将军已经私底下联络了南国的部分余裆,他相信到时候两方势力里如外照应,一定能将高山拉下台。

    陈将军自从得知自己是陈家的私生子之后,野心就在他心底生根芽,况且他现在也有了跟他也野心相匹敌的力量,他野心勃勃地想要统一全国势力。

    到时候高山如果不识抬举选择站在他的对立面的话,那么,陈将军有千万种办法将高山从国内驱逐。

    可是现在陈国庆的这一番话,将他之前所有的假设跟梦想全部推翻,这是一种致命的打击,如果陈国庆真的答应了高山,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父亲,你真的要这么做吗?你也知道那块地皮底下有足以撼动全球势力的力量,那些东西我们保护了这么多年,眼看着东河市巨变,各种势力重生,乱世出英雄,父亲真的不肯给我一个机会吗?”

    陈将军说这话的时候眼底怒意欲浓,他早就已经不满于这个父亲的军事化统治,既没有给自己跟母亲一个名分,还要干预自己的人生。

    “不然呢,你想怎么做?”陈国庆笑了笑,“你现在还年轻,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会明白,有些事情必须要选择,有些东西注定要放弃,陈家的江山是我独自打下来的,现在我用这一片江山,换我一条命,难道还要征求你的同意吗?况且,只要我活在这个世界上,陈家就不会倒下。”

    陈将军冷哼了一声,神色凌然说道:“父亲你的想法还真简单,你以为还是你那个时代吗?江山拱手让人,之后还想要回来,我觉得父亲这么做实在是不妥帖,是不是还需要再考虑一番。”

    “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国庆拍着桌子站了起来,目光如炬的盯着陈将军的眼睛,愤愤不平的说道:“我知道你不想放弃现在的一切,但你也要清楚你现在的一切都是老子给你的,如果没有我的话,你现在就是个在路边乞讨的乞丐。”

    陈将军心下一怒,但却不敢反驳,只得低下头来认错。

    “这陈家的江山都是父亲一手打下来的,用它来换您的姓名,确实值得,儿子的一切都是您给的,哪敢说什么不字呢?”

    “呵呵,你以为我不清楚你吗?你是我的种,你的心思我最了解。”陈国庆仰头大笑:“你不甘心,不甘心屈居于高山之下,不甘心被他左右你的人生,你是一个有抱负的人,并且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利用我给你提供的机会不停地展自己的实力,这么多年来,你付出了那么多的努力,眼看着就要成功了,你不忍心看着自己努力的成果付诸东流,所以你现在心里十分的恨我,对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