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433章 绝配
    玉露生机散自不用提,它可是士兵们最爱的神药,不知在瞬息万变的战场上救过多少人。

    只要不是特别致命的伤口,用它按在上面就能止血,愈合也仅需十几秒的时间。

    毒厄丹,能够在关键时刻激他们的战斗力,让人爆出百分之12o的攻击性,有点像兴奋剂。

    虽然它的作用不是这个,而是提升人体潜能,但目前军队里的士兵都拿它当‘同归于尽’的手段。

    毒厄丹的数量可不多,特别是要分给各地的军区王牌,几十万人高山哪里供的过来。

    起灵丹,经过军方的严密监控和实验,现经由‘起灵丹’进入纳气境,修炼度要比普通人快上不少。

    起灵丹除了能让人拥有‘灵气’也就是真气,还能够提升修炼度。

    效果大约是百分之5,持续时间最长一次是1o小时。

    这个消息倒是意外惊喜,高山这次打算多炼制些起灵丹,回头交给身边的人提升实力。

    “哥。”越落落大方的凌冬走进正殿,看着摆在他面前的‘石鼎’充满好奇。

    “这是药钵,我要炼丹...你在旁边看着!”高山没说让她站着干什么,但他知道凌冬是个闲不下来且不服输的丫头。

    等会看到他炼丹的程序,她肯定会做尝试,以她润身后期时刻会突破抱元的实力,肯定没什么问题。

    伸手抚摸着面前的石钵,高山心说‘上次来这儿要是把它们带上,可能也不会那么狼狈!’

    本来他是想带的,但后来又想不过是去先调查,未必会那么巧就现真相...

    谁知道真相就没打算躲,明目张胆的跳了出来,还差点给他拍的生活不能自理。

    再有这东西实在是太霸道了,一手膝盖高的石钵,一手上臂粗细的白骨药杵。

    要是带着这两样东西上街,高山能被警察拦一路!

    “要不是有这地方赔偿,以后别想让我再卖命!”高山哼哼的说了句,眼角不经意的扫向桌檐下角。

    ‘先留你两天,要是过时还不拆,我可就要个说法了。’高山心中暗自想到,伸手抓住地上的药杵。

    双手刚放在上面,石钵和药杵就散出淡淡白朦,表面的凹凸和古旧色仿佛被刷上一层清油。

    从旁边凌冬带来的麻袋里,高山取出一味味药材,随后把它们扔进石钵里。

    右手挑拣着药材,左手拿着药杵‘铿铿’的在钵里捣鼓。

    淡淡的药材味飘出,很快就像加了香料似得诱人,石钵表面的刻画也显得活灵活现。

    一下下的捣鼓着药钵里的药材,高山的动作并不快,但每次却很准,有力。

    放完所有的药材,高山坐正身体,双手抓着药杵上下,继续捣鼓着药钵里已经稀烂的浆液。

    由药材被碾扎,抛去外质,只留一缕精华的液体,在药钵里散出五色神韵,多彩波澜。

    回想起《毒厄经》中关于苗医的传闻,高山想了想,一枚灵针从袖口飞出刺在他的指尖上。

    叮!

    一滴血落在浆液上,掌心大小的液体冒出气泡,仿佛下面蕴含着翻江倒海的力量。

    伸手向石钵中一抓,气蕴包揽浆液,让它在朦胧的雾气里自然流淌。

    高山能够察觉到浆液内蕴含的强悍灵气,与此同时浆液如阴阳般分隔成两色,各占一边。

    控制气蕴让其凝实成型,两颗糖丸大小的丹药落在他手心。

    “成了。”路遥丹,没想到第一次就练成了,高山表情邪恶起来,心说‘看来今晚要有福了。’

    “哥...你那是什么丹药?”凌冬抿着嘴,满脸好奇的问道。

    刚才高山选药的种类和炼丹的过程她都记下了,但怎么把它们变成那两颗一白一黑的丹药,凌冬是没有任何头绪。

    “这是一种实验用的丹药,功效还没有稳定,以后再告诉你。”高山异常慈祥的揉着她的头笑了笑。

    他这会正计划着,今天晚上能不能给凌冬整出个小侄子来,要是真有了,上门拜访、订婚、结婚会不会太赶了?

    “山伢子,和丫头来吃饭咯!”高妈的大嗓门远远传来。

    “来了。”两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完后相视一笑,并肩向外走去。

    饭桌摆在前院老树旁,高山让人给这儿放了张厚板台面,厚度有个十几公分,长宽够坐得下十几个人。

    出来时新月正帮着高妈端饭,高山一看也忙着上前帮忙,可不能把媳妇给累着了。

    八菜一汤,菜是些野味和野菜为主。

    汤是甲鱼汤,是高妈从老家鹰嘴岩下面的水潭里抓的。

    那地方颇具灵气,吸引着大大小小的水产生物迁徙到瀑布下定居。

    好在到目前为止,还没见过有什么凶猛的大杀伤力怪物出现,中药基地附近也被军方隔离起来。

    设立了单兵防御工事,还在当地驻扎了一个精锐野战团。

    “最近还好吗?”和新月并肩坐在桌前,高山轻声问着,拿筷子夹了块兔肉放在她碗里。

    ‘怎么可以吃兔兔’这种事没生,在学医的眼里,吃兔子的时候或许会认真思考该从哪里下‘刀’...

    筷子,是筷子才对!

    “恩,你呢?”新月点了点头,夹起兔肉小口的吃着。

    虽然高妈表现的很合适、亲切,但身份放在哪儿,新月总是会不自然的收敛动作,让自己变得更‘淑女’一些。

    “说来话长...晚上我说给你听。”高山把头凑在她耳畔,嬉笑的说着。

    挑逗的语气让新月面色羞红,心头一紧连忙抬头看向对面。

    高妈这会正端着饭碗,一脸满意的看着这对恩爱的小年轻,心里头别提多得意了。

    新月这丫头,长相、性格都没的说,身世倒是没听提起过,但从她平日说话,穿着来讲,起码也是来自小康家庭。

    再说两人都是学医的,新月心思细腻,能吃得苦,帮儿子照看医院没一句抱怨。

    有这样的女人在家,儿子也能放心在外打拼。

    别看高妈往日里遇事泼辣,但心里头还是认同男外女内这句老话,怎么看都觉得两人是绝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