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436章 飞来横祸
    备注:435章在434章一起。

    只见天空上,一个棱形的火球飞驰而下,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炽热,也越来越近。

    当它的表面出现蓝色的光焰时,高山终于敢肯定的说;‘它就是朝着尖山来的。’

    “跑路啊!”一个箭步向前窜出,双手顺势把地上装满毒厄丹的箱子抱起就往前院跑。

    “凌冬快过来。”经过走廊到达前院,高山连忙对凌冬喊道:“天上有东西掉下来了,快点。”

    “我不走。”凌冬早就看到了,此刻的她并未像平时般听话,反倒轻点脚尖,身影轻灵的落在老槐树的树冠上。

    回眸看着高山,凌冬的目光复杂而又陌生,冷淡道:“你快走吧,我要在这里等它,它是来找我的。”

    凌冬...或者说现在不仅仅是凌冬,她想起来一些事,不是现在,也不是之前,而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一些事,一些不该属于她,但又属于她的记忆。

    “找什么找,熊孩子,没长大就敢不听话了,当哥治不了你是吧?”高山脸一沉,双手一推手中的箱子,纸箱像是被什么托着轻飘飘的跃过房顶向外落去。

    同时高山腾跃而起,眨眼就站在树冠上,伸手按住凌冬的肩头就要带她走。

    体内凝聚的寒气散开,凌冬的身体宛若万年寒冰,瘆人刺骨,让高山脸色一变松开,不停甩着冒‘烟’的手指。

    “丫头你病了?”高山意外的看着她问道。

    “不管你的事,快点走,它要来了。”凌冬眼眸闪烁,说话满是戾气的横了他一眼,再次抬头看去。

    “这丫头...是不是太瞧不起你哥了?”甩手的动作停下,高山抬手一挥,十几道红芒直刺凌冬背部。

    丫头本身还一脸的然淡雅,可当现自己的寒气正在被封,接着很快就被逼入丹田,连她也控制不了,立刻就破功了。

    “哥...你干什么了?”丫头急的直跳脚。

    “哥?”高山冷笑一声,上去抓着她的肩头,按着就给她提起,一跃而起到围墙脚掌轻点,再落在墙外,单手抓起箱子才说:“这会知道叫哥了,晚了。”

    听到头顶风声呼呼作响,高山抬头一看火球仿佛快贴着头皮,心叫‘惨了,赶紧跑路。’

    “别跑了,它是追着我的,快解开我,在老树那里才安全。”凌冬急忙忙的说道,看起来不像是说谎。

    “你确定?”

    “确定,快点!”

    抬头看近在咫尺的火球,出于对知觉和凌冬的信任,高山略微犹豫后就扔掉纸箱,如燕子折身返回树冠。

    “来了,快放开我。”凌冬急忙说道。

    “我知道了,但是你要做的只有一件事,乖乖站在我身后。”高山说着伸手把她拨到自己身后。

    这会已经没有时间再给他们浪费,头顶的东西已经落下来了,透过炽热的光焰高山仿佛看到里面的东西。

    那是一柄剑,寒光灿灿,散着通体的晶莹光泽,就像是一把科幻电影里的元力激光剑。

    只是‘光泽’更加真实,凝结,充满厉气却又带着方正的棱角,给人凶狠又正义的既视感。

    看清那是一把剑的高山运足真气,抬手向者火球内的剑柄抓去,想要凭借自身的力量来拿下这把从天而降的剑。

    “别用手抓!”凌冬急忙说道。

    听到她的提醒,高山眼眸凝实,抬起的袖口猛然射出所有利芒,凝成袖剑正中剑尖。

    针尖对剑芒,高山的袖剑挡住了从天而降的‘光剑,’环绕在其周围的光焰如天女散花般炸开落下。

    冲击成圆弧状以树冠为中心扩散开来,周围古朴的院墙和房屋被吹的七零八散。

    寺庙外平地斜坡上的树木被强风压成歪脖,一些树直接被连根拔起吹向山下,更多的是被拦腰折断,到处乱飞。

    等到气浪冲击过后,爆的中央树冠重新暴露在空气中,也是现场唯一完好无损的地方。

    “这...这威力也太大了吧?”站在树冠上方,看着周围像是被炸弹轰击过的场面,高山有点懵的抬了抬手。

    以这种爆炸的威力,他怎么可能挡的下来?

    可这又分明是他挡下那把剑后生的事,前后冲突的矛盾让高山把重点放回到那把剑身上。

    扭头看向凌冬,小丫头这会手里正抓着把蜡白,好像真的用蜡油做成的‘玩具剑。’

    但从剑身上,高山却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胁。

    那种只需轻轻一下,自己就会彻底消失的感觉可真不好受。

    “这东西你认识?”虽然是疑问句,高山脸上却充满肯定的神情。

    “恩。”凌冬横握长剑,因为紧握的话就会扎在地上。

    此刻她正面色追忆又带有疑惑的看着手中的‘白剑,’这名字她异常的熟悉,脑海也不时出现练剑的场景。

    但练剑人的模样是不是自己,又是在哪里,为何每次脚下和身旁都是云雾缭绕,还能看到身穿霓裳羽衣的仙女。

    因为每次都是‘她自己’在练剑,所以凌冬从未见到过‘自己’的样子,看到的场景也是跳跃的片段。

    “这剑叫什么?”高山想了想问道。

    “白剑。”

    “白捡?这名字...真好听。”察觉到剑身内生出一丝利芒,高山连忙把‘1o逼’二字给收了回去。

    这年头,连把剑都有脾气了,RBQ,RBQ。

    “我的药!”这会危机解除,高山总算想起自己的药,纵身从树冠上跳了下去。

    刚想到之前的地方去找,高山就现树冠下放着个有些眼熟的纸箱。

    “咦?怎么过来的?”抓着纸箱来回看了看,除了有点脏以外完好无损。

    “卧槽~~”当他现正对内院的方向零散的放着一堆蛇皮袋,更是惊讶的快跳起来。

    这不是他着急丢在内殿的药材吗?

    还有之前无奈丢下的‘玉露生机散,’都在这儿了。

    本以为这次直接全都要没,练好的药里能带走贵重的毒厄丹就算是幸运的,没想到现在全都有了。

    等他回到只剩残垣断壁的内殿,从碎石堆里翻出他的药钵和药杵,高山就更满意了。

    “嘿嘿,还以为要在陨石坑里找你们,也省了!”乐呵呵的吹了吹药杵上的灰,高山提着它们回到老槐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