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596章 陆战
    咚咚咚,咚咚咚……

    两个人刚准备探讨一番的时候,突然有人疯似的砸着病房的门。

    “赶紧开门啊,出大事了!”一听这声音高山就知道是那个潘庆安。

    有条不紊的将门打开之后,潘庆安整个人重心前宜栽在了高山的怀里,看了他一眼之后,哎呀了一声又跑到潘老爷子的床前说道:“这下东河市真的出大事了!西部别墅区临近陈家的那块地方圆三公里,出现了大量的黑甲地兽,目前具体情况不知军方已经派遣大部队去镇压。”

    “什么叫做具体情况,不知你们这些人都是来喝西北风的吗?黑甲地兽是从地下钻出来的,擅长6战,不会飞行,你们不能动用直升飞机跟无人机去现场航拍吗?”

    潘老爷子大怒一巴掌拍在潘庆安的后脑勺上,那手法要是潘老爷子再年轻个十岁潘庆安非得脑震荡不可。

    这一巴掌疼得潘庆安眼泪都快流出来了,还得撑着汇报:“老将军事情没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这一次冲出来的是两批黑甲地兽,一批眼球是黑色的一批眼球是红色的。红色的这一部分,四处厮杀,攻击性极强。且战斗能力是这批黑色的1o倍以上。”

    关于这红眼黑甲地兽的在d_5天坑研究院研究院还存在的时候,高山他们就已经现了,并且当时也向军方做了一份汇报,不过这红眼黑甲地兽的战斗力非常强悍,高山记得当时华宇差点中招。

    那一段时间,黑甲地兽虽然强悍,但主要的活动范围依旧局限于地下,总体局势还算稳定,可今天这算什么状态?

    高山不著痕迹地问道:“之前好像听说d_5天坑研究院研究院现过红色的黑甲地兽难道没有汇报给军方吗?”

    潘庆安并不知道,高山的身份,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你懂什么,你以为你道听途说的那些风声会是真的吗?军方研究院从来都没有现过红色的黑甲地兽。”

    潘庆安言之灼灼,看上去不像是撒谎的样子,高山就觉得更加奇怪了,之前现红色黑甲地兽的时候是他跟华宇一起打的报告,当时负责d_5天坑研究院研究院的军方领导还特地来邮件。

    潘老爷子看了一眼高山,随后捂着腰面色有些难受,“潘庆安你先出去,我这腰有点不舒服,让王医生替我看看。”

    潘庆安一听老爷子腰不舒服,赶紧上前。

    ”那我在外面等你好了之后我再进来,本来领导们不让我将这件事情告诉你,可我想着你要是后来知道了,肯定会把我的腿给打断,索性先来告诉你一声。”

    “嗯,我知道该怎么做。”

    将潘庆安给打出去之后,潘老爷子立刻追问道,刚才有什么事情,现在不妨直说。

    “实不相瞒,老爷子之前这d_5天坑研究院研究院的负责人就是我手下的华宇医生。”

    “只是后来由于军方人事调动,请来了美国的詹姆斯博士接手了d_5天坑研究院研究院的研究工作,华宇回到高山中医院,在此期间,d_5天坑研究院,研究院的部分安保人员跟我们的关系处的都不错。”

    红色的黑甲地兽早在半年前就已经被现了,而且这种黑甲地兽的战斗力惊人,无论是智慧还是度或是力量以及残暴程度都比第一批黑甲地兽强悍的多。

    “根据我们当时的研究结果显示,这一批黑甲地兽是史前智人留下的看门狗,我严重怀疑这些红色的黑甲地兽都是污染星球感染之后的品种。”

    躺在病床上的老爷子,眉头紧锁,口中喃喃:这事该怎么办呀?

    思前想后潘老爷子突然做出一个有些大胆的决定,“我知道你之所以改头换面苟且偷生,是因为陈家在背后盯着你,但是如果你愿意帮助我潘家解决眼前的这个难题,我可以让你重新振兴高山中医院。”

    高山知道这已经是潘老爷子最大的让步了,毕竟现在他还没有办法验证自己就是宇宙天道选择的人,能够松口答应帮他实属不易。

    “您老人家打算怎么做?”

    “我打算让你跟在潘庆安的身边,职务是通勤秘书,我知道你费劲心思进东河市第一人民医院也是这个目的,你放心,如果你真的是宇宙天道选择的人,能够重振地球系统重建天界,必有重谢。”

    第二天下午,高山就跟孙院长打了辞职报告,换了一身衣服,前往潘庆安所在的军事根据地,一进门口就被外面的守卫给拦住了。

    “请出示通行证。”

    高山二话不说,将潘老爷子给的介绍信递了过去。

    “我是潘将军安排来的人。”

    两个守卫看了一眼之后立刻认出潘老爷子的笔迹,连忙带着高山来到潘庆安所在的办公室。

    潘总参谋长正在里面开会,你稍等片刻。

    会议室内……

    长条会议桌两边密密麻麻做了将近3o多个人,手里各自拿着一份厚约三公分的报告,里面包含了大量的图片。

    潘庆安的脸上结了一层冰霜,三天三夜没有睡觉,胡茬已经长到可以扎手的地步,在他背后是一个诺大的多媒体投影屏。

    屏幕上正在滚动播放一些视频。

    视频上那些黑甲地兽纷纷从市区早已经废弃了的一个矿井里面钻了出来,显示红色黑甲地兽正在追赶着黑甲地兽,双方势力处于绝对的倾斜状态,很明显,这一些红色黑甲地兽是在捕猎黑甲地兽。

    而大家手里拿着的这份资料则是显示这一周以来,在东河市附近各大区域相继现了独自出行的红色黑甲地兽。

    有些大胆的事民以为这些红色黑甲地兽跟之前那些黑甲地兽一样捕食过后能够强身健体,竟然私造猎枪四处打猎,当然,这些人绝大部分都被红色黑甲地兽咬死分食,有小部分的红色黑甲地兽被捕杀之后,被村子里的村民们分食,吃完这些肉之后都出现了一些不良反应相继入院。

    由于东河市附一院医生水平能力有限,给出的诊断结果是这些人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导致恶性痢疾。

    病情一拖再拖直到昨天下午,东河市附一医院出现了丧尸咬人事件,那些吞食了红色黑甲地兽的村民们突然狂燥,浑身上下开始溃烂,流脓不止。

    小陈院长担心这起事件可能会影响到东河市附一院的名声,派出了一小支有麻醉师跟护士组成的队伍,准备将这些病人全部麻醉送到特殊研究院。

    可是,这只小队还没有接触到变异的病人之前,就被突然窜出来的一个医生给活生生的咬死,病毒在短时间之内疯狂扩散。

    事态已经不是人为可以控制的了,再拖下去他们都会成为历史罪人,陈国锋院长意识到事情已经压不住了,这才将信息上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