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586章 让你一只手
    另外一名士兵迟疑之后迅拔枪,谁知道高山的手如同鬼魅一般搭在了他的手腕上?

    只听见咔嚓一声响,士兵痛呼一声,跪倒在地那支枪滚到了高山的脚底下。

    高山半蹲着将那只枪捡了起来,举到面前笑着说道:“我记得军方有规定,对待普通人不可以滥用枪支。”

    此时此刻,大家的重点都不在这支枪上,而时刚才他是怎么出手的?

    怎么就看到了一道虚影人鳄鱼已经飞出去了。

    看到自己带过来的两个士兵纷纷被打倒在地,潘庆安气的面红耳赤,叫嚣着说道:“你竟然还敢还手,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知道躺在床上的这个人是谁吗?我们都是惹不起的人。”

    孙德楠院长看到局势一不可收拾,赶紧改了过来,挡在高山面前,压低声音责备说道,“你知道床上躺着的这个病人是谁吗?高山,你赶紧跟潘庆安道歉,这事就算过去了。”

    孙德楠院长深知这个潘庆安特别难缠,躺在床上的这位病人也不是好搞定的角色,顾及他跟大将军之间的友谊,想拉着高山早点离开。

    于是,他冷脸压低声音说道:“高山你赶紧给潘少爷道个歉,潘庆安可是咱们医院背后最大的股东之一,而且这整个东河市的安保系统目前都由他来负责,你做事不要那么冲动,来日方长。”

    孙德楠院长拼命朝着高山几眉弄眼,想要提醒他不要得罪面前这位主子,可偏偏高山不信这个邪,他离开东河是不过几个月的时间,现在已经变成了这副德行。

    将来整个东河是必须交到他的手里,一味的忍让退步就是姑息养奸。

    不过这边潘庆安也没打算要放过高山。冷笑着说道:“今天他就算下跪求饶,我也不会放过他,小孙院长你应该很清楚,我们军方人做事向来说一不二。”

    “完了,这下是彻底的完了,逍孙院长,磨了抹头上的冷汗,早知道今天就不那么早答应让他来医院上班了,现在折腾出这么大的事情。”

    说不定潘庆安的下手还能查到高山的蛛丝马迹,到时候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认识潘庆安的人都知道,潘庆安对床上躺的这一位老人十分的尊敬,放眼望去,整个东河市现在谁敢跟军方的人做对呀。

    就在潘庆安准备打电话调动军队将高山抓走的时候,躺在床上的潘龙海突然清醒了过来。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呀?”沙哑的嗓音有些低沉,不过还是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她们纷纷围在病床边,惊喜说道:“院长,院长,院长您看潘老爷醒了,您看。”

    手术台上,潘龙海有气无力的动了动手指,尝试着想要从床上坐起来。

    看到这一幕之后,所有人都惊呆了,潘庆安也忘记了要找高山的麻烦,迅扑到他的床前半跪在地上,紧张的说道,“老爷子您现在感觉怎么样?您总算是醒过来了,大家都快要担心死了。”

    江淮也愣住了,他原本以为高山就算是能把潘龙海的命从鬼门关拉回来,也没有办法解决她目前的问题。

    潘龙海躺在床上跟个植物人,没有任何的区别,可他万万没有想到高山不仅救了他的命,还让他清醒了过来。

    “奇迹啊,真的是奇迹呀。”张南天医生站在床边,不由自主地说道,他从业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困难的疑难杂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了正常。

    而最清楚病人情况的张南天此刻站在一边,瞳孔放大,嘴唇哆嗦,也不知道他们之前做手术说的话有没有被潘龙海记住。

    刚才还在打雷霆的小王,也是满脸惊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孙德楠院长见状连忙说道:“你们几个还在这里愣着干嘛?赶紧把病人转到特护病房做生理学检验。”

    半个小时之后,特护病房之中……

    高山穿着孙德楠院长亲自为他送来的白大褂,站在和煦的阳光里,手里拿着金针,不时的朝着金针里输入一阵灵气,躺在病床上的潘龙海此刻面色红润有光泽,丝毫看不出来差点下了死亡通知书的模样。

    高山给她完成一个循环的九转回魂针之后,冲着门外说了一句,“已经好了,大家可以进来了。”

    潘庆安,孙德楠院长,张南天跟江淮依次走了进来。

    尽管潘龙海躺在床上,眉宇之间还有一些病态,但是他举手投足之间的气质以及眼神里的沉着都能够说明这个潘龙海身居高位,身份不一般。

    之前高山也接触过不少军方的领导层人物,不过那些大多数都是市级或省级以上的军方干部,真正的背后一把手高山倒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

    张南天见潘龙海醒过来之后迅走到她的身边,态度亲和的说道:“潘老爷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太好了老爷子,你总算是醒过来了,否则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交代了,婚礼也一推再推,再这么下去,孩子都快要生出来了,我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每天都蹲点在医院等着您醒过来呢。”

    听到潘庆安的话之后,潘龙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不满之色,“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为了将另一个女人娶进家门,宁愿我死在这医院了是吗?”

    向来眼高于顶,看谁都不爽的潘庆安被潘龙海给了怼一句之后一句话都不敢说,老老实实的站在原地。

    潘龙海环顾病房一周之后将目光落在了高山的身上,经过一番仔细的打量之后,她还是有些不相信,竟然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医生?将自己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

    只见潘龙海开口断断说道:“我之前昏迷的时候坚决没有丧失去,所以多少还能听明白你们说的话。”

    听到这话之后,张南天的双腿一抖,做医生的都知道,在做手术的时候经常会说一些不着边际的荤段子,他们当时吃定潘龙海根本就不会再醒过来,所以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看到张南天的表情阴晴不定之后潘龙海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