糯米小说网 > 医门宗师 > 第375章 老实人
    何金东是秦岭山下的农民,从十几岁就跟着父母种地。

    原以为这辈子就只能种地,谁知道没几年,秦岭变成了旅游景点,好多人都到这儿来避暑度假观光。

    村儿里立马就做起农家乐,而且还有扶持政策,何金东想了想,东拼西凑的也搞了个。

    其实就是把自家捣拾干净了,让人进来看着舒服,又添了些被褥,桌椅之类的。

    最贵的是两台放在屋里的麻将桌,一个要2ooo多,可把何金东心疼坏了。

    起初生意还不错,家里就两间屋,加上院子里最多能招待5桌,要是两间屋都有人住,他自己都得睡柴房。

    但是很快,见到有利可图,有外来人就在村儿里承包了几个院子,做起农家乐。

    人家那是专业的,何金东哪儿能比得过。

    加上他这环境、吃食都很一般,很快就被抢光生意。

    除了偶尔生意火爆,实在没地方住会有人来光顾,何金东盼星星,盼月亮也等不来人。

    虽然没什么文化,但是何金东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

    偶然听到村儿里有人说,城里人就喜欢吃个稀罕,山里的东西卖的老贵了。

    何金东眼珠一转,冒出个大胆的想法。

    上山抓野味。

    从小就是靠山张大的,在田里什么没见过,何金东胆子还是挺大的。

    尝到先前甜头的何金东也不愿意再种地,现在有了主意那是说干就干。

    回到家里自己做了个套杆,抓着个麻袋就上了山。

    一个下午,何金东掏了两个蛇窝,三个蜘蛛洞,抓了只山鸡,还有几只又肥又大的蝎子。

    他也不知道这玩意有没有人吃,反正都是山里的东西。

    不过,这些都有毒没毒,他也不清楚。

    不懂就问,找到村儿里的娃娃,让人在网上给他查查,东西都叫啥,有没有毒,有没人吃,咋做!

    这一查,就查出个秦岭山脚下生意最火的农家乐。

    仗着对山里的熟悉,还有胆大心细的性子,何金东的‘特色烧烤’在秦岭山是远近驰名。

    两年,家里的院子变成三层小楼,从前连个拖拉机都没的他,现在买了辆十万块的小车。

    他还讨了个老婆,十里八乡的大美人,前几年一直在南方打工,14年的时候才回来的,说是想家了。

    身材好的不得了,穿的特别漂亮,露背装,脊背光的跟玉似得,瓜子脸,腿特长。

    可别提邻里有多羡慕了,小日子过的是有滋有味。

    可天有不错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这天,何金东照常上山去抓野味,小媳妇打扮的花枝招展,给他准备好竹筐,套杆。

    “早点回来,今晚吃爆炒腰子。”小媳妇说着在他裆里抓了把,何金东激动的跟凯旋的将军似得,扛着套杆就出了门。

    到了山上,凭借着多年的经验,何金东很快就找到几个蜘蛛洞,掏了好几只肥美大蜘蛛,他又继续寻找。

    别看这两年有人眼红,跟着他学想搞‘特色烧烤。’但没一个能有他生意好的。

    名头打出去了,价格合适,味道不差,环境也好了,老字号,光顾的人自然多。

    还有一个,何金东总是能找到足够多的野味,掏了好几年,经验不是说笑的。

    正想着今天晚上吃完腰子,肯定又是一夜无眠,何金东就决定多找点,明天好好休息。

    走着,何金东突然看见一个拳头大小的土洞。

    眼睛一亮,心说‘这里面肯定有长虫,晚上菜单里加个蛇羹。’

    娴熟的捡了些枯草放在洞口,用打火机点燃后,何金东退后几步用套杆把枯草往里塞了塞。

    看着浓烟涌入土洞,何金东举着套杆等待着。

    只要蛇头一冒出来,他就会用套杆第一时间捆住蛇头,再来回摔打几次后,趁着它晕的时候砍掉脑袋就好了。

    正想着何金东骤然看到,土洞口燃烧的枯草突然弹了出来,接着一道绿色影子闪过,‘啊’凄惨的叫声在山间回荡。

    …………

    “伤口怎么溃烂成这个样子?”手术室,高山看着病人的情况诧异道。

    这人的手腕上有两个窟窿,看样子被蛇咬的没差了。

    但是从两个窟窿边缘开始,整个手腕已经烂的像肉糜,用手轻轻一点,肉粒就被挤压掉落。

    “查不出来。”站在对面的向南沉声道;“应该是某种毒素,但现在没时间一一甄别了。”

    “先放血吧,血浆准备好了吗?”高山说着用刀划开他的伤口。

    表皮周围溃烂的肉一划就掉,跟碎掉的饺子馅似得,刀锋没有任何的阻力,直到接近臂弯处情况才得到改变。

    “6oocc。”

    “不够,让血库想办法再给调1ooocc,最少再给6oo。”高山知道这个要求有点强人所难,但情况就是这样。

    没有足够的血浆维持,手术根本没有进行的必要。

    这次手术结束后,又要听血库的老头唠叨了。

    ‘回魂九针,’高山施针的过程中,向南用手术刀处理病人溃烂的腐肉。

    自手腕到小臂三分之二的部位,表皮、里肉层、脂肪全部都被切掉,肌肉甚至出现‘腐蚀性’损伤。

    “加快输血度。”看到病人的表现和仪器上的数字,向南果断说道。

    一名护士上前用力挤压血浆,但度还是不够,另一袋血浆也被挂上,两袋血浆一起挤压,这才维持住情况。

    “血浆来了。”新的血浆送来了,只有6oocc。

    “伤口不用进行包扎,就这样放着,还不知道毒素有没有清理干净,还需要再进一步观察。”

    手术在6个小时后结束,出来的时候,每个人脸上都写满疲倦。

    病人小臂三分之二,就这么骨头、肌肉暴露在空气里,被推回独立病房。

    他的情况极其害怕感染,会引多重并症,到时候神仙也救不回来。

    现在,最重要的是观察毒素是否排除干净。

    要是能够确定的话,高山会用玉露生机散为他恢复伤口,他得找点时间多配一些了。

    随着世界变化,普通药物的效果减退迅,或许再过不久,这些药物将会被淘汰进历史,就此消失。