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568章 天皇重疾
    “你知道当年那块蛋糕是谁给你买的吗?”

    “这种蛋糕来自一个专门的手作坊,我跟老板是很多年的好朋友,她已经嫁为人妻。”

    “如果不是我的话,根本不可能重操旧业,对于这一点,你是不是应该感激我?”

    说罢,贺宪大笑着离开。

    可他这一段话隐藏的信息太多,小医仙一时半会儿有些消化不过来。

    难道他的意思是当年自己引以为珍宝的蛋糕,是他给自己买的吗?

    小医仙有些木讷的瘫坐在椅子上,嘴角挂着一抹苦笑。

    整个土御门家族的人都十分奇怪为什么小医仙会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变化那么大。

    从从一个唯唯诺诺的小女孩,变成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

    其实所有的一切都要归结于那个给自己买了蛋糕的阿姨。

    当初嫡母现他偷吃蛋糕之后,立刻找到了那个阿姨。

    当着他的面给阿姨注射大量的水银,导致他全身上下的皮肤脱离肌肉组织,就将它丢入早就准备好的盐窖之中。

    手法之残忍,小医仙这一辈子都不想再记起。

    从那天以后,他就告诉自己一定要奋图强,一定要将命运捏在自己的手上。

    可是刚才贺宪先生说的那一番话,简直就是摧毁了她这么多年以来赖以生存的精神支柱。

    为什么不早一点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为什么让我带着仇恨活了这么多年?

    其实小医仙并不可怜那个阿姨的遭遇,她只是怨恨,对为什么嫡母要伤害唯一一个爱自己的人。

    现在他知道了,知道那个一直偷偷给自己送零食,买蛋糕的人是贺宪先生。

    过去十几年,她不愿意提起的种种,纷纷涌上心头。

    这天,高山正在床上躺着突然多日未曾见面的手冢敲响了他的房门,急匆匆的说道,天皇急症作,小医仙在外处理公务,一时半会没有办法赶回来。这种病症有些恶毒,我们从来都没有见到过,所以想请高山先生过去看一看。

    手冢冶明在说话的时候,眼神诚恳,没办法他是少数拥护天皇一派的人。

    高山,自从来到日本之后,还是第一次有机会面见天皇。

    安顿好众人之后,跟在手冢冶明身后匆匆来往皇宫,皇宫并没有高山想象中的那么奢侈,加上天皇病较急,也没时间欣赏。

    高山被带到一个宫殿面前,随后,手冢冶明工尽说的实在不好意思了,高山医生。天皇男士,我国的最高统领,轻易不能够见外人,你需要带好面罩之后才能进去。

    这个传统高山是知道的,所以并没有拒绝,按照他说的准备好了一切之后进入了天皇所在的寝宫。

    高山在宫女的帮助之下,将食指搭在天皇的脉门上,这种诡异的跳动幅度,把高山吓得不轻,“天皇这是中了蛊毒,立刻将房间里所有带有香气的东西全部撤离。”

    蛊毒跟其他的毒不同,必须知道是哪种蛊虫,然后用下蛊者的血液来解蛊。

    不过处理这种事情,高山也算上是一个行家。

    将面罩摘除之后,迅拿到在天皇的脚底板割了两个十字形,然后取来生肉,搭在这十字形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就现天皇浑身上下的血管正在蠕动,似乎有大批量的虫子沿着血管爬到脚底板。

    天皇的病情刚才稳定,高山就为他们请了出来,这才是真正的过河拆桥,说不定这几个没良心的,待会儿还在天皇面前说病是他们治好的。

    不过还算他们厚道,在天皇面前说了几句好话,给他弄了个度假别墅住下来。

    ……

    这边高山的生活,看上去似乎回归到了正轨。

    因为救了天皇的原因,在南国也算是有了一己之位。

    不过他觉得隐藏在南国背后的那个秘密组织,就像是一根肉中刺,卡的他格外的不舒服。

    经过这一段时间,高山总算是明白了自己就是操心的命。

    开着火红色的迈凯轮在高上一段狂飙,心情这才好了许多。

    回到天皇安排的度假酒店刚走到回到天皇安排的度假酒店,刚准备找个地方停车。

    透过后视镜她现,似乎有人在身后跟踪自己。

    高山沿着度假酒店转了两圈之后,将车停在了游泳池边的停车场上,随后步行进了酒店。

    蒋新月同华宇一行人现在还住在之前下榻的酒店,准备明天再搬过来。

    可是,高山走到门口的时候,现房间的门锁似乎被人动过。

    他有极强的反侦察意识,像这种级别的度假酒店对员工的要求苛刻,在未经客人允许之前,绝对进不了房间。

    门口早上离开时放着的那根毫针已经不见了,肯定有人进来。

    而且天皇给他安排这一间度假别墅的消息并没有告诉其他人,就连对酒店内部人员都是保密,现在怎么会有其他人知道呢?

    难不成是天皇亲自找过来的?

    不应该呀,如果是天皇的话,自己应该一早就得到消息了。

    带着有些疑惑的心绪,高山将门打开。

    居然是蒋新月,她跟唐吉德一脸哀怨地坐在客厅的沙上,不满的说道。如果我们不来找你,你是不是不打算回去了?还是说天皇给你安排了个俊俏的小媳妇儿,让你一次次以后驻守南国。

    蒋新月越说越觉得生气。

    最后还是高山答应带她去吃网红牛排,他才给西路放过高山。

    第二天中午,几个人睡到了11点左右。高山随便找了个理由,把唐吉德给打回去,两个人过上了二人世界。

    现在正值用餐高峰期,这家日式料理店在日本历史悠久,加上近来海边出了一些问题,鱼类资源匮乏。

    这一家日式料理店所供给的所有原料都通过了相关部门的检验。

    所以它的身影十分的火爆,从早上九点钟即又已经有人在排队。

    那些前来旅游的外国友人们,早早的在门口排队拿号。

    高山看了一眼,按这架势排下去,恐怕到晚上都不一定能吃得上。

    再一看蒋新月一脸想吃的模样,又不忍心坏了他的好心情,尝试着拿现金购买,但是被好几个人拒绝了。

    这里的号已经到了千金难求的地步,想在这里吃饭,必须得提前好几天预约。

    不过好在料理店的员工认出了高山的身份,提醒她可以到另外一条简便通道进行排队。

    这条通道是针对对南国贵宾而设,高山前些日子救了天皇的命,从某种程度来说,他也算是南国的贵宾。

    就在高山好不容易排到号,准备进去吃饭的时候,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挡在他的面前。

    这是一个身材极为魁梧的日本相扑选手,高山前一阵子没事干,看电视的时候曾经在电视栏目上看到过他的专访。

    日本是个奇怪的国家,相扑在这里是较盛行的一种运动,而且相朴选手在民间的呼声都很高。

    大家经常能够看见电视上那些光鲜亮丽的女明星最后嫁给一个五大三粗的相扑选手。

    这个男人只是看了高山一眼,随后拿出一只LV钱包,从里面掏出好几张1oo的丢给了高山。

    这个朋友一看就是国外来的,想必也看过我的比赛。

    我是南国著名相扑选手,我的妻子正在备孕期,不能够忍受饥饿,这钱就当是我给你的排队补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